最新消息:20190717 VPS服务器:Vultr新加坡,WordPress主题:大前端D8,统一介绍入口:关于

日本企业与侵华战争的关系_得道之的随想

新闻与社会 crifan 693浏览 0评论

日本企业与侵华战争的关系_得道之的随想 – 1

http://saintsun.blog.163.com/blog/static/54580634200991662310626/

    记住下面几个名字,它们曾经用掠夺自中国清王朝的财富制造了无数杀害中国人的武器,然而却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今天他们又回来了,换了件马甲,重新用中国人的血汗钱建立它们的军队和杀人武器。

   它们是: 三菱 日产 富士 日立    松下 东芝 NEC 尼康 五十铃 雅马哈 川崎 播磨 日野 爱知时 新明和

    在人类历史上,从来都是人民建立的政府和政府管理的人民。

    任何把政府和人民割裂开的说法都是荒谬不合理的,不符合辩证法。

       于是乎,在对待日本企业和人民的时候,一种客观的态度是必要的。

       即侵华战争的发起者是日本人民,而真正当了替罪羊的恰恰是日本政府。

       有时候我会对别人讲:现在的日本人比起几十年前已经好多了,至少在中国不随便杀人了。

       如果说二战给中国人最大的遗产是建立了一只世界一流的陆军,那么同样的,日本人建立了一只世界一流的产业工人大军,当顺时的使用这些产业大军和战争中掠夺的巨额财富资源时,一个所谓的“经济神话”就诞生了。

       不了解历史的人,会把日本人的这段历史叫做经济奇迹,而我心里面只感到恶心。

       对于外国人来说,抵制日货是无聊可笑的,但是作为一个稍微有点常识和国格的中国人,在使用日本产品的同时,如果没有一点耻辱感的话是不正常的。

       这并非是所谓的脆弱的国民心理,而是对侵华战争死难者的一种尊重和纪念。否则,世界各国的二战纪念日活动又说明些什么,难道也是一种脆弱的自尊?

       作为中国人,如果不想历史悲剧重演,就不能坐视脑满肠肥的日本重新军事化;而一个普通中国人力所能及的最简单有效的方法就是少用日货,少替日本军队的买几把武士刀。

       小心你的邻居,尤其是曾经闯到你家里杀人越货的那种。--得道之

       今年是抗战胜利六十二周年,本应该是值得全人类好好庆祝日子,但由于日本近来疯狂地否定侵略战争的罪行和责任,令我们的庆祝蒙上了一层阴影。

       那么到底是什么人在背后暗中支持和推动日本否认历史呢?从新日本教科书事件我们可以看出一些端倪,背后资助“日本重新修订历史教科书委员会”的正是那些一次又一次在侵略战争中大发横财的日本财团和企业。战前,正是这些财团和企业与政府勾结,积极推动日本对外进行侵略战争,并为战争输血打气,反过来又通过战争牟取举额暴利。在二次大战期间,这些财团和企业有的大量生产坦克、大炮、军舰等军火,有的为日本侵略战争提供后勤,筹措资金,有的提供舆论上的支持,大肆资助右翼团体,为侵略战争打气,更有甚者视国际公约如无物,直接参与毒气和化学武器的生产。真可以说的上是无恶不作,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但是战后,因为冷战的需要,美国需要利用日本作为对抗苏联的最前线,所以极力为日本开脱责任,这些犯下战争罪行的大财团都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或是只受到象征性惩罚。朝鲜战争开始后,美国不但帮助日本恢复经济,废除一些惩罚性的限制,更利用日本为后勤基地,为美军生产武器弹药等军用装备(史称“特需景气”),令日本的财团迅速恢复元气,并进行了一系列重组。直到今天,这些道貌岸然的财团和企业仍然悄悄资助日本的右翼团体和组织,积极抹杀一切和侵略有关的历史。作为受日本法西斯伤害最深的中国,我们有必要真实的反映历史,给全世界受到日本法西斯伤害的人们讨回一个公道。

