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20190717 VPS服务器:Vultr新加坡,WordPress主题:大前端D8,统一介绍入口:关于

纬创,今夜请将我遗忘

默认分类 crifan 1151浏览 0评论

纬创,今夜请将我遗忘[ZT]

各位朋友们:

终于也到了我写离职感言的时候了。人生短短几十年,在一个逗留近三年的地方,离开的时候总是要说一些什么,留下些什么。离职时的感言,少不了三件事:回忆,感谢和祝福。
  回忆,是为和过去做一个告别,结束一段可堪回首的岁月;感谢,是为了那些曾经帮助过我鼓励过我的那些人;而祝福,是为所有在这三年中认识的朋友们以及我自己。

回忆
  关于WISTRON的回忆,有多少酸甜苦辣呢?也许只有在这个超级航母里呆过的人才会有真正的感受。

食堂
  堂堂七尺男儿饭盆里的饭菜只能垫底儿,虽然说你可以去加饭,但是长长的队伍却抵挡住了你前进的步伐。食堂里嘈杂的声音让人血脉膨胀,这到底是让你慢慢吃饭,还是叫你吃完赶快滚蛋?搞卫生的阿姨只知道捡饮料瓶子.可怜的伙委看到如此混乱的场面也只能含着泪抓几个看不顺眼的OP交差,以示他们吃饭的时候曾经来到过这里。WISTRON的饭菜质量也许只有从非洲招来的OP才能拍着桌子大吼:老子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而且更加让人感到WISTRON对于人的尊重是在我上夜班的时候,整个加饭的大铁盆直接扔在地上,每个加饭的人不得不蹲下身子来捞饭。想一想吧,蹲下身子,一手餐盘,一手勺子,一下一下的从地上挖饭,纬创对员工的尊重程度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
  来了这么久,在食堂从来没有见过一次台干,仿佛那个地方是他们的禁区。每个人的识别卡背面都写着这么句话:不断创造客户﹑股东和员工之最大价值。那我也想对台干们说一句,感谢您一直以来对我们的关怀,来食堂吧,我请你吃纬创大餐。

  人 还没来WISTRON前,就知道这地方人挺多的,真正来了之后才发现,人比传说中的还要多。说实话,我以前几乎没有见到过有这么多人的地方。就拿一天的行程做个例子吧,早上起来去坐厂车,一大帮子人在那里排队等车,终于车子晃悠悠的来了,又要死命往上挤,因为一旦你挤不上,那对不起,只能步行了,厂车就那么几辆呀;到了厂里,去员工入口换鞋,又是一大堆人挤在鞋柜前,好吧,谁叫WISTRON人多呢,挤吧,要不等会刷卡不是迟了就是没早饭吃了;总算换好了,急匆匆的往刷卡机那里走,一到刷卡那地方,心又拔凉拔凉的了,因为一条刷卡长龙在等着你,哎,谁叫你是男人呢,又不好意思插队,排队刷卡吧。终于刷到卡了,可以上班了。可是,一天的精力在8点之前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到了中午,可以吃饭了,那个高兴啊,走到食堂门口才发现,黑压压的队伍已经从打菜窗口排到了后门了,几百多号人挤在一起,我又一次感觉到了时空的交错,是不是回到了原始社会?或者遇上了百年不遇的饥荒,今天免费放粮?排了15分钟队伍,终于拿到了自己那点可怜的吃的,可是一看那饭,我的心又瓦凉瓦凉的了,只吃这点我不是只能撑2个小时么,谁叫供货商也在搞costdown呢,少给一点饭,如果你懒的话就可以不去加饭了,那不就又帮他们省了一点了吗?我想看这篇文章的同事们来纬创时间长了胃口都被迫变小了吧?没办法,我怕饿,还是加饭去吧,可是一看那加饭的队伍,我啥也不说了;终于加到饭了,可以坐下来吃了,可是向四周望一望,怎么就见不到一个空位置呢?端着餐盘从前跑到后,愣是没找到一个空位置,等等,那边不是有个位置没有人吗?那心里高兴啊,三步并两步的跑过去一看,天哪,还没凳子。。。。。。好不容易吃完饭,总要解决一下生理需要吧,一到厕所门口一看,4个池前的队伍都排到厕所门口了。我对于这个现象一直怀疑是不是工务的脑壳给驴踢了,三楼整整一个3A.3B厂,少说男生也三四百号人,可是七八平方米的厕所只有3个小便池,2个大便池,而且定期会堵一到二个池子!我来了纬创三年了,从来没有一次去上厕所不要排队。看着那些年轻的涨红的面孔,不知道哪个可怜的OP会因为这种狗屁设计而憋出尿毒症来。等到下班的时候,最恐怖的事情发生了,等下班的长龙可以从楼梯排到最后,蜿蜒曲折,浩浩荡荡,颇有春运的时候火车站排队买票的气势。排在最后的估计8点下班要等拉到卡应该就要8点半了。亲爱的WISTRON真正的让员工爱厂如爱家了,就算下班时间到了也要再等半小时走,多感人啊!
人多,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也是正常的现象,WISTRON越做越大,产能提升了,代工的产品越来越多,当然要扩线,所以就要多招人。那问题的关键就来了,那地方还是那么大,据我所知,昆山厂已经快接近一万四千人了(不知道是否准确,估计还要多),那地方还是几年前造的时候那么大,你说能不挤吗?我们经常听说过这样一个参数叫人均占地面积,我想我们每个人在昆山厂的占地面积是多少心中都应该清楚吧。


