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20190717 VPS服务器:Vultr新加坡,WordPress主题:大前端D8,统一介绍入口:关于

贪婪的代价:华尔街危机释因

经济 crifan 654浏览 0评论

贪婪的代价:华尔街危机释因

作者:东方网    来源:东方网
发表时间:2008年10月06日

理查德·富尔德现在不得不从雷曼兄弟的总部、纽约第七大道745号的31层搬出, 搬到以前属于闲杂人等的1271号。
在这里,曾带领雷曼兄弟呼风唤雨14年的CEO富尔德要弄明白的是,雷曼还剩下什么。

三个星期前,雷曼兄弟的破产推倒了金融危机的第一张骨牌,随后的风暴已经使华尔街风声鹤唳,至今面目全非。

最大的失败者

9月13日,这是一个周六上午,在雷曼工作已经10年的资深员工李良 (化名)在家里等着公司的命运。在此前的一个星期,华尔街就已经阴云密布。

当时,雷曼的股价已经下降了77%。华尔街都赌雷曼是继贝尔斯登垮掉之后的下一个。人们都在期待着雷曼和美国银行以及英国巴克莱银行的谈判,猜想联邦政府有可能再次促成雷曼的出售。不过,李良不是太担心。

“如果公司卖掉很有可能会裁员,但裁也应该能够拿到将近6个月薪水的补偿(package),就只当给自己放个长假了。”李良说。

不过,李良那时还不知道,雷曼不会像贝尔斯登那样幸运。前一天,9月12日,周五傍晚,财长保尔森已经来到了曼哈顿下城的美联储纽约分行,他召集华尔街巨头,试图让他们承担其挽救雷曼的责任。来到纽约之前,保尔森就已经决定,政府将不再援助雷曼。

周六上午,就在李良正在家中等待消息的同时,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在美联储纽约分行那栋巍峨的大楼里,华尔街这些大佬在财长的指挥下,分成三组,试图找出一些解决雷曼所面临问题的方案。

经过一周的打击,富尔德在这天早上已经精疲力竭。早上10点钟,保尔森给他打电话,要求他提供一份雷曼现在情况的报告。  62岁的富尔德在任雷曼CEO 14年期间,将这个从美国运通(American Express)分离出来的投资银行一步步发展壮大,使其在华尔街占据了一席之地。其间,富尔德多次领导雷曼度过危机。

但这一次,幸运之神不在他这一边,他成为了这次华尔街危机最大的失败者。《时代》周刊最近给他的表现打分是“ F ”。

“富尔德在领导雷曼的前几年赢得了尊重。 ”雷曼兄弟的前投资战略师盖瑞斯 (Walter Gerasimowicz) 说。

盖瑞斯现在管理一家叫做Meditron Asset Management 的资产管理公司。他说:“但是后几年,他的战略太过狂妄,雷曼的风险管理几不存在,最高时候的投资杠杆达到40:1,而且富尔德错过了数次雷曼可以重生的机会。”

雷曼出现危机已经有些时日,在贝尔斯登突然垮掉之后,雷曼已经处于被动。市场上的每一次风吹草动都使雷曼处于危机之中,在这期间,华尔街第四大投行的招牌还是吸引了很多买家。

8月份,韩国产业银行原意出价60亿美元收购雷曼25%股份,雷曼嫌出价太低,谈判没有成功。后来日本野村控股、KKR、凯雷资本都对雷曼优秀的资产管理部分 Neuberger Berman 极感兴趣,最终都因富尔德要价过高未达成协议。甚至于在这个周末和美国银行、巴克莱谈判时,根据盖瑞斯的介绍,富尔德的要价还是雷曼三年来股价的平均值。

