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20190717 VPS服务器:Vultr新加坡,WordPress主题:大前端D8,统一介绍入口:关于

<<医生说医院里的故事>>转载自KDS

值得看的东东 crifan 546浏览 0评论

<<医生说医院里的故事>>转载自KDS

就当写日记,写点医院里发生的事情,我并不在意你们的看法,我写的都是真实事情。

你们骂也好,嘲也好,还是赞也好,我都一律无视。反正事实就是那样,我写不写,你

知不知道都不能改变这些现状。

曾经有个家伙,喝醉了自己滑倒在地上,于是屁股上大腿上戳进去好多玻璃碎片,于是

送进医院来,我们给他把玻璃挖出来好几块。过了几天,那家伙又来了,不是来换药的

,是来投诉的,说我们没给他把玻璃挖干净,还拿出来一块说回家自己挖出来的,我们

一看,他说那块玻璃比他身上最长的伤口还大好多,倒不知道他是如何"挖"出来法的。

医院里一般都有吃哑巴亏的习惯,"赔"给他一百块钱,他欢天喜地的走了

第一次拿回扣

我在手术室里干活,办公室里主任叫我过去,一般情况下被主任叫到不会有好事情的,

不是又接处罚单了,就是谁又要我替他顶个班了,欺负新职工的事情嘛,不希奇的。那

次不一样,进办公室后主任给了我一张交通卡,小声说里面有100块。因为是第一次拿这

东西,有点莫名其妙,后来问其他同事的,被告知缘由,他们一看我傻得可以,很认真

的告戒我,别对科室以外的人提起……现在看来,其实就这事儿,谁不知道啊?