     三菱财团

       三菱财团是战前控制日本的四大财团之一,其前身是土佐藩的九十九商会,由岩崎弥太郎担任管理,1871年明治政府颁布废藩制县的诏书,废止藩营、大力鼓励民营。善于勾结政府官僚的岩崎弥太郎乘机得到了3艘藩属的蒸汽船使用权,开始经营大阪-东京、神户-高知的海上运输业。次年,弥太郎将商会转为个人经营,1873年又更名为“三菱商会”,并宣布原商会的财产及11艘船都由他个人买下。三菱公司正式诞生。

       1874年日本出兵侵略我国台湾,三菱利用其与明治政府的关系,承包了军事运输,免费获得了13艘1000吨级的蒸汽船,价值近390万日元(当时一个三菱普通职员的月薪只有5日元)。侵占我台湾以后三菱垄断了日本-台湾的航线,业务和利润迅速翻番。1875年明治政府又将日本国邮便蒸汽船公司的所有船舶和仓库转交给了三菱,政府每年提供35万日元的助成金。1877年日本国内爆发西南战争,三菱又获得利用垄断军事运输的机会大发横财,一跃而成为“海上霸主”,并逐步将事业范围扩大到汇兑业、海上保险业和仓储业等相关领域。

       1885年,三菱与共同运输公司合并,成立日本邮船公司,并掌握了控制权。此后三菱开始由“海上三菱”向“陆上三菱”的战略转移:以矿业为基石(收购高岛煤矿、新入煤矿、鲶川煤矿),随后利用矿业所得,以50年分期付款方式购买了国有长崎造船厂,当时的船舶制造业就是机械科技的大汇总,三菱籍此涉足机械制造业。后来内燃机制造和电机业都相继脱离造船业,而形成了三菱重工。金融上,收购两家国立银行,成立了三菱银行;此外,三菱还陆续开创了商业(三菱商事)、铁路业(投资日本铁道、山阳铁道、九州铁道)、造纸业(三菱造纸)、化工业(三菱化成)和啤酒业(麒麟啤酒)。

       1893年,三菱正式改组为三菱股份公司,一个包括海运、金融、保险、煤矿、商业、造船、化学、纺织和食品等领域的巨大财阀诞生了。

       三菱从成立之初就有着浓厚的官商勾结的色彩,其发展壮大更是和与日本政府的对外侵略密不可分。因此无论是二战期间还是二战后,都不遗余力地为日本军国主义服务。

       二战期间三菱财团积极地配合日本政府,疯狂掠夺中国的资源,以投资的名义将黑手伸向山东省的大汶口、新泰名煤矿、招远金矿,山西省的太原煤矿。在河北省开辟粮食和棉花供应基地,除了供侵华日军使用外,还通过上海和青岛将大量掠夺来的粮食、矿产、原材料等物资运回日本。其旗下的三菱重工更加是生产和制造了包括飞机、坦克、军舰在内的大量武器,被称之为杀人工厂!

       生产飞机包括:A5M九六式舰战(990架)、A6M零战(包括其各改进型在内共生产10938架)、A7M烈风(8架)、B1M3一三式舰攻(440架)、B2M1八九式舰攻(204架)、B5M1九七二号舰攻(155架)、C1M1一〇式舰上侦察机(159架)、C5M1九八式陆上侦察机(50架)、F1M零式水上观察机(528架)、G1M1九三式陆攻(11架)、G3M九六式陆攻(1048架)、G4M一式陆攻(2416架)、J2M3雷电基地战斗机(938架)、J8M1秋水喷气式截击机(2架)、K3M九〇式舰上训练机(624架)、K7M十一式训练机(2架)、2MB1八七式轻爆(48架)、2MR8九二式侦察机(210架)、KI1九三式重爆(118架)、KI2九三式双发轻爆(174架)、KI15九七式司令部侦察机(437架)、KI20九二式重爆(6架)、KI21九七式重爆(2054架)、KI30九七式轻爆(704架)、KI46百式司令部侦察机(1742架)、KI51九九式袭击机(1472架)、KI57百式运输机(507架)、KI67四式重爆“飞龙”(606架)

       生产军舰包括:

       航空母舰:大鹰号、隼鹰号、天城号、龙骧号

       战列舰:日向号、武藏号、雾岛号(战巡)