“当你几乎手上什么都没有的时候还在和别人如此讨价还价,这根本不可行。” 盖瑞斯说。

富尔德也许根本不愿意卖雷曼,这是他一手打造的公司,感情深厚。他也根本不愿意面对雷曼的现实,甚至抱着盲目的希望。也是在这样的侥幸心理下,雷曼在清理那些“有毒”的房贷证券资产时极不情愿,动作缓慢。在第三季度, 雷曼声称其住宅房贷降低了31%到172亿美元,商业房贷降低了18%到326亿美元。

而美林CEO约翰·赛恩 (John Thain )则当机立断。约翰·赛恩去年接手美林后,在今年7月同意将其一半的房贷资产以原先20%的价格卖掉,获得了85.5亿美元的资本。

富尔德的固执和美联储的拒绝担保使美国银行在周六下午离开了谈判桌。周日上午,巴克莱银行也放弃了购买雷曼。

而富尔德不知道的是,周六上午在美联储纽约分行里和其他高管讨论雷曼问题的赛恩已经和美国银行的CEO 肯尼斯·路易斯(Kenneth D. Lewis)搭上了线,敏感的赛恩从雷曼的问题看到了自己的危机, 他意识到如果不快速行动,下一个很可能就是美林。

到周日下午消息开始传出,美林以500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美国银行,而雷曼兄弟宣布破产。

在家中等候消息的李良震惊极了,“这就像是要结婚的时候, 发现新郎不是我。”李良说。她开始担忧,如果破产,她可能什么都拿不到了。

华尔街的风云突变再次证明李良的预期错误,不过这一次是以好的方式。在雷曼申请破产后,9月16日巴克莱以17.5亿美元购买了雷曼的北美业务,不包括雷曼的债务和风险很高的资产。北美1万人的工作得以保全,李良在三个月内也会安然无恙。

“不知道三个月以后会怎么样,”李良说,“但即使是裁员也比破产好得多,总会有些什么。”

当记者最近向雷曼美国首席经济学家哈瑞斯(Ethan Harris)表示问候时,这位在雷曼很受器重的经济学家还在任上。“我还活着。”他说。

贪婪的代价

贪婪让华尔街和美国社会付出了惨重代价。

从2000年到2006年,美国房地产的价格升高了80%。在前所未有的房地产狂欢中,金融机构向想买房子的人许诺,你可以买房子,不管你的收入如何,因为房价会永远上升,你可以用升高的价格来借款归还房贷。

在发放房屋贷款时,金融机构也完全没有对风险的畏惧之心,因为即使借款者付不起月供,房屋价格上升也会使得担保的价值上升。而华尔街将这些贷款打包,运用极其复杂的金融工具将这些证券分割,向全球的投资者发售,成为华尔街获取巨额利润的引擎。

像其他的华尔街公司一样,雷曼的富尔德决定快速加入到利润丰厚的房贷市场之中。在2004年,雷曼买下了加利福尼亚的BNC房贷公司,该公司向那些信贷记录极差的人也发放贷款。 雷曼还买下了 Aurora Loan Services LLC, 这个公司对没有完整证件记录的人也发放贷款。根据彭博社的报道,2007年上半年,Aurora 每个月就发放30亿美元这样的贷款。

雷曼房地产业务创纪录的盈利帮助其资本市场部门的销售从2004年到2006年猛涨56%,比投资银行和资产管理部门增长的速度还快。 雷曼在2005年、2006年、2007年都出现了创纪录的盈利。

所有这一切,包括借款方的盲目、 贷款方的大意, 以及华尔街创造的这些极其复杂的金融工具,将贷款打包、分割、卖给全世界都是建立在盲目的狂欢假设上: 房屋价格将会永远上涨。

这些现在看来荒唐的假设,当时整个社会都是深信不疑。

“这就像是一个自我验证的预言,” 哈瑞斯说,“当每一个人都这么说的时候,所有的人都信以为真,到最后大家真的相信房地产价格会一直上升,因为我们处在一个前所未有的经济发展的时代。”

哈瑞斯说,这并不是第一次出现这样的盲信。“在科技泡沫崩溃之前,每个人也都是这么说的。”

