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20190717 VPS服务器:Vultr新加坡,WordPress主题:大前端D8,统一介绍入口:关于

刘庆峰 学会走弯曲的直线

哲理佳句 crifan 616浏览 0评论

刘庆峰 学会走弯曲的直线

  1990年,17岁的刘庆峰刚踏进中国科技大学无线电系学习时,就梦想着自己有一天能成为理论家。他绝对没有想到10年后,只有26岁的他成了依靠知识获得财富的“知本家”。

  1999年11月11日,大学生的智慧第一次转化为个人的巨额资产——以刘庆峰为首的中国科技大学6位大学生因为研制成功我国第一台“能听会说”的中文电脑,获得668.85万元的技术股权奖励,给被称作“大学生创业年”的1999年写上了一个浓重的惊叹号,同时也为中国在国际人机对话技术领域赢得重要一席——只要会说中国话,就能非常方便地用语音控制电脑和畅游因特网。

  二年级博士生刘庆峰因为在此项研究中做出多项关键技术创新,贡献尤为突出,获得个人最高股权奖励,并走马上任新成立的安徽中科大讯飞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总经理。5年后的今天,他已是这家公司的总裁。

  还在学生阶段,刘庆峰就担任了国家863计划语音合成项目组的组长。1998年,他以出色的成果和论文硕士毕业,期间发表学术论文十余篇,并在国际汉语处理年会上获得该会惟一的“最佳学生论文奖”。当时的他,只要申请,就可以得到美国、日本、新加坡等国的几所著名大学的全额奖学金,出国去读博士,也可以到国外公司继续做研究。但他没有。

  真正有抱负的科技工作者不能只想着建“贝尔实验室”

  从学生时代开始就是顶尖人物的刘庆峰,当初的最大理想是建中国的“贝尔实验室”。从1992年开始,刘庆峰在导师、中国科大王仁华教授的带领下做科学研究,到1997年取得了初步成果。福建一家公司看中他们研发的语音技术的前景,于是买断了这一技术,并与中国科大合作成立了“中银天音”公司,由福建一方控股并负责经营,任命刘庆峰为总工程师。

  “当时我只想搞技术,把管理、市场开拓都交给了别人。”刘庆峰说,“一年以后,发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交出经营权是不负责任的。由于管理人员不懂技术,导致市场开拓没有前瞻性,结果研发也很吃力,失去了主导方向。”

  在与企业合作的过程中,刘庆峰感觉到,做技术的人,如果一点不参与公司的管理和运作,公司很难有发展前景,特别是要做到具有国际竞争力,能和微软这样的大企业平起平坐,或至少在某些局部领域可以一争高低,那么一定要由懂技术并且有很好的前瞻性的人来主持工作。

  “我们要成立自己的公司”,刘庆峰深感从“知识”到“知本”的产业化之路必须自己走。经过多方努力,由中国科技大学、安徽省经贸委出资,再加上员工投资,硅谷天音公司成立了,并且将原来卖给福建公司的核心技术又买了回来。刘庆峰借了10万元入股,并出任总经理,这时他的硕士还没毕业,国家863智能计算机成果转化基地——中央研究院也落户在他们公司。从此他把自己定位为公司的管理者,也就是人们通常说的“企业家”。

  刘庆峰说:管理一个公司可能比搞技术更难。我现在在管理上花了不少时间,研究时间少了,但我认为这个时间花得值。如果我埋头搞几年研究,也许个人出成果会快一点,但中国语音技术产业化的进程就会落在国外大公司后面。何况我们还有一个非常优秀的团队,只要组织得好,不见得比我一个人研究慢。

  只有真正的集体创业机制才能成为整合资源的龙头

  无形资产作价入股、创业团队成员持股,是1999年讯飞一成立就确立的管理制度,也使得创业团队有了强大的凝聚力。讯飞从5年前成立时的18人,发展到现在的近300人;最初创业的18人,5年之后还有15人,走掉的3人都是出于家人出国的客观原因而恋恋不舍地离开的;2000年组建的6人核心管理团队,至今稳定团结。这些数据,在当今人才高流动性的IT行业堪称奇迹。

  作为企业家的刘庆峰,最成功的还是人才运作。

  刘庆峰较早发觉了国内语音产业发展中单枪匹马的最大弊端。1999年之前,中国中文语音市场几乎100%掌握在IBM、微软等国际大公司手中,与此同时,我国从事智能语音研究的科研单位虽有数家,但都各自为战,不能很好地形成合力参与国际竞争。各从事中文语音研究的高校和科研院所,不仅是自己培养的年轻学生全都出了国或是去了外企,甚至有些研究小组还被国外IT巨鳄连根挖走。一些国际化的大公司纷纷在中国成立了专门的研发机构,并都把语音作为最重要的研究任务之一。

