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20190717 VPS服务器:Vultr新加坡,WordPress主题:大前端D8,统一介绍入口:关于

【转】韩寒《1988》中的历史与社会密码

值得看的东东 crifan 902浏览 0评论

【转】韩寒《1988》中的历史与社会密码

      

      这是我第一次读韩寒的小说。

同样是八零后,当年韩寒借新概念作文大赛开始走红,并退学、出书、赛车、过上潇洒自在的生活之时,我还是一个对未来无限茫然的中学生,还正在安徽某小县城的中学教室里,苦苦的演算着至今从没派上过用场、而且在可预见的将来也不可能派上用场的动摩擦力与静摩擦力转换公式、闭合电路的欧姆定律等等。当年看过他的作文,那时并没觉得好在哪,只是近年来他的不少博文,都让我印象颇深。他那伊索寓言式的深度幽默,极大限度的发挥了汉语的独特魅力,并总是能将当今社会多数人心知肚明却不好直说的“昏暗”,生动形象的揶揄一翻,令人读之畅快淋漓。

以前我总以为他的小说都写是给那些少男少女们看的所谓青春文学。今天一口气读完了韩寒的小说新作《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之后,改变了我一直以来的刻板印象。《1988》以一个并不新颖的“马路文学”故事为主线,但其间不乏历史与社会的密码以及猛烈而智慧的讽刺。“韩寒式幽默”的光芒与锋芒也总是不经意间闪露出来,这正是此小说的最大亮点。总之,当今社会之百态在这部小说中几乎应有尽有,并以一种看似漫不经心的方式呈现出来,让人思绪万千,更简单的说,这部小说中“喜感”与“辛酸”并驾齐驱。读到小说结尾,感到有一丝悲伤,但是读小说的过程中,任何关注社会的人一定都会联想到的这个病的不轻的时代。

这里顺便摘录小说的几个片段,并配上“密码解读”。当然,我的解读只是“中学语文课本式的解读”,纯属“妄想”而已。另外也要补充一句,欲阅读完整小说,请自行购买并支持正版。

女服务员面无表情道,身份证。 我说,身份证我没带。 她终于有了一点表情,看了我一眼,说,驾照带没带? 我说,驾照我也没带。我就住一天。 她说,不行,我们这里都是公安局联网的,你一定要出示一个证件。你身边有什么证件? 我掏了全身的口袋,只掏出来一张行驶证。我很没有底气地问道,行驶证行么。 不想姑娘非常爽快地答应了。我生怕她反悔,连忙将 1988 的行驶证塞到她手里。她居然将 1988 的发动机号天衣无缝地填在了证件号一栏里,

【密码解读】身份证制度

我醒来的时候是在乡卫生院。旁边放了一张报纸——《乡的风貌》 , 《乡的风貌》是我们亭新乡文化站办的报纸。在《乡的风貌》第四版上,赫然写着《亭新乡小学一学生爬上旗杆,全校师生团结抢险》 ,报纸上的题记写道:本报讯:一位五年级四班的同学在昨天不小心爬上了中心小学的旗杆,无法下来,全校师生积极组织抢险工作,共动用垫子三十六个,书包一千余只,成功地挽救了该小学生的生命。小学生获救后反复说,谢谢老师。 报纸还配了一张照片,照片上的我爬在玉树上临风。我看了看照片的署名,妈的居然是我的同学,他是摄影组的人,原来我爬在旗杆上的时候,他们摄影组正在以我为题材进行创作,难道是我很好对焦吗?

【密码解读】假新闻

不要以为这只是一场肤浅的自驾游,不要以为我是无根的漂泊,我的根深深地扎在这片土地上, 我一度以为自己是种子,被这季风吹来吹去,但是我终于意识到,我不是种子,我就是连着根的植物,至于我是一棵什么样的植物,我看不到我自己,那得问其他的植物,至于我为什么一直在换地方,因为我以为我扎在泥土里,但其实我扎在了流沙中。 这么多年来,一直是我脚下的流沙裹着我四处漂泊,它也不淹没我,它只是时不时提醒我,你没有别的选择,否则你就被风吹走了。我就这么浑浑噩噩地度过了我所有热血的岁月,被裹到东,被裹到西,连我曾经所鄙视的种子都不如。 一直到一周以前,我对流沙说,让风把我吹走吧。流沙说,你没了根,马上就死。 我说,我存够了水,能活一阵子。 流沙说,但是风会把你无休止的留在空中,你就脱水了。 我说,我还有雨水。 流沙说,雨水要流到大地上,才能够积蓄成水塘,它在空中的时候,只是一个装饰品。 我说,我会掉到水塘里的。 流沙说,那你就淹死了。 我说,让我试试吧。 流沙说,我把你拱到小沙丘上,你低头看看,多少像你这样的植物,都是依附着我们。 我说,有种你就把我抬得更高一点,让我看看普天下所有的植物,是不是都是像我们这样生活着。流沙说,你怎么能反抗我。我要吞没你。我说,那我就让西风带走我。于是我毅然往上一挣扎,其实也没有费力。我离开了流沙,往脚底下一看,操,原来我不是一个植物,我是一只动物,这帮孙子骗了我二十多年。作为一个有脚的动物,我终于可以决定我的去向。我回头看了流沙一眼,流沙说,你走吧,别告诉别的植物其实他们是动物。