裙带关系到处有,我们医院一点也不输给其他地方,新来了个领导干部,又来了个新的

麻醉医生,是个小姑娘。我一直盼星星盼月亮,来个比我更小的,好让别人找个新的新

兵欺负欺负,这下全落空了。没完,这个小姑娘是领导的什么的什么的什么的什么……

反正是重要人物,脾气巨大,谁也不能招惹她,她会骂人,还骂病人,骂完病人我们主

任替她擦屁股,牛B吧。

有一回,她走进办公室,我坐在办公桌上,她用命令口吻要我走,我没理睬她,她走了

出去,回来时候提了一杯水,泼在我背上。这事情可麻烦了,我的脾气决定了我不可能

对任何人示弱,但是揍她嘛,又有点难,毕竟打狗要看看主人脸色……我记忆犹新,当

时只有1、2秒时间,可是这1、2秒时间却长得如同一年,然后我作了个决定,我要抽她

一个耳光,不能轻!轻了说明我怕她,也不能重,重了打出鼓膜穿孔什么的就难收拾了

。那个耳光很成功,她被我抽得楞住了……后来劝阻的人进来了

好在她的口碑很不好,那个领导也知道,也没为难我。今天我敢拿到网络上来抖出来,

是因为那个领导调走了

麻醉科与外科总是有这样那样的矛盾存在,尽管我跟某几个外科医生关系非常要好,但

是这不能掩盖当两个科室发生利害冲突时候的僵局。

有一次,一个病人手术后,里面的某支血管没有扎牢,出血出死掉了,我这样判断是因

为后来腹穿抽出来血。但是那个比较有地位的外科医生把这个事情归咎为麻醉医生处理

不当,药物用量过度……我们要求尸体解剖,证明清白!但是因为外科医生接触病人接

触比我们多,病人家属也不接受尸解,最后家属就来冲击我们科室……

最后赔了多少我不知道,麻/外如何分担的我也不知道,反正那段时间主任脸色很不好,

我们小的都夹着尾巴过日子夹了很久。我和外科下面几个小的相互都觉得尴尬,事情怎

么样的其实我们心理都有数的,就是没人敢说而已。我们几个至今关系仍然很不错,但

是那个开刀开死人的家伙,从次我再没理睬他,整个麻醉科也没人再理睬他

老是有人说医院里黑得厉害,其实你不知道医院里医生多辛苦,你也不知道医院里医生

护士其实有多善良

有个外地小孩子来开刀,大概11、2岁的样子,爸爸妈妈很瘦,孩子却养得很好,我去让

他们签字时候,居然给我***下来,把我吓一大跳,就是因为没有钱,我们愿意给他开刀

,他父母觉得遇到菩萨了,遇到谁都***,把护士吓得不敢进他们病房

后来开完刀,医生护士还把其他病人送给我们的水果什么的送给他们,那夫妻两也感激

,因为没钱,过了两个月从家乡送了好多土产来,据说是转程回家乡去拿来的,又把医

生护士们感动得不行

医生不过是一个职业,好人作医生,那么就是好医生,恶人作医生,那么就是恶医,因

为法制失败,没有规范,只好这样,还好好人比恶人多。事实上,医院里,恶医生并不

绝对,他也有好的地方。电视里的医生都是空壳子,一点都不真实。

我们有个医生,为了拿回扣,就买了一些很昂贵的器械,但是这些器械并不实用,于是

买来好多年都搁置在角落里吃灰,维护却又要花钱花精力,看得我们护士长心疼得很。

但是这个医生对病人很好,也替不少病人解决实际问题,那么你说这个医生是好医生还

是恶医生?

医院里,大凡都有这样的情况,就是,病人拿医生的话当他爷爷的祖训一样听,拿护士

的告戒当***,还欺负小护士,特别是漂亮的低年资护士。一天值班,一个病人老是打

呼唤铃,因为当值护士漂亮又好欺负,一会儿说打点滴的地方痛,一会儿说手种了,小

护士一开始不知道,上去摸摸他的手,什么情况也没有,他就很高兴,于是不停重复…

…这事情一直到第2天交班其他护士才知道,于是大家都对那个病人起了戒心

开刀前病人不能吃东西,有的还要灌肠,有的要插胃管……反正都是不舒服的事情,有

的病人也不想想为什么就拒绝护士执行,有一次我看见一个护士被病人骂得躲在治疗间

里哭,后来病人的床位医生去了,说了没两句,那个病人又愿意插胃管了,还说要给那

个护士道歉…这年头,什么事情都变化得快……

2003年,SARS来了,福利待遇马上好了起来,食堂里吃饭都开始配水果了,还不停的有

罗氏那个什么V-C泡腾片发…卫生局的人对我们都客气得不行,检查什么的都停了。好景

不长,SARS过去了,各种检查,各种处罚变本加厉的就来了。真他娘的怀念那段日子,

我宁可再过那种白色监牢的日子,一个月轮换一次,就当疗养了

实习生来了,大家都很喜欢,可我就是不喜欢。因为麻醉操作里不少东西都风险比较大

,举个例吧,有一回,一个学生要求我让他做一个股静脉穿刺,想想我也是从实习生过

来的,那就做吧。但是我也效仿当年我的老师一样,操作前问他几个问题,支支吾吾的

并不要紧,可能是紧张,但是明显的错误就不行–我当下把他弹开了!因为他对我说,

股静脉的位置在动脉的外侧。妈呀,要是他摸着动脉往外猛戳,戳到神经我就死得难看

了。

现在实习生似乎有这样一个趋势,就是越来越混日子了。我实习时候我的带教老师说我

们不如他们,现在我又觉得如今的实习生不如我们。希望这只是我们所有人都想压低别

人抬高自己。

医院里最喜欢的冤大头你知道是谁吗?肇事司机!

要说现在的行人也确实很多人都不规矩,但是司机开车野豁豁也是事实。

某年的大年夜,送近来一个捡垃圾的老头,就是被车撞的,司机明显是喝了酒的,进了

医院说话还很牛B那种感觉,好象又要爆一句:我爸爸是部长 那样的人。是某公司的高

层,据说认识谁谁谁…

管你那么多,你态度好点还是恶劣点,跟我们都没关系,交钱去!交完钱***叔叔还等

着查你肚皮里的酒精含量呢

那老头本来什么也没有,大年夜里突然什么都有了,新衣服有了,空调房有了,晚饭有

了,大年夜伙食还特别好,我们还调侃,还有漂亮的护士小姐随叫随到……

实习生也有好的,我们也看在眼里的。有个实习生很勤,有什么事情我们也愿意叫他。

实习生宿舍离医院很近,步行只几分钟就到了,遇到这样的实习生,我们都不让他们值

班,留个手机号,有事情了我们打电话来,爱来就来,不来也没关系。我们是工作,是

职责,实习生何必也搞那么累呢。但是一般情况下实习生都会来,只有很少情况下会不

来(比如世界杯时候,很难找到人)

