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20190717 VPS服务器:Vultr新加坡,WordPress主题:大前端D8,统一介绍入口:关于

深圳成就了一代人,也毁灭了一代人

新闻与社会 crifan 1023浏览 0评论
深圳成就了一代人,也毁灭了一代人
http://www.oeeee.com/a/20070907/493175.html
2007-09-07 08:57:34

这一周,有一张图片在网络里广泛流传:滚滚浓烟中一名儿童正拿着水瓢灭火试图挽救他曾经的家园。镜头里的儿童,应该还不到上学的年纪,他踩在已成废墟的曾经的“家园”上,一瓢水浇在已是灰烬的的残破瓦砾里,泼出的水恰好在照片上画出一个问号,无力而悲切……

这个家园,就是美丽的深圳。放这把火的,不是天灾,不是黑社会,不是流氓,恰恰是一群代表政府公器的执法队员。

2007年8月31日,近千平米的土坡上浓烟滚滚,一些地方仍有暗火燃烧,残破的瓦砾和烧过的家具三五成堆——在深圳宝安区上塘工业区龙塘社区旁的外来人口聚居地,民治街道240多名执法队员完成了一次拆除违章建筑行动,在将七八十名违建住户带到一边后,点火烧掉了近千平方米违章建筑。

放这把火之前的四个月,这个城市还在高调宣扬引以为豪的城市人文精神;

放这把火之前的三个月,这个城市还在高调宣扬建设“中国气派”城市;

放这把火之前的两个月,这个城市还在高调宣扬“先锋城市”;

放这把火的时候,“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推选活动正在进行中,有35个大中城市进入了候选名单,这个城市正在号召大家投票幸福城市;

……

这是怎样一个城市?

这还是曾感召、感动我们,让我们为之付出青春和血汗的城市吗?

这还是我们梦中的家园城市吗?

在天涯,有一个叫马蹄山贫民写的一篇《每个人的华为都在沦陷》,文章里说:

华为曾经是一个高歌猛进的宏伟概念。我曾穿着雪白的衬衣,在一个挥汗如雨的夏日,与一群初出茅庐的年青人,喊着振奋人心的口号。任老板那时候还是个传奇人物,他讲话的风格和经历,都颇得一般员工的敬意。甚至某些洋溢着过分自豪感的员工在逛街时,都舍不得摘掉自己的工卡。周围的同事,也是名校居多,又对技术颇有深意。

……

很遗憾,大多数人都没成为凤凰,包括那位殉身的新宇.胡。如今人们已经知道,我们的年轻和热血在这里只是某些人致富的工具,我们付出的健康和汗水在“陈老师”们的傲慢和说教里沦陷的如此之早泻,革命的事业上我们随时准备被更健康的人替代。

人们对华为的正面感情渐渐消去,无数在私心里的诅咒,浮上天涯论坛。我的研发兄弟姐妹们,仍然在坂田这个偏远的小地方,把他们的音容笑貌藏在无数加班的夜晚里。走的人越来越多,而公司已完全不在乎。华为在人们眼中曾经是代表一个精英角色的意像。而如今这意像已经开始破产,在这继续沦陷的时代,与中国整体拉美化,堕落为世界工厂,竟然同一个节拍。

……

在天涯,《每个人的华为都在沦陷》被长期置顶。华为曾经是现在也是这个城市的骄傲,沦陷的又何止华为?这个城市又何尝不是沦陷的。

在今天,每个人的深圳都在沦陷!

从梦想之城到沦陷之城

深圳本来是一个充满精神和力量的地方。

2007年4月24日,《深圳特区报》上的《深圳城市人文精神解读》这样解读深圳:

深圳,一座有着自己人文梦想的年轻城市。

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这里最先喊出“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空谈误国、实干兴邦”的口号,至今还是那么振聋发聩;这里与生俱来的敢闯敢试、敢为人先、改革创新的城市气质,点燃了一代又一代人的创业、创新激情;这里凝聚的“团结奉献、务实高效、诚信守法、开拓创新”的城市精神,“同在一方热土、共创美好明天”的共同期盼,涵载着一座城市的蓬勃生机与美好憧憬……

