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20190717 VPS服务器:Vultr新加坡,WordPress主题:大前端D8,统一介绍入口:关于

《一 个外地男人与上海老婆的痛苦婚姻》

婚姻&家庭 crifan 840浏览 0评论

《一 个外地男人与上海老婆的痛苦婚姻》

一、引子

  在男人里面,我不算很窝囊的。钱不是很多,但只要不天天吃山珍海味,现在攒下的已够自己一辈子花了;人不是很帅,但一堆人里选几个能露脸的,一定自己有份。可是,很不幸,我的老婆是上海人,更不幸的是我出生在外地。所以,朋友不敢跟我来往了,父母亲戚也不敢轻易打搅我了。虽然事业上我正在逐步走向成功,但是婚姻上却让我吃尽了苦头!写出这篇文章,是劝那些即将走进婚姻殿堂的人三思而后行,特别是像我这样来自外地要娶上海老婆的人,更是要慎之又慎。

  二、结婚时,我们并没有爱情

  我03年初和现在的老婆认识,是经人介绍的。以前常听人说上海老婆娶不得,刚见面时我也心存介蒂,但是后来因为要给父母一个交代,也因为自己到了该结婚的年龄了,同时对方还刚刚学校毕业,可塑性比较强,所以就慢慢交往了。因为我当时在上海属于职务比较高、薪资比较高的那一类,对方的亲属好像多次在言语中流露对我这方面的重视,同时我本人外貌身材也属于年青时常被女生倾幕的那一类,所以,女方比较主动一些。

  虽然我们认识不久就结婚了,但其实我们争吵由来已久。为点小事,对方也要“作”得不行。从在哪里吃饭,到怎么穿衣,到什么时候去看她父母等等,无一不吵。以至后来我形成了一个心理障碍,就是见她爸妈我不知道如何喊,而我对她舅舅姨妈外公等,都没这个障碍。原因是有一次上她家门,那时其实关系还没到那么“铁”的时候,我叫她妈为阿姨。其实这原本很正常,因为她妈很年轻,我怎么也无法把她我和那个应该喊妈的人联系在一起,况且那时还没到那场关系。她就开始跟我“作”,作到我很气愤并且大吵一架,我表态:以后我不支声了,行吧。就这样,结婚五年,每次见面,进出门,我都不知道如何开口。

  第一次大的争吵是在交往大半年之后,当时我已经买了一间60平米的小房子,自己一个人住着。有一次不知怎么着聊起,女方说她家里认为我房子太小,如果不买大房子就不结婚。我有点蒙了!我当时的条件不宽松也不紧张,那时我刚来上海发展,股票被套,我又是不愿借款的人,所以买房也没贷款,就直接买了小房自己住。其实我当时要买大的房子将钱凑凑拢,再贷点款,也可以买得起。我没想过就一定要和对方结婚,只是觉得这种话说出来让我很失望,我的价值就是一套大点的房而已。从这里开始,我对上海人的虚荣和崇金有点警惕了。我对我父母姐妹和同事,我是宁愿亏待自己不亏待别人的,但对她,我尽量将大帐算清楚,以免埋下祸根!

  之后女方好像妥协了,但是也没有对自己因为这些原因让我动气一场,有任何的解释与愧疚,一切都好像是理所应当,甚至是她不再追究这事是在迁就我,上海女人的拜金主义可见一斑。其实拜金不单在上海,有人的地方都一样,只是上海体现的严重一点。我没有想过,到最后和我过一辈子的人,是我一直排斥的“物质女”。因为“购房”的阴影存在,又因为很多性格和价值观的不同,我们的争吵还是不断,只是女方有时对我还挺好,至少是当时的表现是那样,所以我就在对方多次提出结婚时,就稀里糊涂地结婚了。乃至以后我还曾经开玩笑,我们是先结婚后恋爱。

  三、金茂摆酒,为了满足上海人的虚荣

  虽然我不接受上海人过于虚荣的价值观,甚至我一度认为幸福的婚姻不在于开始多么隆重,而在于过程的美好与结局的完满,但是因为即然要当人家丈夫和女婿,就得为对方考虑。思考再三,我就决定出钱将婚宴摆在金茂酒店,也算是给她们家人赚足了面子,她们家的许多亲属、朋友,以前连金茂都没有进去过,为了这事,她们婚前婚后好是兴奋了一阵。

