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20190529 VPS服务器已从腾讯云香港换为Vultr新加坡,主题仍用朋友推荐的大前端D8

[一种声音]蒋介石最大的过是剿匪不力

值得看的东东 crifan 617浏览 0评论

[一种声音]蒋介石最大的过是剿匪不力

  《找寻真实的蒋介石2》

  作者:杨天石

  4月份的时候,在杨天石先生赴美查阅《蒋介石日记》最后一部分之前,我邀杨先生在国家图书馆做了一次讲座,题目是《蒋介石日记和蒋介石其人》。

  那天读者太多了,以至于没法进场的读者报了警,向派出所投诉,要求进场。派出所所长带着民警来了,勒令马上停止讲座,说现在正开大会,对百人以上聚会要严控,现在都好几百人了,出了事谁负责。国图的工作人员力争,反问,如果现在告诉听众讲座中止了,出了事谁负责?结果是派出所一直等到讲座结束才离开,那场讲座之后,那个地方的讲座就关张了。

  那天的听众很好,只有理性探讨,没有人当场攻击,要知道杨先生的讲座,在我们听来讲的多是常识,但在有些人看来,那是大逆不道,是侮辱伟人。而且杨先生几年来在遭到“网络袭击”次数不少,还有些老革命的兜头棒喝。

  杨先生的讲座,讲的其实就是这本书的纲领,蒋介石日记的重要性,真实性,蒋介石一生的功过评价,“论持久战”的发明权争端,蒋介石在国际关系方面的表现,蒋介石夫妇跟丘吉尔如何“死磕”等等。其中很多问题,是我们的历史课本里没说,或者有意反着,或者是大众习惯性误解的。所以有位听众说,如果不是杨先生讲,还以为蒋介石一件好事没干过呢,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混着当中国几十年的领袖的。

  兴衰谁人定,功过岂无凭?杨先生评价蒋介石的一生是有大功,有大过。统一中国是一件大功,领导抗日战争是其一件大功,但“剿匪”是一件大过,将中国搞成一个党天下的独裁政权,是一件大过,挑起内战,丢掉江山,是一件大过。有人戏言,“剿匪”不是大过,“剿匪不力”才是大过。

  在这本书中,杨天石以蒋介石日记为底本,经过细密的考据,最终澄清了一些“错误的常识”,即老百姓和课本上约定俗成的定论。

  首先一个是:“不抵抗主义”到底是谁提出来的?我小时候看过一部电视剧《少帅春秋》,学生们在张学良府外游行,斥张学良为不抵抗将军,而张学良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包羞忍耻替人受过。这等于暗示,不抵抗的幕后黑手是蒋介石。杨先生根据史料得出结论,实际上,蒋介石事后才知道发生了“事变”,不抵抗的命令是张学良独立发出的(对于这一点,张学良在口述回忆中并不讳言)。而国民政府的对策说明,它是默认并且赞同张学良的处理方针。历史讲究有一分证据说一分话,我们无法去合理化推论,说蒋介石应该也是“不抵抗”的。

  一个更敏感的问题是,“持久战”思想是谁先提出来的?杨先生在这个问题上受到许多攻击,攻击多来自“毛粉”和老革命。毛泽东是持久战思想的第一个发明者,这个权威说法来自程思远。程思远回忆道,毛泽东《论持久战》刚发表,周恩来就向白崇禧做了介绍,白深为赞同,又向蒋介石转述,蒋也十分赞成,白把《论持久战》的精神归纳为“积小胜为大胜,以空间换时间”,因为国民党的持久战思想来自毛泽东。程思远跟白崇禧同属桂系,他的回忆应是权威版本,所以,关于这件历史,人们基本采用了程思远的说法。

  但杨天石否认了这一说法的准确性。他通过查阅史料得出结论,早在毛泽东发表《论持久战》之前,白崇禧就提出了“积小胜为大胜,以空间换时间”的概念,而在他提出这一概念之前,蒋方震和陈诚已经提出了类似的思想,且陈诚已向蒋介石陈述。所以,国共两党的持久战思想,在时间上是有先后的,并不存在国民党根据《论持久战》提出十二字方针的事情。

  我最感兴趣的一件与《大公报》有关,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国民政府从香港抢运要人,大公报记者发现,飞机里有几条洋狗,于是写成新闻,总编辑王芸生就在社论里批评“逃难的飞机竟装来老妈与洋狗,而多少应该内渡的人尚危悬海外。”很快,西南联大等多所高校学生大游行,大汉“打倒孔祥熙”,还发表了讨孔通电。而事实上,这是一篇严重失实的报道。孔二小姐只是到机场接宋霭龄、宋庆龄,和老外聊天,逗了他们的狗玩,狗是美国飞行员的,可怜的孔二小姐横遭嫁祸。有趣的是,一篇失实报道,引起朝野震动,还引发了大规模的学生运动,对国民政府的形象危害巨大,蒋介石大怒,《大公报》却安然无恙,让我等后生晚辈啧啧称奇,百思而不得其解。

  类似正本清源的工作,在《找寻真实的蒋介石2》里为数不少,均为查证难度系数并不算高,却因这样那样的原因,往往以讹传讹,长期得不到纠正的事件。在我们的近代史里面,存在着“看人下菜”“因人废文”“有罪推定”等治史习惯,孔二小姐是孔祥熙的孩子,孔祥熙是四大家族的人,所以洋狗肯定是他们家的。老百姓有这样心理不奇怪,但历史不是这样的搞法。历史学家的任务,是对老百姓有一说一,让老百姓能够明辨是非。纠正历史谬误,普及历史常识,杨天石先生,更像是一位历史的科普工作者。历史科普是一项崇高的工作,是我们的思想领域的清洁工,是很值得我们致敬一下的,但“百家讲坛派”和“那些事”派不属于被致敬对象,他们是搞翻译的。

  跟着杨天石读蒋介石日记有些年头了,把自己的糊涂脑筋重新清洗一遍,得感谢杨先生。读这两本《追寻》,我很想知道的一个问题,好像没有得到专门解答,希望能有机会读到。比如,蒋介石对共产主义从感兴趣到信仰到放弃,这里面有一个怎样的心路历程?他跟中共的分道扬镳,主要是主义之争还是利益之争?把这个问题给掰扯清楚了,似乎比较重要。

  还有一个就是,我很希望能读到这样一个东西,对蒋介石日记中说假话的部分,能够予以辨别,并独立成书出版。因为蒋介石的思想与做人,都有很大的局限性,把他的日记给咬文嚼字一下,对立体地了解他这个人,应该很有帮助。老蒋的日记里有太多文过饰非,如果都采用他日记里的说法,我就很难理解,这位以曾国藩要求自己,每日三省吾身的牛人,是如何遭遇那么多惨痛的失败,并最终丢掉花花江山的。

来源:潘采夫

链接:http://blog.caijing.com.cn/expert_article-151401-8672.shtml

转载请注明:在路上 » [一种声音]蒋介石最大的过是剿匪不力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54 queries in 0.104 seconds, using 18.65MB mem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