让创业者放手创业,让梦想者好梦成真。深圳不仅是一座闻名于世的创新之城,更希望成为万千创业者、梦想者诗意栖居的“心灵居所”。

开拓创新、敢闯敢试、以人为本、宽容包容、关爱互助、求学问道、崇尚卓越……深圳历经20多载所沉淀下来的城市品格、人文精髓和精神气质,正是历史赋予深圳这座新兴城市最重要的一笔财富。

的确,在过去20年里,深圳是一个有魅力的城市。过去27年来,深圳以其独特魅力感召、吸引无数人投奔这个城市。

作为一个梦开始的地方,20多年来,千百万年轻人为了一个梦想,满怀激情投奔深圳,他们在深圳打拼、生存,用自己的青春写下了这座城市的历史。

仔细发掘,会发现,深圳奇迹的真正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在深圳这个城市,能让即使身处社会底层的人有实现自己人生梦想的机会!当人们心怀梦想、豪情万丈、大欲一展宏图的时候,他会首选深圳。

深圳是一个充满梦想的城市,更是一个充满希望的城市。有人就说,深圳是最象美国的城市。短暂的历史,繁荣的商业和创富传奇,这个年轻的移民城市诞生了和美国一样的创业梦想和财富榜样。

27年前,因为不满足于过去的生活方式,他们胸怀梦想,从五湖四海汇聚到深圳这片热土,开始他们的创业之旅。

27年过去了,带着梦想来到深圳的他们有幸率先经受现代商业文明的洗礼。昔日梦想的种子,如今已经长成财富的参天大树。他们以各自的业绩,共同成就了深圳奇迹的辉煌。

这个城市,在2006年胡润富豪榜上的400位中国富豪中占据31席;

这个城市,有一大批闻名全国乃至世界的企业:华为、中兴、中集、平安、华侨城、招行、康佳、创维、万科、金地、金蝶、金证、科兴、海王、比亚迪、长园、安科、迈瑞……

在这里,有一大批全国甚至全世界都叫得响的企业家:袁庚、任正非、侯为贵、马蔚华、马明哲、王石、王之、邓国顺、马化滕、张思民、王传福……

而他们的开始,都是一个梦想……

深圳就是这样一个梦开始的地方。

从第一代移民的开拓到21世纪初的海归、高科技人才的进取,每个人都来到这块神奇的土地寻找自己心中的梦想。

袁庚来了,他想筹建蛇口工业区,他是深圳的拓荒牛,他要亲手播种一块试验田。袁庚行动了,“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这句口号在全国引起轰动,由此也让人们有了深圳速度的概念。蛇口启动了,袁庚拉来了更多的寻梦者,他说“我是个冒险家,为了蛇口的改革,我从全国各地罗致了一批小冒险家。”蛇口成功了,袁庚圆了心中的梦。

王石在广州坐不住了,为了心中的梦想,1983年他从广州辞去公职来到深圳,那年他33岁,来深圳一切从零开始,货场搬运、鸡料推销、司机、出纳,卖饲料,做地产,组建万科,付出总会有回报,当年王石就是如此激励自己一步步靠近心中的梦想。

深圳沸腾的局面,让任正非感到心动,他比王石晚了两三年来到深圳,但同样也是八十年代到深圳的,当时他四十多岁。替人做代理、结果让人一脚踹了的任正非,用两万元的全部家当投入研发,创办了华为。不甘心“200人辛苦一天,赚钱却不如修鞋匠”的侯为贵孤注一掷,用来料加工攒下的全部血汗钱,开始了中兴的创业;今天,“中”“华”成为全球通讯行业的两朵“金花”。

在赛格、华强等人山人海的市场内,一米长的柜台背后,连着全球产业链,每天流动的资金上千万元,天南海北的年轻人在这里摸爬滚打,实现当老板的梦想。新天下集团董事长吴海军就是从站柜台做起,最终成为国内电脑巨头之一,演绎了一曲敢闯创富的神话。

海王集团总裁张思民也是如此,1988年11月,他怀揣美丽的梦想,携妻离开了首都北京,离开了刚刚营造好的小家,那年他26岁。

1990年,徐少春与女友一起南下深圳,开始了希望之旅。1991年,徐少春向岳父借了5000元买了一台286电脑开始创业,他给自己输入的创业“程序”是:只能进,不能退,坚持就是胜利。

