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20190717 VPS服务器:Vultr新加坡,WordPress主题:大前端D8,统一介绍入口:关于

多收了三五斗(记者版)——少收了三五千

多收了三五斗 crifan 747浏览 0评论

多收了三五斗(记者版)——少收了三五千

少收了三五千

    调侃
    报社大楼的院坝里,横七竖八停放着各种面包车小轿车和摩托车。车上装载的是报社的头和各部门的主任,把车身压得很低。齐车轮的建筑垃圾,一堆一堆地,填没了这车和那车之间的空隙。停车场上去是能容十来个人并排走的阶梯。报社财务室就在阶梯的那一边。冬日的太阳光从破了一个洞的玻璃幕墙斜射下来,光柱子落在财务室里面晃动着的几位主任头上。
    
  那些记者朋友大清早就出来,到了报社,气也不透一口,便来到会议室前面占卜他们的命运。"正式记者一千块,聘用记者五百块。"财务室的小姐有气没力地回答他们。
    
  "什么!"记者朋友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美满的希望突然一沉,一会儿大家都呆了。
    
  "在去年底,正式记者不是奖的叁仟吗?"
  "伍仟块也奖过,不要说叁仟。"
  "哪里有跌得这样利害的!"
  "现在是什么时候,你们不知道么?别看各个报社年终的广告款象潮水一般疯涨,过几天有的报社还要跌呢!"
    
  刚才卖力赶路犹如赛龙船似的一股劲儿,现在在每个人的身体里松懈下来了。今年天照应,广告款飞涨,收息不错,连税务也不来作梗,只找火锅底料的麻烦,报社一年多涨这么三五百万广告款,谁都以为该得透一透气了。
    
  哪里知道临到最后的占卜,却得到比往年更坏的课兆!
    
  "还是不要领的好,我们找报社理论了再说。"从简单的心里喷出了这样的愤激的话。
    
  "嗤,"小姐冷笑着,"你们不领,人家就发不出去了么?报社各部门多的是钞票和支票甚至白条,头几个季度涨的还没放出去呢,房地产老板又有大量资金投入进来了。"

  支票,白条,房地产老板,那是遥远的事情,仿佛可以不管。而不领那已经造好名单的年终奖,却只能作为一句愤激的话说说罢了。怎么能够不领呢?老婆方面的伙食费是要缴的,为了雇佣人,养娃儿,吃饱肚皮,斗地主欠下的赌债是要还的。
    
  "我们打电话问问其它报社吧。"在其它报社,或许有比较好的命运等候着他们的同行,有人这么想。
    
  但是,小姐又来了一个"嗤",捻着粗黑的长发说道:"不要说其它报社,就是电视台也一样。我们早就商量好了,今年年终奖的价钱是正式记者一钱块,聘用记者五百块。"
    
  "小姐,能不能抬高一点?"差不多是哀求的声气。
    
  "抬高一点,说说倒是很容易的一句话。我们这报社是拿本钱来开的,你们要知道,前些年烂帐太多,广告欠款居高不下,抬高一点,就是说替你们白当差,这样的傻事谁肯干?"

  "这个价钱实在太低了,我们做梦也没想到。前年的年终奖是贰仟伍,去年的年终奖又发到叁仟块,不,你小姐说的,伍仟块也发过;我们想,今年总该比叁仟块多一点吧。哪里知道只有一仟块!"

  "小姐,就是去年的老价钱,叁仟块吧。"

  "小姐,我们报社的人特别可怜,你们行行好,少赚一点利润吧。"

  另一位小姐听得厌烦,把嘴里的口香糖吐到街心,睁大了眼睛说:"你们嫌价钱低,不要领好了。是你们自己到报社干活来的,并没有请你们来。只管多罗嗦做什么!我们有的是零钱,你们不领这钱,有别人的要等着进来。你们看,停车场又有两辆的士停在那里了。"

  三四个记者朋友从石级下升上来,旧毡帽下面是表现着希望的酱赤的脸。他们随即加入先到的一群。斜伸下来的光柱子落在他们的破摄影包的背带上。
    
  "听听看,今年什么价钱。"

  "比去年都不如,只有一千块钱!"伴着一副懊丧到无可奈何的神色。
    
  "什么!"希望犹如肥皂泡,一会儿又迸裂了三四个。
    
  希望的肥皂泡虽然迸裂了,造在报社里的年终奖可总得领出;而且命里注定,只有把身卖给这一家报社。报社里有的是零钱,而破布袄的空口袋里正需要零钱。
    
  在报社广告收成多和少的辩论之中,在部门主任年初定的目标是否完成的争持之下,记者朋友把自己一年的辛苦在报社的领款单上签了字,换到手的是或多或少的一叠钞票。"
    