有个实习生很爱跟着我,因为她是个女实习生,一段时间里,都被同事们传流言了。后

来她毕业了,她说为什么喜欢跟着我,原来她爱问问题,而有的问题我也不知道,我就

直接告诉她我不知道,她就觉得我特别可信,不会编造的东西蒙混。

现在的情况是严重的对立,其实医生和病人也并不是一直那么对立,尤其是当双方有共

同的敌人的时候。回想SARS期间,在隔离区里,那种病人与医护之间的关系,就是真挚

的战友关系。我是听我同学说的,医生在里面晕倒了,病人就反过来抢救她,把她象抬

桌子一样抬到治疗床上,然后到处找其他医生护士…出院的病人好多都是流着泪跟医生

护士一个一个握手告别出去的…许多很感人的东西,我没有足够的语言表达能力来描述

。也许也是因为我没有亲身感受的原因。

当年的那些病人,如今估计也一样在抱怨医生够黑,医药费用太贵,医院只认钱……没

办法,人是现实动物。

医院里,医生对病人说话要小心一点,否则就会被抓把柄,还有可能吃耳光。我去访视

一个病人,她说我们医院什么什么地方不好,我就先提了一个解决方法,她接受,她又

问我是不是每个病人都这样,我对她说我们也会吸取教训,以后避免同样的不便之处再

发生。于是,她就说我拿她当试验品,第2天就把我投诉到院办公室去了。

院办公室里的人也没什么好的办法,无非就是让我当面去给她赔礼道歉之类的。我什么

错都没有,道哪门子歉?