  讯飞要成为国内外中文语音产业领导者和拓荒者的角色,必须有创新的机制。因此,2000年得到首轮3000万元的风险投资后,讯飞做的第一件工作,就是利用这笔宝贵的资金,分别与国内在中文语音领域积累深厚而又最具优势互补的3家单位——中国科技大学、中国科学院声学研究所和中国社科院语音研究所成立紧密型联合实验室,定名为“中国中文语音创业联盟”,通过创新的机制,使得各实验室专注于其擅长的研究,由讯飞统一实施产业化,从源头技术上聚拢了语音的产业资源。

  把各方面的人才凝聚到一起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刘庆峰介绍说,为了促成此事,他以后辈学生的身份,靠着他的谦虚、真诚和执著,也靠着科大讯飞一系列机制,终于办成了这件在业界被公认为了不起的大事,这是解决国内任何一家软件企业在人力、财力和物力上还无法与国外大公司相抗衡等不利时机的最佳选择。正是凭借这种人才资源优势,讯飞成了全国惟一的国家863计划语音成果产业化基地。

  今年3月中国中文语音技术标准研讨会在科大讯飞公司召开,并确定了以科大讯飞为组长单位的标准制定单位。

  今天的刘庆峰,已经亲身体验了“一个元帅”与“一个神枪手”的区别———他带领的团队的研发速度,已经远远超过了他个人当初的研究能力,他在创业之初所畅想的率领一群神枪手在市场冲杀的目标已经成为现实,研究一代、开发一代、储备一代的最佳研发节奏已经呈现。

  刘庆峰说:创造一种管理模式,比我们自己挣上千万元甚至上亿元的钱,意义还要大。

  把技术优势变为市场份额优势需要的是对曲折的忍耐和承受

  “让机器像人一样能听会说的语音技术,在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的应用都有广阔前景。”这句听起来谁也不会怀疑的论断,如果不能变成实实在在的市场份额,就只能是想当然。

  但追求市场份额的路径选择,却有很大的讲究。中国软件产业总体的低起点、盗版的大量存在、对软件价值的认可度和对软硬件投资理念的偏颇,都让这个博士的创业充满了变数。

  作为一家以技术立足的高科技企业领军人,刘庆峰深知,知识要成功地嫁接资本,就必须让资本看到你的产业方向具备大规模爆发的前景,看到你的技术所奠定的优势地位,是人家通过简单的资金和人力投入不能够仿效或达到的。按照这一思路,在创业之初,切不可片面强调迅速抢占市场份额。

  作为企业家,首先就要把握好技术方向,从技术上创新。刘庆峰说:“我们经过长时间的市场运作,形成了市场战略的三驾马车,就是我们的语音平台、语音互联网和语音合成芯片。正是由于技术上的创新,才能不断推出新产品,再加上良好的市场运作和开拓,使得语音产业取得了新进展。”

  而讯飞拥有的核心技术的不可复制,也使得作为公司腾飞动力的更大融资成为可能。

  1999年6月才成立的注册资本仅有300万元的硅谷天音公司,不到4个月,也即1999年10月,安徽信托投资公司、美菱集团和合肥永信公司共同投入3060万元,原来硅谷天音公司资产升值为5000万元,改组为中国科大讯飞信息科技公司后,注册资本达到6000万元。2001年6月联想投资和火炬投资联手注资科大讯飞,使得科大讯飞的市值达到2.2亿元,短短两年科大讯飞的资本增值70多倍!现在,中国电子百强企业中用到的语音设备几乎都是讯飞的,讯飞在业界的优势地位牢不可破。

  在单纯的销售软件处处碰壁的情况下,在一些股东对讯飞连续两年不盈利的产业前景持怀疑态度的时候,讯飞适时变革,推出语音平台战略,通过为各行各业的开发商提供方便易用的语音开发平台,让华为、联想、东软、英特尔等各行业的领导型企业,把语音应用于他们所擅长的领域,并结成利益共享的语音价值链。

  2003年底,计算机朗读出来的语音,在关键指标上首次超过了真人说话的水平。

  今夏,科大讯飞与辽宁电信签订了合同,辽宁电信将利用科大讯飞的语音技术,全面改造辽宁电信的声讯服务系统。目前,科大讯飞已与联想、华为、新太等国内外200多家开发商签署了合作协议,科大讯飞已占有了国内语音主流市场80%的份额。

  刘庆峰强调:“尽管我们是作为学生创业起步的,但我们一直认为,作为企业,要面对市场首先就要有一个规范的内部运行机制。只有自身过硬,才能真正走上成功之路。”讯飞正是靠着对核心技术优势的追求和对市场规律的尊重,使得他们忍受了长达3年寂寞的投入期,包括头一年在市场开拓上的颗粒无收。从2002年开始讯飞实现赢利,并开始在手机、车载、通信增值这3个当今中国增长最快的产业领域内找到自己的立足之地,年销售额有望突破1亿元。

  回顾创业之路,刘庆峰深有感触地说,弯曲,是指具体的路径非常曲折;直线,是指目标和战略的明确和清晰。必须学会走弯曲的直线,这是创业者必备的素质。

转载请注明:在路上 » 刘庆峰 学会走弯曲的直线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57 queries in 0.111 seconds, using 18.01MB mem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