2005年底,年仅34岁的马化腾被美国《时代》周刊和CNN评为“2004全球最具影响力商界人士”,还获得了中国香港第四届紫荆花杯杰出企业家奖。

……

袁庚、王石、徐少春、马化腾……他们的成功皆是因为一个梦想,深圳这个梦想之城帮助他们从外乡人成就了他们的梦想。

但是,当时光走到今天,深圳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朴素,让人豪情万丈的深圳,再也承载不起那些梦想了。无论是王石、徐少春还是马化腾,他们的成功都至少是10年前了,最近5年,深圳没有再诞生象他们一样的草根英雄。

有一位书评家在对比2000年前秦国的强盛和今天的美国这样评说,秦国的强大是李斯让秦国人有一个实现自己理想的秦国梦,美国的强大则是对无数拥有美国梦的移民的包容。

深圳过去的成就也是一个个深圳梦组成的。但到今天,我们所看到的成功都是10年前闯深圳人的成功,我们再也看不到这10年新深圳人的骄傲。有的只是压力、烦躁和不安。当全国范围内无数的80后财富英雄崛起的时候,这个城市已经看不到35岁以下年轻人的奇迹了。我们似乎已经看不到这个城市还能容许你有什么样的梦想了,有的只是沦陷。

历数过去一年,这个城市留给外界的印象:

这个城市的人民法院先后5名法官被“双规”或逮捕,其中包括1名副院长、3名庭长、1名已退休的老法官,卷入调查的多达数十人;

这个城市的人民医院刚爆出“天价医疗”,又出现一天竟按25小时甚至27小时收费,还存在分解收费、随意会诊、高额回扣等问题;

这个城市的一个区公安分局召开大规模的打击整治涉黄违法犯罪公开处理大会,区主要官员及公安分局负责人齐集大会上,把拘捕的其中五十八男四十二女疑犯拉出来公开示众,当中十名港人嫖客亦不能幸免,被安排分成两批站在会场正中央,官员先用三十分钟公开宣布对疑犯的处理措施。当深圳警方押着她们游走巡街时,那层薄薄的面罩遮不住她们那张充满悲情、悔恨、羞辱的复杂的脸,此时的她们虽然从黑暗恍惚的灯光下走进白天,却看不到一丝光明,甚至比黑暗更值得逃避。

这个到处是丰胸广告的城市一家医院殴打香港记者,副院长提着棍棒亲自上阵,打人者第二天改称自己是病人……

这个城市的城管联动执法大队在街道执法时,被街道办城管执法队30多人殴打,并当街将他们的裤子扒下,露出五颜六色底裤;

这个城市的劳动保障局因为不作为,被上访讨薪的民工摘了牌子;

1岁零9个月的小龙圳生在深圳,并把“深圳”取进自己的名字。然而,一根不锈钢管插入调皮龙圳的屁股时,父母抱着他花费了8个小时,辗转完深圳五家知名大医院,在深圳结束了他刚开始的生命。他很疼,可是他一直没有哭,而是一路给妈妈唱着歌离开这个世界的。7月4日在深圳五家大医院奔波求医的经历,给小龙圳一家烙下太多辛酸、悲痛、无奈、无助、无辜……诸多复杂的感情。

不知道在天堂的小龙圳会不会说,我来过深圳,我很乖!

……

为什么一个梦想之城今天会成为这样一番形象?

这10年,这个城市发生了什么改变?

这个城市自身在堕落,在沦陷,不思进取。

这个城市的人在压力和迷茫中,失去方向,沦陷在水泥森林里。

从先锋之城到压力之城

7月18日下午,年仅26岁的华为员工张锐,在深圳梅林某小区的楼道内自缢身亡。

进入华为只有60多天的他,生前曾多次向亲人表示工作压力太大,并两度想要辞职,为此父亲两度来深看望劝说。

在父亲第二次来到深圳时,张锐选择了以这种方式与亲人告别,没留下一句话,身后只有因上大学欠下的5万多元债务。

对于父母来说,张锐是上天给他们迟来的“礼物”——张锐出生的那一年,父亲已经37岁,母亲29岁。他离开的时候,父母都已经白发苍苍。

张锐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只是最近的一个。

张锐只是缩影,他被关注也只是因为他背后的华为

奥一网发起讨论的深圳“先锋vs先疯”话题愈演愈烈。《南都周刊》生活NO.144期的封面话题就为“深圳抑郁症”。房价高涨让人焦虑异常;工作压力让人喘不过气;缺乏归属让人心灵空虚;治安问题让人神经衰弱;价值单一让人渴望逃离;情感纠纷让人沮丧无比。——深圳这个城市的一些现实生活。

