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20190717 VPS服务器:Vultr新加坡,WordPress主题:大前端D8,统一介绍入口:关于

【转】媒体罗列国人习惯的50个怪现象(41–50)

值得看的东东 crifan 607浏览 0评论

           媒体罗列国人习惯的50个怪现象(41–50)

 41、学术腐败丢脸到国外

  7月7日,《中国青年报》刊发数十名学者联名公开信,就清华教授汪晖涉嫌剽窃事件敦促中国社科院和清华大学给予回复。

  汪晖之后,唐骏、朱学勤等名人,纷纷被指学历或毕业论文有问题。江西井冈山大学两位教师更牛,不到两年的时间在国际学术期刊《晶体学报》上发表70篇论文,直到去年年底,上述论文被一次性撤销,“科研成果”才成为“学术丑闻”。

  学术腐败各国皆有,中国学人一枝独秀委实不易。

  42、体育界丑闻

  今年二十,明年十八。因董芳霄涉嫌伪造年龄参加2000年悉尼奥运会,十年后(2010)的2月27日,中国体操女队当年获得的团体铜牌被取消,这是中国奥运史上第一块被收回的奖牌。

  “年龄门”还没结束,新消息又传来。国际柔道联合会查明,中国选手佟文在2009年柔道世锦赛后的尿检呈阳性,并宣布对其禁赛两年,世锦赛所获金牌被取消。据说,佟文是“被中国的猪放倒的”——赛前吃了排骨。

  如果算上足球界的假球黑哨,中国体育信誉危矣。

  【城市篇】

  43、雨后城市习惯性瘫痪

  一下雨就成汪洋,正在成为中国城市的普遍顽症。今夏多雨,城市中的水乡泽国也就格外多。

  台湾作家龙应台早年曾这样描述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区别:最好来一场倾盆大雨,足足下它三个小时,交通虽慢但不堵塞,城市虽滑却不积水的,多半是发达国家,反之,大概就是发展中国家。原因很简单,后者或许有钱建造高楼大厦,却还没有心力去发展下水道,高楼大厦看得见,下水道看不见。

  未雨绸缪,是老祖宗留给我们的古训,可惜直到今天,我们还没有领会它的本意。

  44、盲道“失明”

  人行道上那一溜长长的特殊凹凸路面,你曾发现过什么问题?在即将举办亚运会的广州,《羊城晚报》记者前几天闭着眼睛走了几步,在七拐八拐之间,不时要躲避停在上面的自行车、机动车,记者感叹“如练九宫步”。

  2005年的数据显示,中国有盲人500万,占全世界盲人总数的18%。如此多的盲人群体却很少出门,原因自然是生活的不便。而盲道上的错落“风景”,也让其违背了设计初衷。

  45、城市马路开膛破肚

  不是在修路,就是在准备修路。《兰州晨报》曾报道,为了净化黄河,兰州市从2009年开始展开为期三年的污水全收集官网配套工程,该工程的特点就是对主次干道动“大手术”。《重庆晚报》对此类现象的描述更形象:今天姓“电”的部门刚刚开挖完,明天姓“水”的部门可能又来挖。

  上海世博会的主题是“城市,让生活更美好”,而中国多数城市却因马路隔三差五开膛破肚,让居民无法感觉到“美好”。

  46、耕地变厂房

  几个月前还是绿意浓浓的田野,再去时却发现已经竖起了高高的塔吊。如果有空到城市周边转转,城市建设的步伐是多么迅速,就能略知一二。

  数据显示,1996年10月31日,我国耕地面积为19.5亿亩;到2006年10月31日,这个数字已经锐减为18.27亿亩,平均每年净减少1240万亩。保住18亿亩耕地红线正面临严峻考验。

  47、办jiazhangguanggao随处见

  这绝对是“中国特色”的景观:电线杆上,地铁车厢内,旅游景区的建筑表面,到处都可见到歪歪扭扭的“ban证”两个字,后面是一长串11个数字的电话号码。

  殊途同归的,还有“shou药”广告、“zhongjiangxixun”,通过原始的、电子的方式考验你的承受力。

  48、城管扫荡小贩

  从当年北京烤串小贩chi死城管队员,到后来流传于网络的《城管执法手册》,城管与城市建设和市民的关系一直含糊不清(表述上很清晰,共识总是很有限)。

  城管扫荡小贩,已是中国城市雷打不动的街头闹剧,演出场次随机,演出地点随意,演出结果唯一:罚款,没收小贩谋生的工具。

  49、物业只知道收费

  【作者】夏学銮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

  虽然人均GDP已经超过了3000美元,但我们却一方面处于发展的黄金期,另一方面又处于矛盾的凸显期

  《国际先驱导报》文章 中国人正在习惯的50个异常现象中,我们首先能归纳出的是“矿难频发”、“百姓跪访”等不断出现的社会问题。这些现象实质上是社会矛盾尖锐化的体现,至少反映出两个矛盾:一是贫富悬殊、两极分化;二是官民隔阂、甚至对立。