  金茂的婚宴完后,又有许多让人动气的故事。因为我当时工作忙,同时为了锻炼女方办事的能力,就给了一笔钱让女方自己去操办婚宴,婚宴收来的礼金用以冲抵结婚时的费用。但是婚宴完后,关于礼金的事,她们家人当面和通过亲属,已经不止一次给我提,说女方的礼金全给我了,好像我沾了很多便宜似的,而事实上这笔钱全部由女方保管,并且女方也没有将多余的钱给我。好在因为我知道上海人拜金的观念,我坚持一个原则就是:不要他们家任何一样东西,甚至结婚时她们要给买彩电什么的我都坚决拒绝,因此由她们说去,我是不解释、不理会。

  因为与原来单位的老板经营观念有出入,更由于我与女方的争吵已经严重影响到工作了,同时我也萌生自己创业的想法,所以我不得不要离开原单位,并且我因此损失了10多万奖金和100万股票。创业之初因为刚结完婚,同时原单位欠我的工资奖金也没给,我手头很紧,我创业时公司注册资金从10万元开始。因为创业风险很大,也不敢乱花钱,一分钱一分钱地抠着花。此时女方自己和家属,已经多次流露出责怪的语气,甚至还出现过多次嘲笑我小气的事,我无语,有一次气得我说一句:我消费过的可能你们都没见过,后来也不去计较了,由她们去吧。当然因为我自己有多次创业成功的经历,同时创业前也有较好的职务和年薪,在我给他们多次解释之下,她们亲属的责怪和埋怨少了些。只是女方会经常因钱用得比较紧,常常借故给我撒些气,甚至有几次都落眼泪,我想想也能理解,就忍了。

  当时我们住在我的小房里时,因为女方不会打理家务,常常女方母亲从很远的地方赶来我们的房里,有时晚了就睡在客厅,即不方便,也觉得她很辛苦。所以在女方商量住到她家里去时,我就同意了,我自己的房子则租出去了。其实住到女方家去,我也是思考再三,总觉不妥。但是考虑到女方无力打理家务,而我开始创业又很忙,如果没人打理家务,可能生活会更乱,争吵会更多。再则就是,因为女方是独生女,等到她父母老了,我们还是要住一块照应她们,还不如趁年青时大家多磨合磨合。

  现在想来,住到女方家里,是将矛盾上升到无法逆转的重要因素。住到女方家里,我有几个原则,一则是坚持交房租和伙食费,我自己房子的房租费2000多,算作现在住的那间房子的房租和伙食费,也基本差不多;二则尽量不能流露饭菜不可口,因为我的口味偏辣偏重,会吃不惯上海菜,所以要处处小心,以免误解;三则少在家里发言,因为言多必失,难免引起误解和冲突。但事实上,自己再慎重,矛盾还是迟早激化。上海女人的自私、自我、自大,让我们的矛盾还是随时发生。因为她是上海人,只要与她不一致的地方 ,我都是错了。

  在女方家里住的一断时间,我像个新媳妇上门似的,处处小心,生活习惯的不同和观念的差异,难免会有冲突,女方也不会顾及我的感受做些调理,让我总感觉非常压抑。结婚时,我跟女方就有言在先,两家的“内事”由她协调,外面的事由我处理。家里没钱,我责无旁贷;家事纷争,她应责无旁贷。但是,女方不仅没有调理,还常常“闹”事,几乎我家里的人让她得罪遍了。我妹妹初来上海,住到我买的小房子客厅里,那时她也在住,经常给我妹妹摆脸色,多次直言要我妹妹搬走,因为我妹妹初来上海,无处投靠,我极力制止了。有一次我妹妹收到一条中奖的诈骗短信,就随口问了一句这是怎么回事,居说蹦出一句:想钱想疯了,其结果是,我妹妹终于气得搬走了;她生小孩我妈妈大老远来看她,她居然对着我妈妈吼:都跑来干什么,出去,当然我妈妈也如愿以偿地出去了……诸如此类的事层出不穷。