       巡洋舰:矢矧号、 多摩号、 木曾号、 名取号、 川内号、 古鹰号、 青叶号、 羽黒号、 鸟海号、 三隅号、 利根号、 筑摩号、 那珂号、 香取号、

       鹿岛号、 香椎号

       驱逐舰:白雪号、 山风号、 浜风号、 沢风号、 矢风号、 羽风号、 秋风号、 夕风号、 神风号、 朝风号、 照月号、 凉月号、 新月号、 若月号、

       霜月号

       潜艇: 波102号 波103号、 波105号、 波109号、 波111号、 呂34号、 呂35号、 呂36号、 呂37号、 呂38号、 呂40号、

       呂41号、 呂43号、 呂45号、 呂46号、 呂48号、 呂51号、 呂52号、 呂53号、 呂54号、 呂55号、 呂56号、 呂57号、

       呂58号、 呂59号、 呂60号、 呂61号、 呂62号、 呂63号、 呂64号、 呂65号、 呂66号、 呂67号、 呂68号、 伊16号、

       伊19号、 伊20号、 伊25号、 伊28号、 伊33号、 伊35号、 伊61号、 伊62号、 伊67号、 伊69号、 伊72号、 伊75号、

       伊178号、 伊362号、 伊364号、 伊366号、 伊367号、 伊370号、 伊371号

       另外还有海防舰(800-900吨级)41艘; 扫雷舰2艘;布雷舰7艘;运输舰17艘;特种舰只7艘。

       生产坦克及装甲车辆包括:

       一式中型坦克(587辆)、二式炮战车(30辆)、九七式中型坦克(1450辆)、九五式轻坦克(共生产2375辆,三菱生产了约1180辆,其余由神户制钢和新泻铁工所等工厂生产)、四式150MM自行火炮(25辆)、四式中型坦克(2-6辆)、五式中型坦克(原型车一辆)

       川崎重工

       川崎重工业是由关西财阀川崎正藏(日本战前十五大财阀之一)在1878年创立的。在二战时期川崎重工是重要的军工企业,生产了大量飞机和舰船。战后的川崎重工仍然是日本重要的军工企业,从事船舶、火车、航空、车床、土木建设机械等生产。

       二战期间生产的武器包括:

       生产飞机包括:DO.N八七式重爆(约29架)、KDA-2八八式二型侦察轻爆(约1117架)、KDA-5九二式战斗机(385架)、KI-3九三式单发轻爆(243架)、KI-10九五式战斗机(588架)、KI-32九八式轻爆(854架)、KI-45二式双座战斗机[屠龙](1701架)、KI-48II九九式双发轻爆(1977架)、KI-56一式货物运输机(121架)、KI-61三式战斗机[飞燕](3159架)、KI-100-I五式战斗机(396架)

       生产战舰包括:

       航空母舰:加贺号、 瑞鹤号、 飞鹰号 、大凤号、 瑞穂号(水上飞机母舰)、 秋津洲号(水上飞机母舰)

       战列舰:伊势号(1943年和日向号一起改装成航空战列舰) 榛名号(战列巡洋舰)

       巡洋舰:大井号、鬼怒号、神通号、加古号、衣笠号、足柄号、摩耶号、熊野号

       驱逐舰:朝风号、春风号、时雨号、初春号、卯月号、时津风号、若竹号、呉竹号、有明号、荒潮号、朝云号、初风号、梨号

       让人联想到现在所谓的“海上自卫队”,比此时有过之而无不及。

       潜水艇:呂29号、呂30号、 呂31号、 呂32号、 呂101号、 呂102号、 呂104号、 呂105号、 呂108号、 呂109号、呂110号、

       呂111号、 呂112号、 呂113号、 呂114号、 呂115号、 呂116号、 呂117号、 伊1号、 伊2号、 伊3号、 伊4号、 伊5号、

       伊6号、 伊8号、 伊10号、 伊11号、 伊12号、 伊13号、 伊14号、 伊21号、 伊22号、 伊21号、 伊22号、 伊23号、

       伊24号、 伊71号、 伊73号、 伊177号、 伊179号、 伊183号、波101号、波104号、波106号、波107号、波108号

       海防舰(700-900吨级)10艘 、运输舰6艘、鱼雷艇4艘、特种舰只:4艘

       石川岛播磨重工业

       石川岛播磨重工业的前身是由1853年成立的石川岛重工业(旗下包括立川飞行机)、1907年成立的播磨造船厂和吴海军工厂(战后吴海军工厂被分拆,其中冷轧设备转入演川制钢所、发电设备转入日亚制钢所,剩下造船设备和船坞才是归石川岛播磨重工业的)于1960年合并组成的。是一个集造船、飞机、重型机械于一身的大型企业集团(但从1991年投靠了更大的三井财团)。二战期间这些企业全部都是重要的兵工厂。