病房里,很怕遇到干部,其实好多干部来本身倒没什么,就是他们身边拍马屁的人特讨

厌。马屁精们特别爱挑毛病,来显示他们对领导的"忠诚?孝顺?"一次一个护士挂盐水

的时候,换下来的液体瓶子里漏了几滴水到一个领导的脸上,病人其实也没怎么样,就

是"喔唷"了一声,旁边一个"孙子"就开始发挥了。象个婆娘一样开始数落护士,那护士

也不是好欺负的料,与那厮对骂。一周以后,那护士被调离了原来的科室,又一个月以

后,我听说那护士跳槽了。再我看来本来医院里就不怎么有吸引力,有件什么事情推一

把也是好事。

有一个肾衰的男青年,靠透淅维持生命,但是那个毛病就是无底洞,读书时候老师就告

诉我们尿毒症的人一般都是财尽人亡。那个男青年的父母已经放弃了,但是他还有他姐

姐,后来他的医疗费用都由她姐姐承担。一个20几岁姑娘家哪里来那么多钱?于是医院

里一些嘴大舌长的老太婆们聚集起来就议论这些,说她什么作三陪,什么傍大款……还

生怕别人不晓得,我进去,她们来拉着我说那些。

我不知道,反正我觉得如果那些是真的,她反而是英雄。

现在许多外地医生都来上海就业,我不歧视谁,优秀外地医生也很多的,但是,遇到蹩

脚的,我只有叹气的份。好几年前的事情了,一个外地来的医生,简直象白痴一样,来

一气胸病人,结果右边气胸的病人他给人家左边放了一跟胸管,平白无故让人家左边多

长一伤疤回家。

病好了以后病人来告,我们医院就又赔了多少多少出去,办公室里我们就调侃,过年过

节嫌发钱少的就去该他们家里领点什么……

现在生活压力越来越大,常常遇到自杀病人,有的病人是因为下岗,觉得对不起妻儿,

这样的病人我还理解一些,有的女病人为情自杀,我就很不能理解。我认为这样的自杀

太不值得了,这是对爱你的人最大的残忍,而对那个男人是最大的纵容。当然我也不能

说男的就不好,感情这东西,没有对错的。我遇到以个老人,因为儿子女儿都不孝,就

厌世自杀,他用刀子割自己的脖子,但是他把气管割断了,血管没有伤到,这样死是死

不掉的,但是样子非常KB,脖子上,胸口,脸上都是血,气管割开了又不能说话,但

是呼进呼出的气里喷出来许多血滴……那场面,普通人看见了一定会吓坏。就那个老人

,我们想去接近他都不行,他拒绝接受任何治疗,靠近他的人会被他又打又踹,伴随着

他脖子里呼呼的剧烈喘息,场面别提多混乱了。我被他肚皮上蹬到一脚,要不是亲身体

验,我也不会相信那么一个干瘪老头力气那么大。可惜没有算我个工伤什么的,当时我

要是躺下来作一把秀就好了

请不要问我什么医院,请原谅,我不会回答的。

也许我跳离医院以后会回答,但是现在,我肯定会替自己留点小秘密。

好奇心强的,上海一共200多家医院,你们漫漫猜好了。

医院里,常常会评论谁霉谁不霉,我们科里就有一个家伙绰号叫霉王,乱七八糟的事情

都会发生在他的当值上。某一年的圣诞节,平安夜,钟点敲第12下的时候,电话响了,

他接到的消息是要开脑外科了。并且从这台手术开始,接2连三的开阑尾,开胆囊……一

直开到第2天早上交接。把我们接班的同事笑得牙都松。台风季节手术室里被灌得发大水

,于是他就拖了一晚上的地板……这个同事还有搞笑的事情,他自己觉得自己不舒服了

,因为自己学医的,就疑心什么重大疾病,还去查相关书籍,结果越看越象那个病,于

是夫妻两就抱着哭…后来证明都是他自己太紧张,又一连几天都开心得跟中了500万一样

。连把夫妻两抱着大哭的事情都不隐瞒了。要我说这样的夫妻也不错,至少这样的情况

下有人为你哭。一天晚上,他为抢救一个病人,奔出去时候自己不小心摔断了骨头……

你想到想不到的各种意外,都会发生在他的头上。给他个霉王的绰号,不算过分吧。

巡回医疗组去山里的时候,觉得很不是滋味。那里村长接待医疗组,好吃好喝,穷山沟

里喝5粮液,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讽刺了。当地村民都瘦小,就是村长长得肥,能不肥吗