  不仅与我家里人,她与自己母亲也是一点小事就吵嘴,甚至有时吵得蛮不讲理,有时火星很容易就蹦到我身上。因为我看到她这么大了,也不帮助她母亲做点事,还常常在她母亲面前蛮不讲理,我说说她的不是,她母亲会再反过来责备我,让我真的不知所措!严重的一次,她妈打电话把我从办公室叫回了家,原因是她逼得她妈已经受不了了,要知道,平时我教育她,她妈有时明知她错还会坦护她的,我也曾经说过帮她就是害她,今天她跟我蛮横,哪天也会跟你蛮横。可想而知她妈让我去“救驾”,需要多大的勇气。到后期,我基本对女方已经失望了,所以也常常懒得去顾及很多,人整个精神状态就很颓废,回家就是睡个觉,尽量晚点回早点出门,眼不见心不烦,甚至是不洗脸不洗脚,懒得动弹。

  四、清晨,我默默流下孤独的泪

  与上海老婆相处的5年,是痛苦多于幸福的5年,是压抑的5年,是让自己的青春消逝的5年。有一次她兴致来了,说我们要这样相处一辈子,甚至要我这么说,我沉默!在她再三纠缠下,我说:你的希望并不一定是我的希望!当然,她听了这话,除了一撅嘴,不会有任何的省悟。而我,也无意去打击她或者点醒她,就让她自己再自我沉醉下去!只是有时在她兴致勃勃的时候,我会突然陷入一种深深的孤独。

  结婚两年左右,女方旧房子拆迁,加上我和肚子里的孩子,多分了一套小的,等于是增加2/5。原本我也没想过这个房子产权归谁,因为我想本来就是她们家的,或者说以后就是小孩的,没必要争个是谁的,而且因为分两套房还要再交钱,我也本来就打算拿钱出来交的。但是,当快要分房子的时候,有一次她很郑重地告诉我,说房子要写在她名下。她是个在人情世故上不够机灵的人,我看她的表情,就说明她心里藏着事,我就特意问她,为什么要写她的名字。她讲不出个一二三,最后竞然说的理由是她从来没有名下的财产。我狂晕,事后七套八套,她说是她家里人对我有担心,当然最后还给我一个理由是因为我不是上海户口不能写我的名字。什么理由并不重要,她的表情已经说明了,在她心目中她并没有将我当作一家人。

  这事发生后,我后来慢慢将我交给他存的现金、股票,都逐步收回了,因为我觉得太恐怖了,天天和你睡在一块,你全部信赖她将家底交给她的人,居然心里算着自己的小算盘。我其实以前反对夫妻间分帐,因为这样其实就没一家人的感觉了,所以结婚后我就自然将这些财产交给她了。但是,她的小算盘表明,她并没有将我看做一家人,甚至像她开玩笑说的那样:她的是她的,我的也应是她的。同床而异梦,让我陷入深深的孤独感!

  有一次在我生意场上忙碌完,回来她不仅不体谅我的辛苦,还在埋怨我这么晚回来没陪她,然后跟我无休止地使出上海女人的“作”劲,我一夜无眠。清晨,当晨曦从窗缝里射进,我知道我昨日的艰辛,和昨晚的疲惫,无法与身旁这个人诉说,而我可以诉说的人又在哪里呢?几滴泪慢慢从我眼角滑下……当她看到我的样子,不屑甚至鄙夷,让我陷入绝望甚至恐惧,人与人这么近,心与心却会这么远。我突然间嚎啕大哭!她走出卧室,门缝里传进来一句从牙齿间死命挤出的话:神经病!