但事实是,科技泡沫破灭,许多人的财富化为乌有。华尔街未曾料到过,房地产市场后来20%的下降会使那么多人放弃他们的房产。建筑在此之上的复杂金融衍生工具使得美国和全球的金融系统几近崩溃。

巴菲特在2003年的时候,就指出金融衍生品,这些几乎没有人能弄明白的工具是 “大规模金融杀伤武器”,但在所有人都赚钱的时候谁能听进这样的逆耳忠言。

“华尔街其实就像是以前的蛮荒西部。” 摩根大通的首席经济学家格拉斯曼 (James Glassman )在一次聊天时对本报记者说,“ 几个牛仔聚在一起发明一种工具,经过市场验证能够赚钱,就能够大行其道。”

华尔街声称这些大行其道的金融工具可以将风险转移到世界范围内,所以对单个的投资者来说,这样的风险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房贷市场中的几千亿美元和13万亿美元的美国经济以及54万亿美元的全球经济相比,真是不算什么,但是所谓的分散风险在整个系统都出现问题时带来的反而是更大的失败。

在今年5月伯克希尔股东大会上, 巴菲特又指出这种金融工具的荒谬。

“如果要了解CDO (债务抵押债券),需要阅读15000字的材料。”巴菲特说,“一个CDO方阵,则需要阅读高达 75万字的材料才能理解。我的意思是,这不可能做得到。”

不过, 华尔街不仅仅创造了这些谁也不能理解的衍生工具,使事情更糟的是他们的经营模式:对借来资本运用极高杠杆。格拉斯曼介绍说,投资银行的比率一般是30∶1。 雷曼作为华尔街最大的房屋贷款的持有者,杠杆比率更高,高达40∶1,而且雷曼越来越倚重在衍生品上的投资来谋利。

“假如说你的杠杆比率是33%,”耶鲁大学金融系教授陈志武对本报记者说,“ 也就是你借来的资本是自己的33倍,如果这些投资升值1%, 你的公司可以赚33%,但是如果是亏损的时候,3%的亏损就可以荡平你的全部资产。”

当房地产市场不断上涨的音乐停止时,狂欢结束。恐惧、惊慌弥漫在市场中。

大厦将倾之危

在雷曼倒闭之前,美联储救了贝尔斯登。在雷曼倒闭之后,美联储救了AIG,随后又出台了7000亿美元的救助方案。雷曼成为事实上唯一一个没有被救助的机构。

“政府也在测试,”盖瑞斯说,“在不再冒道德风险的情况下, 看市场能否承担。”结果,雷曼的垮台催化了金融市场的进一步慌乱。

雷曼破产后,并不是那些与雷曼有交易的投资者的损失导致更严重的市场问题。真正的问题是雷曼的破产使投资者开始重新衡量他们面临的风险。

据《纽约时报》报道, 是那些利用雷曼伦敦办公室进行交易的一些对冲基金有大笔资金因雷曼破产冻结。比如,有着30亿美元资金的 Diamondback Capital Management 14.9%的资产因雷曼破产被冻结。

消息传开,所有对冲基金经理都开始担心他们在其他华尔街银行的资产是否安全。而摩根士丹利和高盛是剩下两个最大的进行这种交易的银行,这也就造成了大量的资金从大摩和高盛撤出。

另外,当美联储救援贝尔斯登时,贝尔斯登的股东失去了大部分的财富,但是债权人的利益得到保证。很多债券投资者就认为当下一个银行出现问题时, 美联储依然会出手保护债权人的利益。但是雷曼垮掉, 意味着任何银行的债权人都有可能是不安全的。

市场对这样的概念反应剧烈。尤其是在CDS( credit-default swaps) 市场上,债券毁约的保险成本在9月15日的那个周一骤升。 根据 Markit CDX index, 在此前的周五,1000万美元债务的五年期保险是15.2万美元, 在周一升至19.4万美元,是一天内的最大升幅。