       其中

       吴海军工厂:

       航空母舰:赤诚号、苍龙号、葛城号、千岁号(水上飞机母舰)、千代田号(水上飞机母舰)、日进号(水上飞机母舰)

       战列舰:大和号、扶桑号、长门号

       巡洋舰:那智号、爱宕号、最上号、大淀号

       潜水艇:波7号、波8号、 波9号、呂11号、呂12号、呂13号、呂14号、呂15号、呂16号、 呂17号、 呂18号、 呂19号、呂33号、

       呂100号、 呂103号、 呂106号、呂107号、 伊7号、伊9号、伊15号、伊26号、 伊30号、伊37号、伊40号、伊41号、伊42号、

       伊52号、 伊53号、伊55号、伊51号、伊52号、伊53号、伊55号、伊56号、伊57号、伊64号、伊65号、伊68号、 伊176号、

       伊181号、伊201号、伊202号、伊203号、伊351号、伊361号、伊363号、伊400号

       其他包括:

       扫雷舰:2艘 运输舰:18艘 特种舰只:6艘

       石川岛造船厂

       驱逐舰:栂号、朝颜号、夕颜号、疾风号、卯月号、长月号、薄云号、天雾号

       其他包括:

       海防舰(700-900吨级):5艘、扫雷舰:9艘、驱潜舰:5艘、特种舰只:5艘

       播磨造船厂:

       炮舰(300-400吨级):2艘、海防舰(700-900吨级):10艘、扫雷舰:5艘、运输舰:3艘、特种舰只:8艘

       立川飞行机生产:

       KI17九五式三型教练机(660架)、KI36九八式侦察轰炸机(1333架)、KI55九九式高教机(1386架)、KI9九五式中级教练机(2618架)、KI54一式双发高教机(1342架)

       富士重工(SUBARU)

       富士重工的前身是日本飞机设计专家中岛知久平1917在日本群马县太田市创立的"飞行机研究所",专门从事各类飞机的设计研发,同时制造当时非常流行的双翼机,1931年,更名为中岛飞行机株式会社。相对其他日本老财团来说,中岛公司完全是靠二次大战飞速发展起来的暴发户。二战期间中岛公司总共生产各型军用飞机20000余架,占二战时期日本军用飞机总产量的31.7%。超过三菱排名第一。另外还生产了44100台发动机,仅次于三菱排名第二。

       其生产飞机包括:

       九一式战斗机(451架)、KI-4九四式侦察机(383架)、KI-27九七式战斗机(3386架)、九七式运输机(320架)、KI-43一式战斗机[隼](5751架)、KI44二式战斗机[钟馗](1225架)、KI-49一〇〇式重爆[吞龙](796架)、KI-84四式战斗机[疾风](3488架)、KI-115

       特殊攻击机[剑](105架)、A2N九〇式舰战(140架)、A4N九五式舰战(221架)、B5N九七式舰攻(1250架)、B6N天山式舰攻(1268架)、C6N1舰上侦察机[彩云](398架)、E2N1一五式水上侦察机(77架)、E4N九〇式水上侦察机(147架)、E8N九五式水上侦察机(755架)、G5N深山式陆攻(6架)、G8N连山式陆攻(4架)、J1N夜间战斗机[月光](477架)、J5N1基地战斗机[天雷]6架、特殊攻击机[橘花](2架)、A6M2-N二式水上战斗机(327架)、J1N1-R二式陆上侦察机(60架)

       日立 (HITACHI)