  近来的两次大的争吵,让我下定决心要结束这段不堪的日子。去年底,女方开始在学驾照,从学驾照开始,就在给我吹风要买车了。因为女方是小学教师,工资收入有限,买车的大任,肯定是落到我的头上。因为公司刚起步,经营还很不稳定,买车时机不当,我的想法是过段时间再买,等公司更稳定了,可以买辆好点的,公司和私家兼用,我就给她多次解释。解释时,她似乎能听得进去,但是不久又会开始吵。最后升级到每天唠叨,逮着机会就说买车的事。我烦到最后说,如果再谈买车的事,我就生气了。当然,我的这种要挟无效,她依旧还是有机会嚷嚷着买车。一天周六,由于一直工作很忙很累,又由于头天谈买车的事让我已经烦得不行了,我很疲惫。她连哄带骗要我上街,上街前我就叮嘱不能谈买车的事,她上街之后就要去看车。我很生气,不希望谈好的事到了上街后再争执,她开始使出她的小姐脾气,非看不可,我只有打车回家了。又一个美好的周末不欢而散!

  此事到此为止,还没有完,还没有达到让人愤怒的顶点。由于她的“作”,并且毫无悔意,似乎我不支持她买车像十恶不赦似的,连续一周,她都冷脸相对,我都心情坏到极点。一天晚上刚睡下,她像说梦话似的唠叨一些买车有关的事,然后表情糊里糊涂的。大家不要笑,认为这事还会有?真的会有,我认为她对物质的追求是有“心瘾”的人,想要的东西没有要到,会着了魔似的,这也是我很恐惧她的原因之一。以前她想买Kitty复读机、买PSP游戏机,都出现过类似症状。对物质的追求到了这种地步,也算是无人企及的高境界了。

  我在房间里安抚她很长时间了,她表情有点安静了。我看可能她因为太想买车而没有得逞,精神受了点影响,就去旁边房间找她妈,告诉她妈可能她精神有点糊涂,让她妈去看看。我为了避免她妈误解,在说她精神有点问题之前,还说了很多前面的台词,诸如什么精神问题很正常,就像感冒似的,是人在日常生活中受到了事物影响,就像受病毒影响会感冒一样。她妈表情愤然,说不可能,就是不去,说我瞎讲,说我没事找事。我即气又怒,眼泪都出来了,大声说:她精神没问题,那就是我精神有问题!不久,她自己从房间走出来,摔倒在客厅里,不知是真摔还是摔给大家看,反正我让她躺一会很快她也站起来了。

  因为这样的事情发生,让我对她的“作”劲已经无可忍受,更因为出了这事后,她妈却在指责我没事找事,说她目前的状况是我造成的,我的愤怒达到了极点。争吵的结果是,她舅舅半夜跑来调解,她舅舅各打50大板,当然又要说到我的不是,说我脾气不好,这不好那不好,甚至要我改、要我认错。让我搞笑的就是,他们在指责我的时候,为什么不去想想,每次争吵的原因是什么?没有争吵的原因,就不是没有争吵了吗,我的脾气就不是好了吗?!遇到这样的情况,我每次都是说,我说一百遍我错都行,但是,能解决问题吗?能不再争吵了吗?。我真是无颜,居然娶了这样的老婆!当然,她舅舅总体还是明智的,甚至当她妈跳起来指责我的时候,用东西去砸她妈让她闭嘴。

  她父母给她护短,是造成我们矛盾升级的根源之一。因为争吵是为了辩明是非,以解决问题,而她父母在争吵时总要指责我的不是,甚至于每次争吵激烈后,她父母都要竭尽全力坦护她。因此,当我们有争吵时,她总是指出我的不对,甚至认为她犯了错误我在教育她,这教育本身就是不应该的。这样,无法让她独立思考和反省,更不会去改正。

  最后让我下定决心跟她离婚,还是因为车的事。因为她爸单位里有购车补贴,最后我还是买了这车,除了购车补贴外,另一半的钱我付了。

  车买来后,她情绪开始稳定了,争吵也少了,对我也开始好点了,还经常到单位里来接我下班,我也慢慢有点心软,觉得必竟是娶进门的媳妇,好歹都得过着,即然要过着,哪怕是自欺欺人,也得过得好点呗。想到这里,我常常想起傅彪演得青衣中面对“作”女的男主人公形象,想起傅彪的性格可能和男主人公相近,所以才演得这么传神,想起人们都说忍辱负重的人容易生病,可能这也与傅彪的早逝不无关系。哎,男人到了这个年龄这个地步,能忍就忍吧,而且还要忍得心甘情愿!