?他的任务就是吃

外国医生有时候来国内技术交流,都说外国医生怎么怎么好,其实外国老开刀比中国人

没什么好,同年资的医生只有比中国更弱一些。很简单的道理,因为外国医疗资源多,

分摊的病人就少,没有那么多手术机会,单独讲手术这一项上,自然不是中国医生对手

。但是综合起来看的话,就是另一回事情了。外国医生的理念新(新不代表最好,但我

们可以认为那代表发展趋势),外国医疗科技发达,科技就是一切,不说别的,光说大

家都比较熟悉的CT机,我们用4排机就感觉很满足了,外国老用16排的都觉得很平常。外

国人医疗纠纷一样有,但是人家是律师跟律师打,哪象中国人,病人家属冲进来拿刀拿

棒直接PK。

当然也许是我看到的几个医生手法不够好只是个例,但是我们医院去***技术交流的同

事回来,也同意我的看法。他说***医生都不太看得起中国过去的医生,但事实上,他

也看不起那些***医生,因为他们自己手上的活都很粗糙。可是***人真的非常认真,

对待每一个细小问题都认真

医院买过一些德国人的设备,德国人来示范使用操作,德国人的认真程度一点也不输给

***人。尽管语言交流很吃力(不知道为什么,那天没有翻译。也许双方都以为对方会

有翻译),但是只要你摇头说不明白,他就用很别扭的中文很慢很详细的讲解,最后连

我们都不好意思。而对比中国人的东西……每次想到国产那个空调,我就要骂粗,那帮

孙子***采用的态度是能对付就对付,从头到现在,那个空调是真正全自动,它自己

想动就动,想怎么动就怎么动,温度不是你想设多少就能多少,而是要你毛估估的。

到最后,我想也不该骂某些具体的谁了,制度决定了一切。对方公司里的人其实也是受

害者。

我还在实习的时候,也要坐门诊的,有一次来了一对穿着珠光宝气的夫妻,带着他们的

女儿。正巧我的带教去"投弹"了,只我在那里。实习生的衣服跟正式医生的服装很象,

只有一点点差别,但是普通人未必区分得了。他们看见坐诊的是个年纪很青的医生,心

里就不乐意了。那小女孩也没啥问题,就是乳房大了,我就问"你们平时给她吃的啥东西

?我的表达也有些问题,但是他们一下就火了,破口大骂:…侬各宗拧阿好阻医桑… 还

有一些字就不打了,你可以猜得到的。我带教回来看到我正被骂得跟乌龟一样楞在那里

,他就直接说,今天有专家门诊,了不起的谁谁谁……于是那对夫妻去了专家门诊。后

来午饭时间,坐堂专家门诊的那位老师在食堂遇到我们了,又提这事情,他告诉我:无

非就是爹妈给那小姑娘补品吃多了而已……于是我拿来自我安慰,至少我的思路是对的

洗澡也会洗出重大麻烦来,比较多见的就是在淋浴房里摔倒,玻璃破碎导致的。

有个老太太,去走访朋友,朋友也好心,天气那么热,就请她在自己新装修的房子里洗

澡,没想那个老太就滑倒了,玻璃就碎了,刺得她浑身上下都是伤口,最深的一块玻璃

刺进了她的腹腔,刺破了肠子,要是刺破大血管,那都可能要了命。

要说淋浴房的玻璃应该是钢化玻璃的,碎掉应该是碎成很小的颗粒,但是老百姓买东西

爱图便宜,销售商就使劲压成本,最后压过了安全的底线,连普通玻璃都使上了

应该说是制造商压成本

还遇到一个倒霉的家伙,他是个工地上的建筑工人,在工地上洗澡,工地上嘛,你也看

到过的各种建筑垃圾乱堆放的,他也是滑了一交,结果屁股倒下来压在一个竖起来的瓷

砖上,那块瓷砖是碎的半块,边缘很锋利的,于是他的屁股从两瓣变成了三瓣,出了很

多血。送进来时候已经大失血休克了。因为伤及神经,后来出院了那条腿还有后遗症,

活动不很自如

人倒霉起来什么霉事都可能发生的,一个人家里来客人,他就去开在马路边上的店里买

东西招待客人,一辆失控的卡车就冲进了那家店。送进医院的时候已经濒临死亡了,急

诊部的人赶紧把他往手术室里送,我们连把他自己的衣服剪掉,好作深静脉穿刺都来不

及,他就死在了手术室里。这是我第一次遇到死在手术室里的病人。

烧伤病人的摸样是很KB的,特别是面积很大的那种病人。有一次急诊部门接到电话,

说马上有一部救护车要来,让我们清除急救车道上的任何障碍物,于是急诊部的人全都

作好的准备,车子一来,就有人冲过去把后门打开,但是下一个举动,却是赶紧把门又

关上–她给吓坏了,里面的人被烧得跟非洲黑人一样,还冒着烟和刺鼻的焦味

那个病人送进来没两个小时就死了。

有一对同居的恋人,男的触电了,女的在旁边急得又跳又叫又哭,但是她什么急救措施