       日立的前身是久原矿业日立矿山附属的机械修理厂,1910年小平浪平在久原矿业公司的日立矿业修理工厂生产了第一台5马力电动发动机。从那时起日立制作所正式成立。在1920年,在这个电机修理厂基础上改组成名为日立制作所株式会社,名义上脱离久原矿业公司独立经营,但实际上仍然从属于鲇川财团。在不久爆发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由于日本电机产品的进口受阻,日立电机一下子红火起来。他们在鲇川义介的经营指导与资金支持下,扩大生产规模,因而逐步发展成日本最大的电机厂家之一。在随后发生日本军国主义的对外侵略战争中,日立制作所得到了日本军部对军舰、坦克、发动机(收购了东京瓦斯电气公司的飞机部门,成立了日立航空机公司,生产军用飞机引擎及其他零件,至战争结束合共生产飞机引擎11969台。)、发电机、电动机、变压器、雷达等产品的订货,因而得到了更快的发展。至1944年,日立已拥有日立、龟户、茂原等11家工厂。

       其生产军舰包括:

       驱逐舰:樫号、 桧号、峯风号、 冲风号、 岛风号、 滩风号、 汐风号、 太刀风号、 帆风号、 野风号、 波风号、 沼风号、 春风号、 松风号、

       旗风号、 如月号、 菊月号、 吹雪号、 初雪号、 敷波号、 夕雾号、 涟号、 响号、 夕暮号、 海风号、 大潮号、 霰号、 阳炎号、 亲潮号、

       天津风号、 野分号、 岚号、 夕云号、 巻波号、 早波号、 冲波号、 浜波号、早潮号、 岛风号、 秋月号、 初月号、 冬月号、 花月号、 松号、

       桃号、 槙号、 榧号、 椿号、 楡号、 椎号、 榎号、 雄竹号、 初梅号、 朝露号、 疾风号、 杉号

       其他舰只:海防舰和炮舰(700-1000吨级)21艘、鱼雷艇4艘、驱潜舰10艘、运输舰17艘、扫雷舰9艘、特种舰只12艘

       生产坦克包括:九七式中型坦克(与相模兵工厂一起生产了2123辆)、一式75mm自行火炮(数量不祥),一式100mm自行火炮(数量不详)

日产(NISSAN)

       日产全称日本产业,前身是久原矿业株式会社。一战过后,久原矿业由于经营不善,濒临破产。鲇川义介(战前十五大财阀之一)在1928年介入,亲自担任社长并将其改组成为日本产业,之后逐渐壮大,形成日产康采恩,其旗下包括有日产汽车、日本矿业、日立制作所、日产化学、日本油脂、日本冷藏、日本碳矿、日产火灾、日产生命。:`

       n;P `%x

       日产汽车是由鲇川义介于1933年12月将日产业股份公司和户(火田)铸物汽车部合并而建立;1935年日产汽车设立横滨工厂,生产日本式的小型汽车。这种小型车后来成了日产车的主要车型。第二次世界大战进一步刺激了日产汽车的大发展。他们为适应军国主义的战时经济体制,改产卡车和其他各种军用车辆,生产规模空前扩大。1942年,他们又研制生产出教练机和滑翔机,并于翌年新建专门生产飞机引擎的吉原工厂。另外著名军工企业中岛飞行机下属的浜松制作所在战后加入日产

       说起日产不得不介绍在伪满洲国扮演重要角色的鲇川义介。鲇川义介在日军侵占东北之后,把他属下的垄断企业全部搬到东北,成立了“满洲重工业开发株式会社”,亲自担任社长,同时还兼任满州国顾问、贵族院勅撰议员、内阁顾问等职务。到1937年,鲇川和松冈洋右(满铁总裁)、岸信介(产业部次长)互相勾结,号称满洲三角同盟,基本上垄断、控制了东北地区的工业。“满洲重工业开发株式会社”成立之初的资本是四亿五千万日元,1940年猛增至二十四亿日元,鲸吞了中国人民无数的血汗和生命。日本投降后,鲇川作为战犯被关押在巢鸭监狱候审,但在美国的庇护下,居然逃过了东京审判,并于1947年被释放。对此中国共产党在1949年二月四日曾发表《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国民党卖国政府将日本侵华战犯遣回日本的声明