【密码解读】宣传与洗脑

娜娜拨了号过去,也许断线了,她又转身寻找了一下信号,继续拨过去,还是响了一声就断了。娜娜开了免提,问我,你看,这是什么情况? 我说,我知道,以前我的女人躲我的时候就这样,响一下就是忙音,他把你拖到防火墙里了。 娜娜问,什么墙。 我说,他把你的手机号码放在黑名单里了。 娜娜说,哦。 我抚了抚她的头发,说,不要紧。娜娜骂道,这个乌龟王八蛋,一本正经的一个人,戴个眼镜斯斯文文,说他怎么事业有成,说做男人最主要的是负责任,一有事找上去就了。我想安慰娜娜几句, 结果变成了为这个男人开脱,我说,娜娜,你也没说是什么问题,说不定那个男的就是不想再出来玩了,你给他发个短信,黑名单里的短信万一哪天他看到了呢。 娜娜说,嗯,你真热心,什么都懂。 我说,我就懂这个,因为我以前女朋友屏蔽了我以后,我就给她发短信来着,她能看得见。

【密码解读】网络长城与翻墙

丁丁哥哥在春天收拾好所有的行囊,握着一张火车票向我告别。 我说,丁丁哥哥,你要去南方还是要去北方啊。丁丁哥哥说,我要去北方。 我说,哇,带我一起去吧。 丁丁哥哥说,不行,你太小了。 我说,我坐火车不用钱的。 丁丁哥哥说,不行,你太大了。 我说,丁丁哥哥,你去做什么啊? 丁丁哥哥说,我去和他们谈谈。 我说,你和谁谈谈啊? 丁丁哥哥唇边露出微笑,急切地说,这个世界。我说,哇噢。 如果丁丁哥哥还活着,现在应该是 38 岁?39 岁?40 岁?我已经迷糊了。

【密码解读】 21年前春夏之交的事

我就把她弄得漂漂亮亮的,去好的学校念书,从小学弹钢琴,嫁的一定要好,我见的人多了,我可会看人了,我一定要帮她好好把关。如果是个男的,我就送他出国,远了美国法国什么的送不起,送去邻国念书还是可以的,比如朝鲜什么的。 我不禁异样地看了她一眼。 女孩子在构想未来的时候总是特别欢畅,娜娜始终不肯停下,说道,到时候,他从朝鲜深造回来,学习到了很多国外先进的知识,到国内应该也能找个好工作,估计还能做个公务员,如果当个什么官什么的就太好了,不知道朝鲜的大学好不好,朝鲜留学回来当公务员的话对口不对口……

我情不自禁地插了一句,对口。

【密码解读】“通往朝鲜的路是每个沉默的人铺就的。”

路过了几个路口以后,在一大片空地上,我看见了一座皇宫似的建筑,我情不自禁地哇哦了一声,开近一看,是法院,射灯都将国徽照得熠熠生辉。在法院的旁边还有一个庞大的阴影, 我远看没有发现那里还有一个建筑, 开近才发现那是比法院大十倍以上的建筑,只有门卫的小灯亮着。这座建筑挡住了月光,把法院大楼的一角淹没在阴影里。自然,那是人民政府的大楼。我沿着国道开了许久, 这是第一次看见夜晚不亮灯的政府,让我对这个城市徒生好感。围绕着政府大楼一圈的射灯就像火炮一样瞄准着它, 我很想知道当华灯都亮起,这该有多壮观。

【密码解读】民主与法治社会

马上有一个男孩喊着说,那我们做不做眼保健操啊,喇叭坏了,喇叭坏了,全校的喇叭都已经坏了。我严肃地说,我们要做到喇叭坏和不坏一个样。他很快从椅子里翻腾出来,依然起哄道,怎么一个样啊。

我一咬牙,说道,我来喊。

全班哗然。

我毅然重复道,同学们,你们要听我的节奏。好,保护视力,眼保健操,开始,闭眼。 整个班级的同学都齐刷刷地闭上了眼睛,我的成就感油然而生。 突然间,有一个女孩于站了起来,说道,你错了。所有同学的眼睛都齐刷刷地睁开了。 我问道,怎么了? 那个女孩子说道,应该是,为革命,保护视力,眼保健操,开始。你漏了三个字,为革命。

班级里的男生大喊道,你是反革命,你是反革命。我脸色大变,在课本和课外书里看到的最可恶的

称呼居然落到了我的头上。我怔在原地。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了自己的名字,在这个学校里,我的名字就叫反革命。他们说,你姓反,你姓反,你是反革命。

【密码解读】 因言获罪

我们三个站得像三叉戟一样端正,唱了一首《娃哈哈》 ,然后就被轰下台了。谈及这不算成功的人生演出,我们认为是主办方对曲目的审查太过于严格。我们当初要求演唱一首小虎队的《爱》 ,但班主任认为,这很不好,你这么点年纪,懂个属,你知道什么叫爱么?你这个年纪,谁允许你们爱的? 当时霹雳虎插了一句,说,那你们还老让我们爱祖国。