不可否认,深圳曾经是中国的先锋城市,正是这个先锋,吸引了无数热血青年投奔深圳。而同样不可否认的是,今天的深圳,已经和过去的先锋不一样了。

数据显示,深圳每年的自杀人数已经是交通死亡人数2倍。而自杀的多数原因就是抑郁。一个人的自杀可能是个体的缘故,许多人的轻生无疑是要从社会找原因。

深圳曾经是中国城市发展的典型样本,它集纳了诸多地方走向城市化的特征,如今,深圳也是滋生抑郁的典型场所,其抑郁模式,也将会在诸多的城市和城市新移民中间发生。

深圳房价的疯狂,举世瞩目。从2003年的每平方米5000元到了2005年年底上涨到10000元,再到2007年年中深圳中心区的房屋均价突破每平方米20000元,短短4年,翻了两番。尤其是今年以来,房价涨幅更呈加速之势,半年时间暴涨超七成,高档的楼盘已超过九成!据说,深圳房价增长率与GDP增长率之比已经达到2.68,超过了2.0的泡沫预警线!

在一本叫《天堂往左,深圳往右》的畅销小说里,作者描述了一批来深圳创业的年轻人的奋斗历程,在书的最后,主人公们几乎都拥有了阴暗的心理特质,疏离、焦虑、空虚、冷漠、绝望,乃至心态扭曲,直看得人毛骨悚然,怎么也和深圳亲切、热情的天气,湛蓝的天空联系不起来。然而等你矗立深圳街头,面对呼啸而过的一辆辆奔驰、宝马,目力之所极皆是“私家花园,闲人勿扰”的牌匾,你将不得不承认书中刻画的正是许多深圳人真实心态的写照,尽管是以一种极端的形式表达出来。

从创新之城到权贵之城

在官方的深圳人文精神描述里,“敢闯”与“创新”是凝固在雕塑里的一个城市的精神。

深圳有一座著名的雕塑,叫做“孺子牛”,那是一头勇猛的奔牛,将身体拉成了一张弓,体现着一种勇往直前的力量。

在深圳博物馆广场,一尊名叫《闯》的雕塑,一个体魄健硕的青年,张开粗壮的双臂,打破了框框,打开一片新天地。象征深圳在改革开放大潮中的敢闯精神,至今仍是深圳城市精神的象征性符号。

“敢闯”、“创新”,这是凝固在雕塑里的一个城市的精神,这是深刻入一个城市的人文性格。“敢闯”为深圳代言,“创新”作为超越的力量,是深圳最激越的人文精神。

深圳因“敢闯”“创新”而生,深圳人为“敢闯”“创新”而来,这座城市也因此集中了最丰富的具有这样性格的人群。过江猛龙,开山力士,以“闯”为剑,以“新”为犁,一群人的性格塑造了一个城市的性格,一群人的气质造就了一个城市的气质。敢闯与创新,已经成为一个城市的自觉。

在深圳,这种以创业为核心的移民文化、价值取向和思维方式,形成了鼓励创新、冒险,求新、求异,缺少束缚、容忍失败等观念,将直接促成一座商业繁荣城市所不可或缺的两大元素“创新”、“创业”。

20多年来,无数怀着不同的梦想的人从全国的四面八方涌向深圳,深圳梦照耀他们前行。他们不安于现状、敢于冒险,期待一种全新的活法。他们渴望生存、发展、出人头地,于是,他们不断地大胆冒险,在这种闯荡中,一个个故事被书写,构成今日的深圳传奇。

过去近20年来,千百万年轻人因为深圳的感召,满怀激情投奔深圳,他们在深圳打拼、生存,用自己的青春写下了这座城市的历史。

而到今天,除了官方高喊自主创新,再没有人说深圳是一个“创新”和“敢闯”的城市了。

富裕起来的深圳早已是一个内地化的城市,不再是当年意气风发的深圳。深圳已经是一个彻底的权贵之城。深圳把1400万人口的财政贡献全部集中在两三百万户籍人口身上,把2000平方公司的资源集中投在300平方公司的所谓特区内,形成一个所谓存在即合理的二元城市结构。而当没有被阳光普照的那部分人发出一些牢骚时又被说成是妖魔化深圳,抹黑了深圳形象。

