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20190717 VPS服务器:Vultr新加坡,WordPress主题:大前端D8,统一介绍入口:关于

家产百万却是技术民工 硅谷盛产寒酸富翁

默认分类 crifan 511浏览 0评论

深圳新闻网讯   位于美国加州的硅谷是世界最著名的信息产业基地。这里汇聚着众多百万、千万,甚至亿万富翁。在一般人看来,有钱就意味着锦衣玉食,可事实却是,硅谷的这些“富翁”并不像表面看来的那么高高在上,而是名副其实的“寒酸富翁”。为了维持生计,他们拼命工作,“工人阶级富翁”也因此得名,硅谷“淘金”的背后其实有很多的辛酸和劳累。

     百万富翁仍属“工人阶级”

     家住加利福尼亚州门罗公园的海尔·斯蒂格,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成功的———除了他自己或许还有他那些硅谷的邻里们不这么认为之外。

     斯蒂格,51岁,自称“怪杰”,户头上有超过200万美元的存款。斯蒂格和他的妻子拥有一座价值130万美元的豪宅,房款已经付清,从那里可以俯瞰太平洋的美景。夫妻两人约350万美元的净资产使他们跻身全美前百分之二的富裕家庭之列。

     同时,斯蒂格还继续在一个被他同事称作“硅谷盐矿”的公司辛勤工作,担任公司的营销经理。几乎每天早晨不到七点,他就已端坐在办公桌前,每天工作12小时,周末额外加班10小时。“我知道,局外人一定会问,像我这样的人为什么还要拼命工作呢?”斯蒂格说,“但几百万已经不像过去那么值钱了。”

     硅谷到处都是那些被称作“工人阶级”的百万富翁,他们尽管已跻身少数富人行列,却依旧孜孜不倦、一如既往地努力工作。他们的生活中满是机遇,并且他们大都热爱自己的工作。

     “每个人都盯着在自己之上的人”

     然而,很多有雄心、有造诣的精英仍不觉得富裕,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们周围有更多更有财富的人,并且那些财富要多出他们很多。

     一些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每年定期得到上千万美元的报酬,有些对冲基金经理年收入甚至高达10亿美元。比起成千上万获得庞大得多的财富的人们,那些年收入几百万美元的自然认为自己的财富微不足道。

     “在这儿,每个人都盯着在自己之上的人”,43岁的网络约会服务网站Match网的创立者盖瑞·克雷门说,“这就像在华尔街,那些有700万美元的有钱人想知道那些拥有上亿美元的人究竟有什么特别之处。”

     克雷门先生估计自己的净资产约为1000万美元。参照联邦储蓄委员会的统计数据,这足以使他跻身全美前百分之一的富人之列。但在加州一些富裕住宅区如帕洛阿、门罗公园和阿瑟这些富有的小镇里,他也只是处于梯形编队的顶部。他不认为自己拥有足够多的钱来放松,因此,他每周都要工作60到80个小时。

     “在这里,即便有一千万美元,你也算不上什么。”在附近的高档酒吧喝下一杯比诺红酒后,克雷门先生坦言道。

     当然,不是每一个硅谷百万富翁都这么认为。
   为了维持现状承担巨大压力

     49岁的工程师克雷斯特·巴伦斯基年净收入高达500万美元,她与丈夫居住在门罗公园,他们不再为存不到足够的钱供两个孩子上学而苦恼,其实很早以前她就不再为家庭收支平衡而担忧。但是经常性的每天连续工作18小时、管理一个1200人的工程部门已经把她累垮掏空。于是,她离开了那里,给自己放了一年的长假。

     如同硅谷其他属于“工人阶级”的百万富翁,巴伦斯基对于自己未来的经济前景忧心忡忡。2000年曾拥有总计约2亿美元资产的她,在技术泡沫崩溃前只花去了100万美元。因而,今年三月巴伦斯基女士又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她和两个伙伴合作创办了一家软件公司———维他命D。她已经心甘情愿地面对夜间失眠和那些正等待着她的压力。“我一直问自己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做,”巴伦斯基说。她和62岁的在职丈夫得出结论:如果他们想要继续享受如今这样的生活,她必须坚持工作。而最近,这对夫妇已达成共识:为了保证他们的储蓄底线,巴伦斯基至少还得干上五年。

     虽然有钱但无有钱人的感觉

     在硅谷,很多百万富翁会因为拥有大堆现金感到胆怯,甚至常会萌生罪恶感。天赋在他们经济成就的取得上起到了重要作用,同时,这种天赋更意味着把握正确的地点和正确的时间。

     “他们承认,如果当初他们碰巧走进了一间不同的办公室,事情可能就完全不同了。”在门罗公园从事了25年、为硅谷精英们做辅导的心理专家马莉莲·赫兰说。

     “这里的很多钱都属于意外所得,人们却并没有就此变得富裕过头。”拥有200至400万美元净资产的51岁工程师布鲁斯喀什说。

     巴伦斯基女士也是他们中的一个。巴伦斯基曾为了维持学业在清洗室帮工,今天的她却已拥有数百万美元净资产:“这在我二十几岁的时候是不可想象的。”