也不知道,等她从隔壁邻居那里求来人帮忙,再送进医院,哪里还来得及。为这个,我

还发过一个急救知识贴。这种时候,哭管个屁用

有的医生开刀属于大刀阔斧的类型,一些病人体质差,手术应该考虑他/她的实际条件的

,但是他们开刀时候只图干净,什么地方有转移灶了就给她/他挖挖干净,这样的手术开

下来,看起来病灶切得干净了,病人身体也给搞垮了。在我看来这是非常愚蠢的做法。

我记得有一个老太来开刀,肚子里转移范围很广,一般医生会直接把肚皮关起来送回去

的,但是那次那个医生就坚持开,取走了好多"零件",开完刀效果又不好,病人还是很

快就死了。

医院里有时候遇到一些很奇怪的病人,有个女病人,连气功练傻了脑袋,她长了一个卵

巢囊肿,越来越大,可她坚持说那是练气功练出来的一包真气,拒绝治疗,后来被她家

人好说歹说推进医院来手术了,切出来一个肿瘤大得跟小一号的篮球似的。要说人的态

度转变也真是件捉摸不透的事情,几天前态度很坚决看见医生护士很多埋怨牢骚的,开

完刀后看见医生护士客气得不得了。

有一次来了个当兵的开刀,我去给他手术前签字,他一看签字书上写了十七、八条东西

每条都可能小命不保的意外,他就紧张了,他的紧张不是以担心为表现,而是以发火为

表现,他说,我们兵工厂里每次生产任务都签军令状的,几天几夜就要造多少多少**(

他说的啥我没听懂)出来…少了,质量差了就要怎么怎么样…

见鬼,造刺刀能跟修人比吗?我退一万步,兵器里也有简单有复杂的东西,给你个没爆

炸的原子弹你能拍胸脯修好它吗?总之他火气很大,你客气么我也客气点,你嗓子大我

比不过你,但是我说的话你听得明白就可以了:"…你拒绝签字,我就无法实施麻醉,

你愿意在没有麻醉的条件下手术,我尊重你的选择…"过一会儿,他老婆来找我说他愿

意签字了…

说实话,我很怕遇到这样的病人

签字时候确实很多人不能理解,常常有人冲我说你们这个是霸王条款,霸王条款是什么

?是有人制定了游戏规则,这个规则你必须接受。但是医疗关系中的规则不是人制定的

,老兄你搞搞清楚,是你自己身上的毛病和生理特征决定的,签字书上那么多条意外你

以为其中有哪一条是我想让它发生的?你去店里接受了霸王条款人家有利益的,你医疗

签字签完了你当我奖金会多发呀

手术中时常会发生意外,有的意外让人非常无奈,半夜里开刀,原来进来的是胃穿孔,

修补一下就搞定了,时间比开阑尾还短,但是有时候不走运,病人的穿孔是因为肿瘤引

起的,开胃穿孔变成了开胃癌……这事我遇到好几回了,白天开也算了,有时候是午夜2

、3点,得到这样的消息,总是让人感到沮丧,本来3点可以睡觉去了,就可能变成5点、

6点才能收摊

不过我们一般遇到这样的情况,总是拿霉王来对比,这样心情就好多了

民工身上什么意外都会发生,有的很离谱。有个民工自己做de-tona-tor,做完了用来装在火铳

里打鸟的,但是上海没有乡下那么多鸟可打,他就把火药放在一玻璃瓶子里放了很久,

时间长了,火药就结成了块,还很坚硬。终于要用火药了,倒又倒不出来,他就拿一铁

条和锤子去凿它,没想就爆炸了。炸得浑身上下都是玻璃,送进手术室来不知道的还以

为他踩着地雷了。因为玻璃是透明的,泡在血里就更难找了,我记得那天他5点,正好是

下班前一小会儿进手术室的,最后我7点半才下班

说到那个火铳,这个东西很危险。以前我在乡下某医院里见识过有这么一个家伙,傍晚

去田野里打鸟,在灌木从里很多鸟叫,他就撩起来一下子,结果灌木从后面一声惨叫,

送进医院来一看,那个倒霉的人右脸朝向他的,所以左脸比较干净,右脸嵌进去许多铁

沙,打成了阴阳脸。打枪的被打的都是一个村里的,手术室里面在替他挖沙,他老婆在

门外跟打枪那人的老婆吵架…这种事情,估计上海是遇不到的了

医院里的明争暗斗事件我也见识过,实在是太过丑恶。我拒绝写这。

小时候看一篇4格漫画,老头子死了孩子们来哭,一边哭一边摸,把老头身上的金器全部

摸走…

原来这些都是取材与生活,我在医院里也见识过了。一个老太心脏病发,送进医院的,

某一天夜里离开了,她的女儿就扑在她身上哭,也许该叫干嚎,哭着哭着,那老太手上

的戒指、耳锥、项链都没有了。后来的几个子女过来什么表情我才不去关心,总之都是

丑陋的嘴脸

假哭的有,真哭的也有,我遇到一次抢救,抢救最后是失败了,老头的女儿赶来没见着

最后一面,在病房里又哭又跺脚,怎么也不能接受!