在深圳,享乐主义滋长,失去了先前拼搏抗争的勇气和奋发向上的进取精神。庞大的公务员体系是深圳最富裕、最安乐的阶层,也成为这个城市创新、发展的最大阻力。为了保障自己的既有利益,不惜牺牲公众利益。

这个城市的每一个公开招考的公务员职位都是为某人量身定做的,深圳的一个新成立的局级机构需要15个人的编制但却会收到数十张要求安排某人的条子。

这个城市除了被讲了10年的华为中兴已经越来越少能说出去的典型,只有地产商和做假冒伪劣的商人暴富。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深圳早已失去闯的机会,如今的这个时期闯深圳的人,只是在错误的时间选择了错误的地点。在那些成千上万的打工仔面前,机会的大门只留下一条狭小的缝,你只有站在长长的队列后面耐心地等待,捱到门前时再削尖脑袋拼命往里钻,淘汰出局的人又再次站到队列后面去等待第二次,第三次……这一等少则一月两月,多则一年两年。

深圳的人才危机正在慢慢呈现。持续高烧的深圳房价,已经渐渐褪去深圳头顶上的种种诱人光环,令人望而却步。深圳已经不再是大学生就业的首选城市,即使不说北京、上海,一些中等发达城市,如宁波、苏州,受欢迎程度也超过了深圳。不仅如此,许多不堪高房价压榨的普通深圳市民,尤其是大量新近进入深圳打拼的有知识的年轻白领,也已开始有计划地撤离深圳。而那些既得利益群体更愿意留在深圳坐享其成,形成了“劣币驱逐良币”的态势。长此以往,作为一个靠移民的艰苦奋斗建设起来的现代化大都市,新鲜血液停止输送甚至倒流,只会导致扼杀深圳赖以生存的竞争力。

除了高昂的成本、冷漠的城市、粗暴的管理和一群躺在过去成绩和荣耀上的二世祖,深圳还拿什么谈创新?

从移民之城到排外之城

27年来,深圳作为一座以强大包容性为主要特征的城市,各种文化和文明在这里撞击出智慧、财富的火花,结晶成其他城市无法比拟的优越,共同推动着深圳城市的飞跃。

深圳是一个一夜之间从海底崛起的城市。她曾激发了整整一代人的希望和梦想,也为底层社会的久困英雄提供了一块自我施展的“阳光地带”。

今天,深圳早已步入了她的中年期,深圳开始心胸变得狭窄,放弃了兼容并蓄的美德,不再愿意接纳四方豪杰,尽管她的主人早期也是一个外来人。

于是,一个滑稽的现象是,这个以包容而著称的移民城市开始越来越成一个排外的城市。

深圳的普通市民,特别是那些没有资格拥有深圳户口的外来打工者,他们来自五湖四海,在失去乡土文化规范、保护的同时,来自富裕阶层的歧视加深了彼此的文化隔膜,他们要比其他城市的人群感受到更强烈的相对剥夺感和挫折感。在深圳,炫富行为无处不在,肆无忌惮,同时,仇富的情绪也在各个角落暗暗滋长。在深圳,你能更深刻地感受到金钱的万能和自身的渺小。

深圳是一个靠百万外来工建设起来的城市,外来工就是这个城市的拓荒牛,在农村,农户养牛用于耕种,牛老了善良的人家是不会杀了的,会养他们到老的。而在这里,牛老了,就被无情地抛弃。

早在深圳建设的初期,南下的深圳建设者——农民工兄弟来深圳之后,迅速成为深圳建设的主力军,勤劳朴实的农民工兄弟创造了举世闻名的“深圳速度”。然而,今天当深圳倡导先锋城市的时候,这些深圳的建设者们,却还在为能不能在深圳站稳脚跟发愁!除了极少数精英凭借自身特殊的条件或者艰苦卓绝的努力成功地在深圳站稳脚跟之外,大部分农民工都成为这个城市的匆匆过客:自身无法获得进一步的发展,残酷的户籍制度也打碎了代际流动的希望,留给农民工的出路只有一条:带着一身的伤病回到家乡。他们用自己的青春和血汗在这个城市交的社保因为不满15年不得不贡献给那些有深圳户籍的人去享用。