     “我总是问我自己,我真的值这些么?”巴伦斯基说,“总感觉我不配,因为那真的是很多钱。”

     身为财产分配律师的黑蒂格先生概括道:“我们生活在一个崇高的环境里,这里的人们对于世界其它部分是什么模样缺乏感知。”

     房价上涨深感“一文不值”

     大卫·科布拉丝,一名拥有500万到1000万净资产的计算机程序员。他想象着自己离开硅谷的生活会是怎样一番景象。他说,他可能搬到一个像内华达州埃科一样的小镇,当一名滑雪爱好者。他也可能举家迁移到美国中部,在镇上最美的居民区里弄上一套宽敞的巨无霸豪宅,像王子一样生活。

     而今,39岁的科布拉丝和他的妻子米歇尔,带着两个孩子住在加州南部的洛斯阿尔托斯市。那儿的学校声名显赫,房价也因此水涨船高。于是,在那里他们没有豪华的住所,而是住在一座相对简朴的2000平方英尺的房子里,远不如一般美国家庭的房子大。

     “如果在堪萨斯城工作,我会很有钱,”他说,“人们会挖我去担任董事。但在这里,我几乎一文不值。”

     没有人确切地知道硅谷究竟住着多少百万富翁。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个数字有好几万,还有那些同当地工程师、企业家一起工作的人。但是几乎所有人仍然拥有这么一份让他们全力以赴的工作,这不仅是因为工作给了他们成就感和满足感,更因为他们认为,只有这样的工作才能负担得起他们上层阶级的生活。

     开销负担沉重无法正常退休

     托尼·巴巴盖罗就是个形象的例子。他今年44岁,在过去两年的时间里,从他所效力的公司靠股票和债券赚了360万美元。尽管他有这么好的运气,但仍然惊讶地发现,他像大部分美国人那样担忧东担忧西,比方说:剧增的医疗保健费用,高昂的大学学费和存储更多退休金的压力。

     据巴巴盖罗先生说,税金占了他收入的40%,那个数字达到了220万美元。为了缩减每月的花销,他和妻子凯瑟琳花了75万美元在远离硅谷的莫拉加买了一座矮平房,他们还花了35万美元用于房子的装修,这已不是他们第一次大量动用养老的积蓄了。

     时至今日,他拥有约120万存款,几十万美元的房屋净资产,还有一个已经读大学的孩子和一个将要出世的孩子。这些孩子都要花很多钱,所以他比从前更努力地工作,每周在洛杉矶的公司工作70小时以上。

     “可怜的托尼,他再也不能退休了,”凯瑟琳·巴巴盖罗说。
  
     已然和硅谷成了命运共同体

     虽然有着约500万美元净资产,昂贝尔托·米勒蒂仍想着减少他的各种消费活动及减轻财务压力。1996年,他与别人联合建立了在线学习公司数字思考公司。2000年,他拥有的份额已达到了5000万美元市值。那时,他为一家四口在旧金山南部的一个高档住宅区希尔斯伯勒镇买了一幢有着五个卧室的房子。但是,在他的净资产减少了90%后,他发现房子更像一个沉重的负担,而不是一个美丽的梦。

     “我们能够搬走”,米勒蒂先生说,“但是如果你那样做,就等于承认你被打败了,没有人愿意倒退。”所以,他每周在一家在线信息销售公司工作60至70小时,他想借此证明他的第一次成功不是一种侥幸,同时也是为了应付他每月的开销,其中还包括一笔七位数的还款。 在与左邻右舍比排场方面,硅谷有着不同寻常的表现。住在你隔壁的隔壁的风险投资家可能拥有一架私人飞机,你八岁时最好朋友的父亲驾驶着一辆明黄色的法拉利,虽然他工作时间不超过两年。诱惑无处不在,这些都激励着在硅谷工作的人继续奋斗。

     虽然在硅谷的工作相当辛苦,压力很大,赚钱也算不上是最多的,但很多人因为各种原因还是留在了硅谷,他们既为了钱,也是为了生活,同时也是为了自己的事业和尊严,另外还有硅谷提供的各种机会。他们或许已经离不开硅谷那种高强度的生活方式,实际上他们已经和硅谷紧紧地连在了一起。(夏琪)

转载请注明:在路上 » 家产百万却是技术民工 硅谷盛产寒酸富翁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53 queries in 0.219 seconds, using 18.69MB mem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