  工作环境
  鉴于工程工作的特殊性,我们的办公地方大概离产线只有3-5的距离,无数的设备同时发出的电磁辐射把你射的春心荡漾;无数的设备同时发出的轰鸣声把你的耳膜震的无比激昂。记得以前我们在老厂的时候,那个时候工作环境还是可以的,离产线比较远,还有库房在中间挡着。可是这样的好日子在搬到3B厂来了以后就再也不复存在了。刚搬来的时候,显示器在80MHZ的刷新率下都颤抖不已,无态我只能用800*600的分辨率调100MHZ才勉强看的下去。
  还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厂里的手机信号。在三楼这样接受信号的黄金地段,我们的手机却始终处于一格或者无格的信号状态中,然而一旦离开办公区域,走到大厅那位置,信号马上就全满。在这里我要为NOKIA做个广告了,经过我反复拿同事不同牌子的手机做通话实验表明,在辐射干扰特别强大的地方,N记的手机信号是最好的!由于长期没有手机信号,和外界基本失去联络,以至于让我以前的同学朋友们都以为我偷偷躲在哪里闷声发财不再理睬他们了或者是去西藏旅游了,没办法,只好忍痛扔掉了我那最爱的阿卡小黑,换了部NOKIA的手机。
电子行业受电子污染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去改变他。这里我要说下我们家的三位BOSS。他们坐的离产线比我们更近,却还一直坚守在第一线,在这事上我真的打心眼里佩服他们。有些事情就是这样,你觉得可以承受,你就过来了,最后看看其实也就那样;承受不了,过不了这个坎,心里老有负担,就过不去了。环境问题也是我离职的原因之一,因为我还真的想为我自己的身体想想,父母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拉扯大,胡乱糟蹋可是大不孝啊,对自己将来也不好。我经常看到挺着大肚子的同事在厂里面走来走去,以至于我回家把这个事情说给我亲戚听的时候他们都瞪大了眼睛说是不是疯了,要钱不要命。

  制度

刚来纬创的时候,给它军事化的管理制度所震撼:洗手洒水要在盆里;走路要按照地线走;厂服的袖子不能卷起来,躲在厕所里抽烟就开除,识别卡没放在胸前放在衣服就要记个警告。。。。。。几乎就到了制度无处不在无所不包的地步,感觉比国家的宪法还要严格,还要神圣的不可侵犯。而现在看起来呢,我只能说,这些手段对付OP是还算可行的办法,可是对我们呢?我们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会有自己的底线,分寸,一个。不能一刀切,人和人之间还是有差别的。我们不是机器,不应该用程序化的东西来过分的约束我们,这样的结果只能是让我们每天生活在一种莫名的紧张之中,生怕什么时候不小心又犯了个错弄个警告小过大过之类。试问,每天在这样情绪下还有什么工作热情可言呢?安勤稽核的同志们,监控组的小MM们(这个部门好象是BB的特色,感觉名字很牛比,听起来和FBI好象一个档次的),你们其实也不容易,为了生存,为了混口饭吃,你们做出这些那些的事情也就不难理解了。

  在这里我不得不提一件事情,正是这件事情让我看清楚了WISTRON所谓的不断创造客户﹑股东和员工之最大价值。,以及它那无情的比法律还要严格的制度。遥想那是一个漆黑的夜晚,产线宕产了,在电话里用手机从11点每隔半小时打次电话告诉夜班同事怎么做还没有用的时候(那个时候真的很为公司着想,手机打的都是自己的钱),作为机种的负责人,作为一个WISTRON人,作为一个男人,我的责任心告诉我,应该挑起这个担子,走到生产的第一线。于是,半夜3点,我打车从家里赶到厂里处理产线异常。忙了一个晚上,产线终于好了,到了白天,助理和我说让我把打车发票给她,她帮我去厂长室报销。我其实心里当时一点也没在意这几个钱,不过既然可以报销,当然就报了。可是助理带回的结果却让我目瞪口呆—-不能报销,理由:半夜三点过来是属于上班了,报销只能是晚上下班10点以后没车了才可以报。我的天,难道半夜三点来上班就有公交车坐了?厂车也停在那里等我了吗?或者我步行来上班?我只能无奈的笑了笑,心里却暗暗的就发了誓,以后谁TMD再半夜过来谁就是孙子,产线宕产管我屁事,我又没有什么损失,最多给老大们飙几句,真正损失的还是WISTRON。区区8块钱,把一个充满激情的大好青年瞬间变成这样,我不得不佩服厂长室的人对于制度的执行力是如此的到位。虽然后来廖私下把钱塞给了我,但是却挽救不了我那年轻的受
附件:

WKS-01   [时间:2008-1-12 09:39]

WKS-03   [时间:2008-1-12 09:39]

fe6bc1e9e69e8a9d91094f7c2094df0d   [时间:2008-1-12 09:40]

转载请注明:在路上 » 纬创,今夜请将我遗忘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42 queries in 0.116 seconds, using 18.60MB mem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