深圳经济发展始终难以摆脱对工人身体剩余价值的压榨,诸多企业甚至陷入了“重扩张轻人本”的经营怪圈。“血汗工厂”对工人压榨式的剥削,“黑工厂”的坑蒙拐骗,“摘牌讨薪”和“老板潜逃”等等怪事频繁发生。

所以,在民治大火之后,对于房屋被烧后居住者们的安置问题,民治街道张姓负责人表示,此次执法行动的程序符合法律规范,居住者属于流动人口,户口并没有落在街道,所以虽然当时已留下了联系方式,但街道并没有义务去负责他们的生活起居。

9月开始,盐田区开始了居住证的试点,据说是一种新的人文关怀,但是当我看到里面的条款居然有失业一个月以上就要离开深圳的字样,谁能保证自己哪天失业后能在一个月内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再就业。“居住证”制度,从此证细节上看,其实是想逼走工作不稳定或者自由职业的人。而这些人恰恰是深圳的活力所在。更寒心的是深圳市公安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申少保的说法:如果一直找不到工作,就应该离开深圳,因为没有正当收入来源,他在深的生活、安全等各方面都可能有问题;没有居住证,在深圳就属于一种非法滞留状态,要严格管理。

这个城市就真的傲慢到连一个月的耐心都没有了?

谁的左手沦为祭奠,孱弱到绝美的花败,

右手苍老离索,瞳灰落日,沉默空城。

拇指间的霎那,无名指上空巢。盛宴曾经的我们,

无理钟情一场。

往左脸跳跃,成无恙的苍白,绯红色羁绊,

往右脸蹒跚,无端夭折,寂寞苍老,

忘却烟雨平生,盛世轮回,往来萧瑟,疼痛无关。

只剩离殇。

这是《每个人的华为都在沦陷》里的结尾,这个城市对我们何尝又不是只剩离殇?

马蹄山贫民说:有一种沦陷是你不能抵御的,你也无法确切的知道忍受和抗拒究竟哪一种才是理性的抉策。

深圳,今天开始在你我的心里沦陷!

10年前,我路过笋岗东路尽头,现在的中信星光名庭,当时还是一个烂尾的“雅庭院”,我常常被它的广告所吸引“每个人都有两个民族,一个就是法兰西!”我甚至曾篡改富兰克林这句名言“每个人都有两个故乡,一个就是深圳”。

4年前,还是在笋岗东路,有一个巨大的广告牌,写着一句话:这个城市不是我们的故乡,却有我们的主场。我也一度被这句话所触动。

今天,我已经失去将深圳视为故乡和主场的勇气,因为无论我们怎么爱它,这个城市也从来没爱过那些热爱他的人。人不可能会去爱一个剥夺和侵占包括你的利益的自私贪婪的城市。

到这里,我也忽然觉得马蹄山贫民的《每个人的华为都在沦陷》其实说的就是深圳,就再用它做个结尾吧:

深圳曾经是一个高歌猛进的宏伟概念。我们曾穿着雪白的衬衣,在一个挥汗如雨的夏日,与一群初出茅庐的年青人,喊着振奋人心的口号。深圳那时候还是个传奇城市,他的激情和包容,吸引了无数热血青年。

……

很遗憾,在这个城市,大多数人都没成为凤凰。如今我们已经知道,我们的年轻和热血在这里只是某些人致富的工具,我们付出的健康和汗水在这个城市的傲慢和说教里沦陷的如此之早泻,革命的事业上我们随时准备被更健康的人替代。

人们对深圳的正面感情渐渐消去,无数在私心里的诅咒,浮上论坛。我的兄弟姐妹们,仍然在深圳这个遥远的异乡,把他们的音容笑貌藏在无数加班的夜晚里。走的人越来越多,而深圳已完全不在乎。深圳在人们眼中曾经是代表一个精英城市的意像。而如今这意像已经开始破产,在这继续沦陷的时代,与深圳整体东莞化,堕落为权贵与黑暗,竟然同一个节拍。

编辑:不悔

转载请注明:在路上 » 深圳成就了一代人,也毁灭了一代人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网友最新评论 (2)

  1. 伤心无语
    aaa13年前 (2007-09-14)回复
  2. 政府应包容他们,来深圳创业越来越不容易,就给他们一个窝,没有这些人深圳怎能创造奇迹!
    mike21813年前 (2007-09-13)回复
71 queries in 0.086 seconds, using 18.82MB mem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