  消除矛盾需照顾各阶层利益

  虽然我国人均GDP已经超过了3000美元,但我们却一方面处于发展的黄金期,另一方面又处于矛盾的凸显期。民众对贫富悬殊的不满、对腐败的深恶痛绝,往往使得一些个别事件,迅速发酵扩大,最终形成某种程度的群体行为和事件。当然,对矛盾的宣泄可能是心理上的,比如上网发发牢骚;也可能是行为上的,比如频发的群体性风波等,后一种类型自然对社会公共安全产生了极大的危害。

  我最近正在进行有关“两极分化”问题的调查研究。有91%的人认为中国出现了两极分化,近四成的民众认为两极分化在北京奥运会之后只会加剧和扩大。这其中有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本身的问题,也有先富政策的原因,已使我们在上个世纪末提前出现了两极分化。

  既然分化已经形成,完全消除它须知“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且不能采取过去“打土豪、分田地、均贫富”的政策。在避免社会因矛盾加剧而出现不稳定因素时,我们需要做好三方面的工作。

  第一,提高底层民众的收入,让底层民众看到生活的希望。第二,壮大中产阶级队伍,使中产阶级个体坚强、整体成熟。上世纪的中国中产阶级心态比较优越和自豪,但现今由于过高的房价,变成了一个个“苦奴”心态,比如成为“房奴、卡奴、车奴、孩奴”等。所以,如何培养和加强中产阶级队伍建设,如何扩大他们的收入,为他们创造更好的工作条件,是当务之急。第三,要限制高管和富人的收入,保护富裕阶层靠正当合法途径获取的合理收入。当然,这方面工作怎样不触及社会敏感的神经,需要高超的艺术。

  感性文化要向理性文化转型

  除了上述提及的“社会矛盾”,我们也发现生活中有一些令人感到无可奈何的现象,包括“铁路春运一票难求”、“油价涨多跌少”等在内。虽然“一票难求”的根本原因在于社会农民工、学生等流动人口过多,社会运力不够,但不能否认特权垄断和部门“潜规则”加剧了这种状况。因此,改变或防止这些现象继续出现需要国家能够及时治理住官僚部门的不正之风。

  这又回到了官民矛盾的话题。改革的对象有行政部门、有垄断部门,还应该包括国有垄断企业。有些中国的事情可能老百姓看不懂,因为它们不符合市场供求规律。例如,油价涨多跌少肯定不符合规律,因此包括我也会怀疑,是否背后还有人为操纵的迹象?

  在市场经济的环境下,追求利益是企业的既定目标,但如果这一目标也同样适用于地方政府,就会带来新的问题。

  我们看到“雨后城市习惯性瘫痪”、“不是在修路,就是在准备修路”,这说明城市建设缺乏规划,不少地方政府为了追求政绩和人为的城市化水平,不断盲目进行扩张。为了领导政绩而不考虑子孙后代是否有可持续发展的资源,这暴露出当下地方政府喧嚣浮躁、不按科学规律办事的弊病。

  而这种“喧嚣”的氛围浮现在整个社会的各个角落,人们追求金钱拜物教,追求感官刺激,除此之外几乎没有别的信仰了。

  最好的例子来自各类相亲节目中的“baijin女”宣言,来自不尊重历史的戏说剧成风,来自学术腐败、“yz门”……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文化都属于感性文化,追求娱乐化。所以,现在迫切需要向理性文化转型。我们要重视价值体系建设,特别是古代的文化价值体系,譬如礼仪廉耻,这是做人最基本的原则。只有这么做,才能引导人们去找寻真正的幸福

          转自:http://hi.baidu.com/%BA%C3%D4%CB%B1%B1%BE%A92oo8/blog/item/e11e86331cf74ef51b4cff24.html

     

转载请注明:在路上 » 【转】媒体罗列国人习惯的50个怪现象(41–5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66 queries in 0.130 seconds, using 18.96MB mem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