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20190717 VPS服务器:Vultr新加坡,WordPress主题:大前端D8,统一介绍入口:关于

《寻找林昭的灵魂》观后记录

有意义 crifan 1190浏览 0评论

《寻找林昭的灵魂》观后记录

其实,有这个视频已很久,由于没有人介绍,所以也就没注意到,没有去看。
最近偶尔有幸,重新看了这视频,才发现,这个世界上,原来真的是有如此坚毅的人,
坚持自己的信念,能达到知行合一的人,也许对别人是一种祸害,但是对自己,未必不是一条支持坚持的道路和选择。

注:这里可以在线看:
http://www.chuanboxue.org/index.php?doc-view-1931.htm

最近微博上一个消息:
@郑渊洁:今年发生在北京一重点小学的真事:班主任要求同学匿名写出对她的感受,并保证不管怎么写她都不会生气。两位同学写了负面的。班主任阅后大怒,叫两人投案自首。全班无人吭声。班主任冷笑着念歌颂她的文章,念完一篇让文主拿走一篇。《风声》般的筛查。最后两负面文的主人暴露,从此噩运开始,生不如死。

这个班主任,说实话,够阴险,够狠毒,够小人。

但是这样的事情,在看了《寻找林昭的灵魂》后,才知道,原来这种事情,早就有历史,而且还是毛亲自做的。
下面是《寻找林昭的灵魂》的部分内容记录:

1956年,国际共产主义大家庭形势骤变,在苏联,赫鲁晓夫做了批判斯大林的秘密报告;在波兰,匈牙利,爆发了知识分子领导的民族运动,而秘密报告,也在中国的知识界悄悄流传,这时的毛对知识分子开始警觉。1957年,针对国内形势的变化,毛在国内,设定了引蛇出洞的方案。
4月27日,中国中央发出关于整风运动的指示,广大群众和爱国人士积极响应,向各级党组织和党员干部提出了大量有益的批评和建议。毛在为中共中央起草的党内指示中说,党报正面文章少登,大字报必须让群众反驳,高等学校组织教授座谈,向党提意见,尽量使右派吐出一些毒素来,等在报上,可以让他们向学生演讲,让学生自由表示态度,最好让反动的教授,讲师,助教以及学生,大吐毒素,畅所欲言,他们是最好的教员。

毛选中写到:有人说这是阴谋,我们说这是阳谋,因为事先告诉了敌人,牛鬼蛇神,只有让他们出笼,才好歼灭他们。总之,这是一场大战,不打胜这一仗,社会主义是建不成的,而且有出匈牙利事件的某些危险。在毛引蛇出洞的阳谋中,北京大学中文系的学生,张元勋,沈泽宜,在5月19号贴出了,用诗写的《是时候了》的大字报,解开了北大五一九运动的序幕。五一九运动之后,仅有8000多人的北大,就有800多人被打成了右派。在1957年开展的反右运动中,全国有55万的知识分子,都被打成了右派,占全国知识分子的十分之一还多。

1960年10月,甘肃天水参与《星火》地下刊物的右派,与当地群众三十多人遭到捕杀,同时,顾雁在上海被捕,判刑十七年,关押二十年;林昭在苏州被捕,林昭的父亲知道女儿被捕后自杀;张春元逃脱,几年后被捕,并枪杀。

【关于大跃进】
一份报纸上的大标题,早稻亩产三万六千公斤。
中国科学院院士张景中,其说到:大跃进初期,粮食是够吃的,但是工作也是很累很累的,但是到了1960年,就开始限量了,没人每月60斤,很快就改为45斤了,到了后来,就不说多少斤了,就说几个量,比方说,一碗粥叫一个量,一个窝头叫一个量。
这个一般病人的特点,一个的话直到死都不发烧,都是温度低,还有个一特点是直到临死之前,胃口都还好,都想吃东西,都是这样子的。
广州青年干部学院教授 刘发清:1960年,我在那个农村,到处都传来死人的消息,中学是在一个很小的县,一个县才四千人,附近就是农村所包围的,晚上可以听见遍地的哭声。