  我现在单位用车采取的私车制,即公司重要人员都自己购车,用于公务。我自己买了车之后,偶尔就会用车,因为我不会开车,用车时常常由我同事开。开始几回还好,后来她就很不情愿了,说是擦了碰了的,唠唠叨叨。其实同事开车,也不会有意毁车,只是自己无意而已,天天在一起的同事,就算车有点什么事,也不能去追究别人,何况还可以保险赔付,事实也没出过什么大事。再到后来,我再用车就用不到了,无奈我只能去借人的车用,脸上真的无光啊。

  最近一次算是好说歹说,总算在她的嘟嘟嚷嚷声中又用了一回车,车交回后晚上打电话给我,说要来接我,我说算了吧、别客气、手上工作还没忙完,我做完工作后自己慢慢走回家(我办公室离住处步行约40分钟),她说一定要来接我。我对如此厚待受宠若惊,就放下了手上加班赶做的工作。她跟我在一起经常就会给我闹些事让我生气,经常生气导致我做那事都没兴致,像交公差似的。因此,对她温柔体贴的行为,我是不余遗力地配合,以期待夫妻关系有个良好改善。

  哪知接到我之后,她直接将车开进了加油站,态度生硬要我交钱加油,说别人把油全部开完了。自己老婆对自己的恩宠原来是为了要我付加油钱,此事其实放在平时也没什么,女人嘛,小气点、自私点,也能理解,只是此时本来就是我比较烦的时候,前面用车被唠叨还没缓过神,又被她从办公室拉来交钱加油,就直接告诉她没钱。她说,油已加了,我没钱,怎么办?我说,你自己看怎么办!然后她从身上拿出拽得很紧的几张钞票,付款了,继续撅着嘴!呵、、、郁闷啊!我工作那么忙,却被她拽出来加油,就为了这几张钞票。因此我尽量压低自己的愤怒,试图告诉她这样做是不对的,我们生硬地、冷冷地拌着嘴,她态度强硬,甚至恶意嘲讽,我说你再这样的态度我揍你,她依然我行我素,我从副驾驶室反手一巴掌。打完之后,我才发现,其实这个巴掌早该打了,正因为我对她一直太纵容,才一步步导致今天的结果。

  五、离婚了,我无法恨她

  第二次再揍她,是因为拟定离婚协议的时候。可能是她不想离婚,也可能是她想最后多抓住点什么,在离婚协议上过多要求。那天正好喝了点酒,看到她的无理要求我气血上升,找她理论几句,她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让我心生愤怒。如果第一次揍她其实谈不上揍,只是反手一抬,而第二是正照着她脸上一巴掌。其实我清楚,男人是怎么样也不能打自己老婆的,否则就不是男人了。但揍她,是因为我在心底里已经不把她看作是我老婆。女人最庸俗的事就是向男人索取钱财,聪明的女人是让男人心甘情愿为她献上一却,而戆女人总是索取却难以获得。与她的交往,自始至终,都因为钱字吵个不休,而在最后离婚了还是在钱上争论。女人向男人索取钱财,与妓女心态没有两样,只是一个是长期交易,而妓女往往是一次交易。因此,我愤怒地冲她喊:妓女!

  我开始搬自己的箱子,再也不想踏进她们家这个门了,虽然这里是我付房租租住的地方,本应有房客应有的权利,但还是不想再来。想想这事,自己也在嘲讽自己,以前已经有过一回半夜打包离家出走的情况,她们家父母还当作我亲属的面气势凶凶讲了一堆的难听话,可到了最后还是被她连哄带骗又搬回来了,当时的想法是大丈夫能曲能伸、即往不究,现在看来我却是自作自受!

  离家出走后,我租住了一个小旅馆,让我自己非常震撼的是,虽然离家后生活条件很不堪,我却活得很快乐,好像阳光都更灿烂了。有一次我从旅馆房间出来,吹着口哨走在客房中间的长长走廊上,长廊的回音让口哨更加悦耳,我突然蹦出一句话:在大的痛苦面前,小的痛苦就像幸福一样。旅馆单调的生活、狭小的住房、发臭的脏衣服,这些都是我可以忍受的,我不会因为这些而不幸福,只要我离开了她!