  一批人咕噜着离开报社,另一批人又从外面跨进来。同样地,在会议室前迸裂了希望的肥皂泡,赶走了入冬以来望着上窜的存款所感到的快乐。
    
  街道上见得热闹起来了。
    
  记者朋友今天上报社来,原来有很多的计划的。雕牌透明皂用完了,须得买十块八块回去。今年入冬腰也酸腿也疼,原本想买点一片顶五片的盖中盖高钙片的。手纸向报社门口的小贩买,叁块钱只有这么一小砣,太吃亏了;如果到二街拿批发买一筒慢慢用,就便宜得多。锦联华正在换季打折,各类冬装五折起,女人们早已眼红了好久,今天领年终奖就嚷着要一同出来,自己几件,娃儿几件,都有了预算,至于老公,还是在二街拿地摊货吧。有些女人的预算里还有上德克基或金面点吃一顿的想法,听说新亚的煲仔饿只要6元一钵,也想开开洋荤。难得今年天照应,一个报社多涨这么三五百万,让一向捏得紧紧的手稍微放松一点,谁说不应该?缴按揭,还赌债,大概能够对付过去吧;对付过去之外,大概还有多余吧。
    
  他们咕噜着离开报社大楼的时候,犹如走出一个一向于己不利的赌场–这回又输了!输多少呢?他们不知道。总之,袋里的一叠钞票没有半张或者一角是自己的了。还要添补上不知在哪里的多少张钞票给人家,人家才会满意,这要等人家说了才知道。
    
  输是输定了,马上回去未必就会好多少,街上走一转,买点东西回去,也不过在输账上加上一笔,况且有些东西实在等着要用。于是街道上见得热闹起来了。
    
  他们三个一群,五个一簇,拖着短短的身影,在狭窄的街道上走。嘴里还是咕噜着,复算刚才得到的代价,咒骂那黑良心的报社。
    
    
  在节约预算的踌躇之后,记者朋友把刚到手的钞票一张两张地交到店伙手里。肥皂,大米之类必需用,不能不买,只好少买一点。整筒的手纸价钱太"咬手",不买吧,还是三块钱一小砣向小贩零买。衣服呢,预备买两件的就买了一件,预备娘儿子俩一同买的就单买了儿子的。
    
  上德克基金面点是不可能的了,煲仔饭更是想也别想了,记者朋友只得在路边的"四季美汤包"叫了几瓶金茨泉,盛上一碟花生米,便坐在胶凳上开始喝酒。
    
  酒到了肚里,话就多起来。相识的,不相识的,落在同一的命运里,又在同一的小摊上喝酒,你端起酒碗来说几句,我放下筷子来接几声,中听的,喊声"对",不中听,骂一顿:大家觉得正需要这样的发泄。
    
  "一仟块钱,真是碰见了鬼!"
  "上半年是整顿性病诊所,听说广告任务完成不好,亏本。下半年算是好年时,广告涨得好,稿子也写得特别多,还是亏本!"
  "今年亏本比去年都厉害;去年还叁仟块呢。"
  "唉,种田人吃不到自己的菜,记者领不到自己跑出来的钱哟!"
  "你这死鬼!你留在家里,给老婆搓背,给儿子骑马嘛。要不就跑去拉广告,搞有专版嘛!"
  "亏你想得出来,那是犯法的事,上半年电视台不是有人放黄碟噻,结果还不是被逮哒!"     
  "退了工作做生意去吧。我看最近开酒吧的倒是蛮得意的。"
  "开酒吧?好打算,我们一块儿去!"
  "谁出来当老大?人家金碧辉煌的有几个头脑,男男女女,老老小小,都听头脑的话。"
  "我看,到伊拉克去做工也不坏。我们报社里的XX,不是么?上半年到了伊拉克打游击,听说一个月工钱有三十第纳尔。"
  "你翻什么隔年旧历本!伊拉克和美国打仗,萨达姆都着抓了,XX在那里做叫化子了,你还不知道?"
  路路断绝。一时大家沉默了。酱赤的脸受着太阳光又加上酒力,个个难看不过,好象就会有殷红的血从皮肤里迸出来似的。
    
  "我们年年卖命工作,到底替谁干的?"一个人呷了一口酒,幽幽地提出疑问。
    
  就有另一个人指着不远处报社那半新不旧的金字招牌说:"近在眼前,就是替他们干的。我们吃辛吃苦,他们嘴唇皮一动,说’一仟块钱!’就把我们的油水一古脑儿吞了去!"
  "要是让我们自己定价钱,那就好了。凭良心说,一万块钱一年,我也不想多要。"
    
  "你这囚犯,在那里做什么梦!你不听见么?报社是拿本钱来开的,不肯替我们白当差。"
  "那末,我们为什么要替他们白当差!为什么要替报社的老爷们白当差!"
    
  散乱的谈话当然没有什么议决案。酒喝干了,饭吃过了,大家摸回自己的家。
  停车场便冷清清地撒满了一地的白色泡沫塑料。
    
  第二天又有一个报社门口挤满了人。报社里便表演着同样的故事。这种故事也正在全国各报里表演着,真是平常而又平常的。

转载请注明:在路上 » 多收了三五斗(记者版)——少收了三五千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网友最新评论 (1)

  1. .....一......★ .....帆......▍..★ .....风......▍.新.☆ .....顺..... ▍ ..年. ★ .....迎......▍ ... 快. ☆ .....明......▍ ... ..乐. ★ .....天..... ▍.万事如意!. ☆ .▍∵ ☆ ★...▍▍....█▍ ☆ ★∵▍..    ◥█▅▅██▅▅██▅▅▅▅▅███◤~ ~~ 财运亨通,心想事成!想中500万!?——那也行! 欢迎朋友到我空间做客!!!!
    温铭德·涩朗12年前 (2008-01-02)回复
59 queries in 0.083 seconds, using 18.83MB mem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