最后谁告诉我,这个老头不是她爸爸,她是这老头养大的孤儿

男性的情感表达总是不如女性那么直接,这个是生理因素决定的。

急诊部送进来一个老人死去了,他的儿子就在旁边呆住了,嘴里小声念叨着:乃哪能办

…乃哪能办… 老人的女儿就在那里哭得抽不过气来

以前在产房里,进一送二出去,我遇见过好几个当爸爸都是傻忽忽的在那里乐,而且是

乐的傻在那里那种

现在有的医院爸爸可以进产房陪老婆的,我同学说,不少爸爸比妈妈还紧张

从工作到现在,亲自抢救病人的经历不算少,有几次印象很深刻。

第一次把病人的肋骨压断,那是我刚开始单独值班,人总是怕什么就来什么,送进来一

很瘦小的车祸老太,其实已经死乐,但是要作秀给家属看,急电铃招呼抢救,我就去,

到乐那里,插好管子以后和几个同事轮流替那老人胸外按压,没有经验,力量就掌握不

好,没几下,手上就觉得有一种脆性脱失感,我吓得不轻。幸亏那个病人本来就死的,

要是…… 要么赔钱,要么吃皮蛋……谁知道

压断肋骨在急救中是常见的并发症,好在在我手上,只发生了这一次,我希望永远不要

再来一次了,我真的很怕在工作里出任何岔子

医院里其实也有歧视,对待送进来的小孩子、年轻人,和对老人态度是不一样的。一个

七八十岁的老人送进来后,抢救韧性比不上年轻人和小孩子。怎么解释这个"抢救韧性"

呢?这个词是我自己胡乱想出来的,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描述它。来一个80多岁老人,

我们抢救,但是一般过个20分钟或者半小时,觉得没希望了,我们自己潜意识里就觉得"

……还是放弃吧……"要是来个小孩子什么的,那才叫真正的 全 力 抢救,我记得有过

一回一个小伙子进来,我们抢救了多久自己都不知道,最后我们每个人手、背都酸得不

能动,有个家伙想抽支烟,结果夹不住

好象错了,不是抽烟,但也差不多就那样了

很惭愧,抢救的成功率很低。不知道象瑞金、华山……那样的大牌医院怎么样,反正我

遇到的抢救成功率很小,总是死得多,活过来的很少。(年纪青的成功率比较高)

有一回手术,我去跟病人谈话签字时候,是病人的妻子签字的,旁边站着她婆婆,她签

完字冷不丁塞我衣服里一个红包,而且病人的母亲还告诉我,她的大儿子就是麻醉意外

死掉的。我不晓得你们能不能理解当时的我,她说她大儿子的不幸,那句话对我来说是

一记重锤!你没有看到那老太的眼神,我感打包票,这样的眼神没有哪个演员能模仿!

我都不晓得如何描述,那种眼神是一种期盼,一种愤怒,一种无奈

她们塞过红包就快速退出了办公室,一出门,我便不敢有的大幅度动作了,拿了红包我

直接就去了院接待办公室交掉了。因为红包是绝对不敢收的。要说红包对我没有吸引力

,那也是骗人。不过那个红包确实起了作用,我决定给予这个病人一次完美的麻醉,算

是给那老太一点……怎么说?……抚慰?手术快完成时候,在确保安全前提下,我追加

了一些镇静药,然后拔管送回病房了。问题就出在这里了,我想让病人舒服的醒过来,

别被气管里的管子整得难受,但是他母亲却因为儿子不清醒紧张得很,我愚蠢的善意让

她想起过去的痛苦记忆,我明确告诉她病人是安全的,但是这个时候我的解释在她看来

是狡辩,她涨红了脸朝我咆哮。要不是病人醒过来,他妻子问他痛不通,他说了句很舒

服,我都不知道能不能在那老太面前全身而退。

母亲啊,这就是母亲!

我发这个贴其实根本原因是因为前一阶段看到很多声讨医院和医生的贴,那些都是事实

,医院里确实有许多丑恶的地方,但是你们不能只看到这些。如果其他地方你们看不到

,我就写一些来告诉你们。

我不是要树立什么医生护士的形象,我很坦白的告诉你,我拿回扣,钱对谁没有诱惑?

我不拿红包,不是我不想,只是我不敢。我也很兢业,我对得起我的饭碗和我手上的任

何一个病人。

决大多数的医生护士其实都很竞业,别一开口就骂,其他的医生护士也跟我差不多的,

我们对得起自己的岗位,好多问题的根源不是我们,使劲骂我们只反映出其实你我都是

弱者,有人在上面看着下面的热闹。

麻醉这个职业我很喜欢,它很有挑战性,可是医生这个碗饭,我却不喜欢。如果可能,

我很想去尝试一份跟医院、医药没有关系的工作。

谢谢你们从此对医生护士增加的一点点理解。

转载请注明:在路上 » <<医生说医院里的故事>>转载自KDS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57 queries in 0.110 seconds, using 18.94MB mem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