  没有离开她时,有时会非常恨她,是恨铁不成钢的恨。如今反而不恨了,觉得她很可怜,有哀其不幸的感觉。自己不知道自己人生观价值观的“病态”,却总以为正常人有病,这话来形容她再合适不过了。那种因为无知所带来的自信,是让人生厌到心生怜悯的。刚交往时,因为她的无知、自大嘲笑我的情况经常发生:以为我乡下人不懂生活,却发现我咖啡比她品得还正;以为我不会唱卡拉,却发现音调比她还准;自己弹着不成调的钢琴嘲笑我不懂音乐,却发现我的吉它比她的钢琴弹得要顺溜;去打乒乓、羽毛球之球告诉我应该如何打球,却发现一上场我球打得比她好多了;去游泳之前告诉我若干游泳知识,却发现一下水我比她游得好多了……人最大不悲哀,是不知道自己的悲哀。

  如今,我一个人租住在一间30平米的小屋,倾力经营着我的生意,回家偶尔做顿自己的辣菜,想怎么吃就怎么吃,不需要看人眼色行事。只是没有了儿子绕膝的天伦之乐,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想自己的儿子是否以后会遇到我的困挠,抑或是就像有点没落和沉沦的非常女气的上海小男生一样,一直到老了,都在落漠之中谈着自己上一辈曾经的辉煌。

  经过自己不幸的婚姻,越来越体味古人对婚姻的定义、对女人的要求,是多么的正确。温柔、善良,是女人最重要的优点,没有这些品质,其他再好也没用。温柔是女人最有杀伤力的武器,而善良是女人乃至人最重要的品质。家庭中,两个人幸福的根本就是举眉齐案、相濡以沫。。将案台举到超过眉毛,表明尊重对方恭敬对方。用自己的唾沫去湿润对方以免干死,是一种伟大的奉献精神。尊重和奉献,是人与人相处的根本,在天天相处的夫妻之间这点更重要。抑或自己三生有幸,能够找到比翼齐飞的伴侣,那更是让人羡慕的。只是要记住,如果要比翼齐飞,首先两人是要同类,否则无法比翼更别谈齐飞了。

  六、不是结尾……

  其实这里谈到上海老婆的很多“蛋白质”(笨蛋、白痴、物质)特征,不单是上海女人具有,很多地方的市井女人都具有,只是上海女人表现的明显一些。我对上海人没有特殊的偏见,所以大家不要拍我砖头,只是觉得上海的环境很安逸,容易让人松懈对自己的要求甚至沉沦;变得对别人要求很多、很物质化,继而变得很自私;上海的优越环境,使上海人具有了较强的自信,继而极有可能变成自大。就像全国各地的城镇人看不起农村人,农村人看不起更偏远的山里人一样,上海人的地域优越感很强,甚至上只角看不起下只角的人,其本质都是人的自我、自大思想作祟,和是否是上海人的关系不大。

  与上海老婆的婚姻结束了,其实又还没有结束,因为儿子在,还得有些往来,而面对儿子无辜的神情,和以后可能会因为家庭的不幸所造成的创伤,我心中深深愧疚。希望看过我文章的男人和女人,你们不要再有这些愧疚。在争吵中的男女,好好想想,你们是不是存在价值观、性格上的本质差别,如果是,要么两人非常清醒,能改则改,当然要朝好的方面改;要么就是尽早离婚,以免扩大创伤面。在幸福中的男女,你们也得多问问自己,为对方你们举案了吗?你们相濡了吗?尊重了对方多少?为对方奉献了多少?其实幸福的道理很简单,而不幸的道理则太高深复杂了。

  做个幸福的人吧,回归传统,回归常识。让女人更温柔些,让男人更宽厚些……

转载请注明:在路上 » 《一 个外地男人与上海老婆的痛苦婚姻》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57 queries in 0.113 seconds, using 18.91MB mem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