       》表示强烈的抗议。日产康采恩在五十年代财团重组时和战前四大财阀之一的安田财团融合,变成了战后新六大财团之一的芙蓉财团(也称鲇川-安田财团)一直至今。

       爱知时计电机株式会社与爱知机械工业株式会社

       爱知时计电机株式会社的前身是1898年成立的爱知时计株式会社。(至于它是如何进入飞机制造行业的我手头没有资料)一次世界大战后的1920年开始生产飞机,其飞机生产部门于1943年从爱知时计株式会社中独立出来,成立了爱知航空株式会社。生产了包括瑞云、九九舰爆在内的大量轰炸机和侦察机近4000架。日本投降后爱知航空株式会社改组成为了爱知机械,改为生产小型轿车以及汽车零件。1965年投靠了日产汽车,并开始为日产汽车生产汽车和零件一直至今。而爱知时计株式会社则在战后改名为爱知时计电机株式会社,现在生产电表和煤气表。

       在二战期间生产飞机包括:

       H9A二式飞行练习艇(31架)、二式水侦(仿德国的HE25共生产14架+进口2架)、E11A1九八式水上侦察机(17架)、D3A九九式舰爆(1492架)、D1A2九六式舰爆(428架)、E10A1九六式水上侦察机(15架)、E3A1九〇式一号水上侦察机(12架)、D1A1九四式舰爆(162架)、E13A零式水上侦察机(1350架)、B7A2流星式舰攻(111架)、M6A1特殊攻击机[晴岚](28架)、E16A瑞云式水上侦察机(256)架。

       新明和工业株式会社(SHINMAYWA)

       新明和工业株式会社的前身是1920年成立的“川西机械制作所”,1928年改组成为“川西航空机株式会社”,二战期间总共生产了2000多架飞机。战后于1949年改名为新明和工业株式会社。生产消防车、特种车辆、飞机、机场设备等重工业产品一直至今。

       生产飞机包括:

       E7K九四式水上侦察机(473架)、E15K水上侦察机[紫云](15架)、H3K1九〇式二号飞行艇(5架)、H6K九七式飞行艇(217架)、H8K2二式飞行艇(167架)、N1K1基地战斗机[紫电](1007架)、N1K2基地战斗机[紫电改](400架)、H6K2九七式输送飞行艇

       (38架)、H8K2二式飞行艇(167架)、H8K2L二式输送飞行艇[晴空](36架)、K8K1零式水上初级教练机(15架)、水上战斗机[强风](97架)

       松下电器 (PANASONIC)

       松下电器是由松下幸之助于1918年3月7日所创立的,一开始叫做松下电气器具制作所,主要生产插座和插头。因松下幸之助经营得法,和其他财团一样松下电器在二战初期已经小有规模并拥有多家关系企业

       在1938年4月,日本政府公布了《国民总动员法》之后松下幸之助开始狂热地将松下电器由民用生产转入军需生产,而且凭借松下电器的优良技术和工艺,使这些军需品的生产如鱼得水,常常能应约生产出一些精密的武器装备。从此方面来说,松下电器对日本侵略战争的贡献是突出的。对于这种主动积极的投入,在松下身上体现出的已不仅是一个普通的企业家的眼光,而且更反映了松下带有民族狂想的色彩。

       1938年初,开始接受“陆军省”的订单,投入的企业是松下金属股份有限公司,产品是机关枪子弹的简单金属部分。后来,就是这家松下金属股份有限公司,奉陆海两军之命,制造了各种兵器。同年,松下收音机股份公司开始研究发展无线电通信机械部件。

       1939年9月,松下收音机股份公司又设置了军需品生产的部门,主要为军方制造军用的无线电收发报机

       部件,比如海军舰艇上用的无线电发报机的电键、线圈、可变电容器等。

       1942年,政府决定制造200吨型的木船,以应急需。这一任务,军方交给了松下电器公司。松下幸之助认为“为国家效力是理所当然的事”,所以答应了下来。松下在一个星期内就组建了“松下造船公司”,投资1000万元。就这样,松下电器在无任何技术基础的情况下只用了六个月的时间就开发和生产出了这种巨型木船。这样的效率,引起了各界的轰动,政府要员、军界首脑均来参观,就连天皇的弟弟也来看了,而且还训了话。直到数十年后,在文稿中,他提起当时的情景仍是津津乐道,自豪之情溢于言表。直到日本投降前松下造船公司共生产200吨型木船50艘。