在一本《中国“左”祸》的书中记载到,1959年到1961年,非正常死亡和减少出生的人数,达四千万人左右。

王书姚:当时只想我怎么活命,如何保养自己,如何节约自己的体力,如果充分利用给我们的糠啊菜啊,这些东西,把自己活下去,因为答案已经很清楚了,我早就说过了这句话,早就论证过这个问题,那么现在到了这个程度,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谭蝉雪:现实教育了我们,也是现实把我们推到了这一步,我觉得是这么个情况,这个东西也不是凭空自己产生出来的,对吧?。如果说,开始反右,我跟你讲,那是很简单的,老百姓有这么一个反映,大家聊一聊,结果,哗的一下,我们就都成了右派,成了右派,倒也还问题不大,到了农村以后,我们实际接触看到了农民的生活,农村的情况,说实在的,我们说,现实把我们真正推到了右派,我们觉得我们是真正代表人民的。农村里面干部的那种浮夸,哎,真是没法说。我举个例子,不是经常参观亩产多少多少,放什么卫星,对吧?拍一个照片,也是真的很,看起来庄稼茂盛的很,我们就看到庄稼是怎么来的,连夜把老百姓动员起来,把那些苞谷全部移植到一块地里面,第二天来到以偶,真是茂盛的很,玩了,参观完了以后,就呜呼哀哉。

志愿军排长 黄政:作为人间天堂,鱼米之乡的苏州,结果里弄里面的老头老妈妈,浮肿啊,就吃那个豆渣,酱油汤,这个地方,从来都是养人,生人的天堂地方,现在却饿得没东西吃。1961年冬天,农场每天要我起来抬死人,抬出去埋,每天不是一个两个。有的那个四五十岁小学教师,小学校长,那些知识分子的话,抗不过来啊,抗不过来,倒下就倒下了。
模拟上头安排任务的人说:昨天晚上死的人,那个黄政,今天五个。
五个嘛,我们就要去十个人,十个右派,到那就是把他们自己的被子,包一包,拿个草绳,两个人扎一扎,外面嘛再弄那个麻绳,一个人套在脖子上,一个套在脚上,两个人拿一个大毛竹,就是(用手比划了下)这么粗的毛竹,哼哧哼哧地抬,抬起一路,抬到西直河湖边,西直河,挖个坑,当时就把他埋掉,埋掉的话,有土包包。好一埋掉,老百姓都看好了,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十个二十个三十个四十个。。。等你走掉以后,他把那个才埋下去的人,把他翻出来,翻出来要什么呢,要衣服,要被子,苏北的老百姓穷得连被子都没了。那时候,我们也知道啊,你不是天灾啊,这完全是政策上的失误啊。

【关于林昭的一些】
林昭:长期以来,当然是为了更有利的维护你们的集权统治与愚民政策,也是出于严重的封建唯心思想和盲目的偶像崇拜双重影响下的深刻奴性,你们把毛当做披着洋袍的真命天子,竭尽一切努力,在党内将他加以神化,运用了一切美好辞藻的总汇和正确概念的集合,把他装扮成独一无二的偶像,扶植人们对他的个人迷信。

诚然,我们不必牺牲,不必流血,可是像这样一种自由的生活,到底能不能以血洗的办法,使它在血泊中建立起来呢?中国人的血,历来不是流的太少,而是太多。即使,在中国这么一片深厚的中世纪的遗址上,政治斗争是不是也有可能以一种比较文明的形式进行,而不必诉诸流血呢。

林昭和黄征共同起草了一份中国改革方案,提出了八项主张,然而他们的活动,早有人监视,林昭入狱后,黄征也随后被铺,并判刑十五年。

林昭自称是奉着十字架作战的自由志士,这一点我觉得可能意义更重大,就是她对自由有一个解释,她说自由是一个,完整而不可分割的整体,只要还有人被奴役,生活中就不可能有真实而完满的自由,这是一个至少在中国的近五十年来历史上,这样比较明确的对自由的一个解释,她说除了被奴役者不得自由,即使是奴役他人者,同样也不得自由。她提的这一点,我觉得是非常重要的,她一再反省自己是坚定而幼稚的,她反省自己幼稚的时候,她又开始意识到,就是这个青春激情,是有可能被利用的。所以她由此提出一个命题,她说当我们身处暴政的奴役,我们自身不愿做奴隶的同时,我们自身不能不反抗这个,但是我们不能建立起一个新的形式的奴隶制度。就是,我们反抗压迫,但是我们自身不能建立起一种新的奴役。这一点我觉得非常重大的,非常重要的,因为我们的历史教训,正好出在这里。

 

转载请注明:在路上 » 《寻找林昭的灵魂》观后记录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53 queries in 0.132 seconds, using 18.97MB mem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