由于逻辑正确但政治错误,老师当时就怒了,骂道, 因为我们的祖国是……我们的祖国是……是花园。

好了不要说了, 你们就唱 《娃哈哈》 。 娃哈哈啊蛙哈哈,每个人脸上都笑开了颜,多么喜庆。

【密码解读】 媒体审查、爱国与歌功颂德

突然间,房门被踹开了,踹房门的力量如此之大,门框的木屑都飞到了窗帘上。门撞到了墙壁上又反弹了回去,门口传来一声哎呀。我还在想是哪个服务员这么豪放,至少有十个人破门而入。我都未及仔细看,被此起彼伏的“站住”“抓住了”“干什么”所包围,我早已经一动不动,周围的人还在源源不断地向我压来,我被第一个人反剪了手,脸被不知道谁的手按在地上,还有三只手掐着我的脖子,一个人的膝盖直接跪在我的腰上,两条腿分别被两个人按着,但是我感觉至少还有三个人要从人堆里插进来。我觉得很内疚,因为我身上已经没有什么部位可以供给他们制服,从他们进来的第一秒钟开始,我已经一动都不能动,但是他们却在我的身上不断地涌动,并且不断地大喊,不许动。 我从他们手的缝隙里看见了珊珊, 她被另外五个人围在墙角。另外有一台摄像机高高举起,被摄影师端过头顶,在房子里不断地拍摄。珊珊抱头蹲在角落里,我见她扯了几把窗帘,我想她是要裹身的。旁边有人呵斥道,不要乱动,干什么干什么。珊珊继续拉扯了几下窗帘,气氛顿时紧张了起来,我这里感觉轻了一点,有两个人从我这里起身扑向珊珊,他们掏出手铐,直接把珊珊铐在了落地灯上,并且指着她咆哮,叫你不要乱动,你想要干什么,你想要干什么?老实一点儿。

我数了数,心想,可能这十五个人害怕珊珊用窗帘把他们都杀了吧。 气氛终于平静了下来,我又听到哎呀一声,周围取证的人们一阵骚动,结果发现是摄影师在叫唤。摄影师尴尬地看着大家,说,不好意思,刚才光顾着举过顶拍摄内容了,镜头盖没有开,只录到了声音,你们看行吗?

一个男子到他身边面露不悦,低声说了几句,转而对我说道,刚才我们这里取证发生了一点问题,现在我们要重新进来一次,你就保持这个姿势不要动,手里东西呢,你刚才手里东西呢?喏,在这里,你把这条内裤拿好,保持这个姿势不要动。

我指着珊珊问道,那她怎么办,她已经被铐起来了。

男子思索半晌,说,就这样,她不老实,万一跳楼什么的,女人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她就还是这样,铐在落地灯上。 我绝望地说道, 那你们千万不要照着 SM 来处理我。人是你们铐的,不是我铐的。 男子踹了我一脚,道,话多。 说罢,他们全部退出房外。但是房间门已经完全不能关上,总是要往里开。摄影师掏出自己的手帕,压在门缝里。门终于关严实了。 一样的,门被刚才和我对话的男子重重踹开,但是由于之前已经踹过一次,连接处已经松动,这一脚直接把门都踹脱了门框,手帕飞了出来,在我眼前掠过,在空中完全地展开。我仔细看,手帕上绣了一个雷峰塔,正好落在我的脚边,我连忙拾起手帕,扔给了珊珊。珊珊接到手帕,迟疑着,因为她有三个要遮的地方,实在不知道遮哪比较合算。我大喊一声,遮脸。

旋即,我被一脚踢晕。 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在审讯室。我的左侧脸颊挨了一脚,位置靠近太阳穴。我的泪水流了下来,我不知道为什么,因为我没有丝毫的伤心。我伸手抹去,发

现是血迹,血迹怎么能从我的眼角流出?我要了一张餐巾纸。坐在我对面的是一个总在冷笑的人,他见我醒来,第一句话便问道,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生日是多少? 我无力地回答道,田芳。 他一个暗笑,说,不对,她证件上不是叫这个真名。 我心想,真是王八蛋啊,这么难听的名字居然还是个艺名。我垂死挣扎道,我不知道,反正我认识她的时候她就叫田芳。我该怎么处理? 他停下笔,看着我,说,劳教半年。 我说,有没有什么办法不劳教。 他说,办法只有一个,就是你签署一个合同,说你身体一切正常,以后如果出任何问题,和我们这次行动都无关。要不然就是劳教半年,但你如果出了任何问题,和我们这次行动也无关。签吧。这个是合算你了,你利用了我们执法中的漏洞。以后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我毫不犹豫地完成了这个交易。

【密码解读】扫黄与暴力执法

转载请注明:在路上 » 【转】韩寒《1988》中的历史与社会密码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54 queries in 0.224 seconds, using 18.88MB mem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