当毁约的保险成本上升时,那些保险的卖方银行、对冲基金和保险公司就出现了损失。同时, 这些卖方必须拿出额外的现金作为担保,以保证在需要的时候他们能实现自己的承诺。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仅仅周一当天, 保险的卖方就需要拿出将近1400亿美元的额外担保。当投资者在焦急地寻找现金时,他们被迫卖掉手上能有的东西。

资金缺乏这使得AIG的问题更加严重。 在周一晚上被降级后, AIG 需要多拿出140亿美元来作担保。 作为CDS市场上最大的卖主,在这个市场上就涉足4000亿美元。

周二, 保尔森决定拯救AIG 。其1万亿美元的资产规模,在CDS市场上的举足轻重,使得其破产成为一个灾难性的选择。

周二,在AIG生死攸关的同时,市场也在注视着了高盛和摩根士丹利的命运。大摩的股票在早上下跌了28%, 投资者们开始猜测它有可能是继雷曼之后的下一个。在下午4点钟,大摩决定提前一天公布第一季度财报, 希望其良好的业绩能够阻止股市的下跌。

而就在大摩的会议正在进行的时候,下午5点钟,更严重的情况出现了,给投资者又是迎头一棒。 Reserve Primary Fund(RPF), 一个著名的640亿美元货币市场基金说它们每1美元基金只能付97美分。RPF购买了面值7.85 亿美元雷曼的商业债券,随着雷曼的破产, 这部分财产所剩无几。

货币市场基金保持净资产1股1美元是其资本稳定非常重要的标志。长期以来, 货币市场基金被认为是除了美国国债以为最安全的投资方式,几近于现金。 这些基金也拥有3.58万亿美元的资产。

RPF的情况有可能使得货币市场不敢向企业贷款,信贷进一步紧缩,经济萎缩。 更为重要的是, 长期以来被认为是安全的投资方式让投资者失去了信心,出现大规模的挤兑。

从9月15日开始,大的机构投资者就开始从货币基金中向外撤钱。到周二,个人投资者也加入了行列。 到周三结束的时候,机构投资者从货币基金中撤出了2900亿美元的资产。 同时, 资本都冲向最安全的国债,使得短期国债的收益几乎为零,这几乎是华尔街从来没有听说过的事情。

同时,在周三,大摩和高盛的情况迅速恶化。大摩财报并没有能够抵挡衰势。当天结束的时候,摩根士丹利跌了24%,到21.75美元。高盛,这个最大的投资银行跌了14%,到114.5美元。愤怒的大摩CEO迈克(John Mack) 认为市场上是故意的卖空大摩,恶意促其股价下跌。 他给参议员舒默(Charles E. Schumer) 和SEC主席卡斯(Christopher Cox) 打电话, 要求他们禁止卖空。

到周四的时候,大摩的股票继续下跌,在中午的时候达到了11.7美元。据《纽约时报》的报道, 迈克周四上午在公司的会议中说:“我知道每个人都对股票价格很焦虑。 我不会卖任何股票,我的团队也不会卖。但是如果你们感到紧张,想要卖一些,我会理解。”

大摩后来公布,在那一天,有不到1/3的员工卖了股票。同时,迈克也开始和Wachovia 商讨合并事宜。高盛和大摩也和美联储商讨将自己转变成商业银行。

到星期四,财长保尔森和美联储主席伯南克认为,市场继续动荡下去会危及整个金融系统。 两人出台的援救方案是自上个世纪大萧条以来美国政府对金融市场最大的干预。

三天后,高盛和大摩转成了将受美联储严密监管的商业银行。一周之内,华尔街五大独立投资银行消失,美国银行业的蓝图彻底改变。

转载请注明:在路上 » 贪婪的代价:华尔街危机释因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60 queries in 0.231 seconds, using 18.88MB mem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