       1943年7月,松下收音机股份公司开始制造整套的无线电收发报机。以后,松下公司与其他工厂联合,一起为军方生产无线产品。投入生产的当年,松下电器即生产出长波、中波收发报机

       和三丙牌收发报装置等。

       1943年中日本海军部将一个计划交给了横须贺航空技术兵工厂(即空技厂),要求研发一种全木制的轰炸机(此时日本已经受中途岛和瓜岛的失败的影响,铝、铜等军需物资匮乏)项目负责人叫佐波(战后担任松下电器参事)。佐波找到了老朋友松下幸之助,请求松下电器进行研究,松下本来就有制造飞机螺旋桨等部件的松下航空工业公司。但为了进行这一计划,于1943年8月又再投资3000万元在原来的基础上改组经公司为“松下飞机股份有限公司”。(靠!不惜血本啊,松下这小子在自传中还口口声声说自己不是军国主义分子。)经过一年多艰苦的研究,终于在1945年一月试飞成功,这就是日本二战期间唯一的全木制轰炸机“D3Y1-K明星”。在日本投降前共生产7架。

       1944年,为了应付蜂拥而至的美军B29轰炸机,军方委托松下电器生产更精密的要塞地区大型警报器。

       松下电器接手此产品,马上从日本电气公司(NEC)借到样机一部,先攻坚制作各零部件,然后制作整机,1945年交货。

       这样,加上上述无线通信设备,松下电器生产了几乎所有军用通信设备的整机和部件,

       如:大型收发报机,便携式收发报机,九二式军用电话,大型警报器,以及电子管、电阻、电容 器等电子元件。

       至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时,松下电器总共拥有工厂67家,工人20000多人。借二战发展成一个庞大的企业集团,而受到的只是象征性的惩罚(美国只是把松下电器与军工有关的关系企业全部分离和解散,对松下电器反而是好事。)

       东芝(TOSHIBA)

       东芝的前身是由1875年成立的芝浦电气制作所和1890年成立的东京电气株式会社于1939年合并而成,叫做东京芝浦电气,战后改名为东芝。无论战前还是战后,东芝都从属于三井财团。二战期间,东芝主要生产雷达、军用电子管等半导体设备。其中生产军用通信电子管包括UY-807型电子管、

       UY-807A型电子管、

       UY-807B型电子管、RX-1/UX-6501型电子管、RW-2/Ut-6502型电子管、RC-4型电子管、RD-5/UL-6306型电子管、UZ-6001型电子管、US-61型电子管、UX-6201型电子管、UX-6203型电子管

       、UZ-6302型电子管、UZ-6303型电子管 、UZ-6304型电子管 、US-6305型电子管、UL-6306型电子管

       、UX-6501型电子管 、Ut-6502型电子管 、KX-6901型电子管

       。军用雷达包括一号一型对空警戒雷达,一号三型对空雷达(总共生产了1000多台)。

       NEC 日本电器

       NEC成立于1899年7月17日,一开始是日本和美国西部电子公司合资经营的,主要是销售电话机。1920年被住友财团投资收购并取得经营权。二战爆发后更是完全投靠住友财团的伞下直至今天。二战期间和住友电器一起,共同为日军生产雷达、无线电话、电子管等电子与半导体设备。军用信管包括UN-954型电子管、TE-661A型电子管、TB-601A型电子管、TB-608B型电子管、TB-608D型电子管、HO-104F型电子管、MC-656A型电子管、CY-501F/MC-656B型电子管、CZ-501D/MC-656C型电子管、CZ-501D型电子管、CZ-504D/MB-655A

       型电子管、CZ-504V/MB-655D型电子管、TE-661A/

       UN955型电子管、ME-664A型电子管、KZ-6C/DB-665A型电子管、TB-674A型电子管、MC-804A型电子管。雷达则生产了四号三型对空警戒雷达。

下转:日本企业与侵华战争的关系_得道之的随想 – 2

http://hi.baidu.com/goodword/blog/item/3c8a54604407854febf8f88a.html

转载请注明:在路上 » 日本企业与侵华战争的关系_得道之的随想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57 queries in 0.118 seconds, using 18.80MB mem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