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20190717 VPS服务器:Vultr新加坡,WordPress主题:大前端D8,统一介绍入口:关于

多收了三五斗之选举版

多收了三五斗 crifan 657浏览 0评论

多收了三五斗之选举版

多投了三五张

(今天随单位参加了××选举,挺搞笑,完全是一幕肥皂剧,偶有所感……)

    二太街小学的教室里,横七竖八的坐着从各村赶来的选民。他们每个人兜里都揣着至少一张选票,有的揣得太多,把荷包都涨鼓了。破败的二太街小学的教室被烟雾、口水和烟头包围着,选民太多了,把教室狭窄的过道和每个角落都塞得满满的。

    二太街小学对面是几家做早点的小面馆。二太街小学就在小面馆的另一边。牛毛般的细雨不停的从空中落下,秋风萧瑟,淫雨霏霏,飘洒在没能挤到教室而只能站在茅草丛生的操场上的选民的头上、脸上、衣服上和沾满泥巴的裤子上。

    这些选民一大清早就从各村走了三十里地赶来,到了二太街,气也不透一口,水也不喝一口,就来到选举委员会的柜台前占卜他们的命运。

    “男的投一张给五毛,女的三毛,老人小孩减半,美女帅哥加一毛。”选委会的掌柜不紧不慢的说。

    “什么?”这些从乡里赶来的选民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美满的希望突然一沉,大家瞪圆的眼睛都立刻呆滞了。

    “上一次,不是两块钱一张吗?”

    “三块钱一张也给过,别说两块钱。”

    “哪里有跌得这么厉害的哟。”

    “现在是什么时候,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各地都在搞选举,每个人都在拉选票,要是都给原来那个价,那这个国家还谈什么法制国家,还谈什么依法治国,还谈什么宪政,你以为选举法是能随便乱搞的么,宪法还顶个球啊,说不定这个价以后还要跌呢。”

    昨天晚上就在家里熬好了稀饭,今天一大早打着火把出门挤牛车的热情现在在每个选民的身体里都开始松懈下来了。

    今年国家政策好,到处都在搞换届选举,大人代表越来越多,上级人大常委也不来监督,来了几个政府官员也到KTV唱歌喝酒摸小姐去了,这些乡里赶来的选民本以为可以乘这个机会把今年旱灾受到的损失多少补点回来。哪知道临到最后的占卜,却得到比旱灾更坏的兆头。

    “还是不要投的好,要是不加钱我们都把选票放家里卷叶子烟去,看你这个选举怎么搞。”从简单的心里喷出了这样愤激的话。

    “嗤!”选委会掌柜冷笑着,“你们不来,我们的选举就搞不成了么?上头选全国人大代表,选市长县长镇长还没这个价呢,还不是选下来了,现在靠投选票挣钱的农民多着呢,这么轻松的工作,比到广东打工体面多了。”

    选全国代表,选市长县长镇长,那是遥远的事情,仿佛可以不管,可是,不投那已经带到二太街的选票,那只能作为一句激愤的话说说罢了。怎么能够不投呢?今年四川旱情严重,庄稼颗粒无收,政府给的补贴又不知道哪天才拿得到手,一家老小总是要吃饭的啊。再说昨天晚上狠心熬了点稀饭,今天坐牛车的钱还指望着这投票呢。

    “我们到隔壁县去投吧。”在隔壁县,也许有更好的价钱在等待着他们,有人这么想。

    但是,选委会掌柜又来了一个“嗤”,他用手摸了下肥得流油的肚皮道:“不要说隔壁县,就是去成都也一样,我们已经都打招呼了,这次选举都是这个价,再说,你们这些乡里来的,长得不帅,又不性感,还想怎么的。” 

    “到成都去没好处。”同伴提出了驳议,“这里到成都坐汽车都要四个小时,有八个收费站,坐牛车去别人选举已经结束了,再说,还不晓得成都给个什么价呢,就是给多点,还得在成都吃碗担担面,到手的还这几个钱呢。”
    “掌柜,能不能抬高一点点?”差不多是哀求的语气。
    “抬高一点,说说倒是很容易的一句话。我们这选举是政府给的钱,你要知道,现在提倡的是为人民币服务,三个代表和八荣八耻都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给你们多一点,我们这些选委会的白当差啊,这样的傻事你们农民都不肯干,何况我们这些体面人。”
    “这个价实在太低了,我们做梦也没想到。上次选代表的时候给的是一张票两块,后来那代表当了三年,赚了二百多万,不,你掌柜说,三块一张块也给过。我们想,今年总该比两块多一点吧。哪里知道只有五毛!”
    “掌柜,就是上次的老价钱,两块吧。”
“掌柜,农村人可怜,你们行行好心,少贪一点吧。”
     另外一位副掌柜听得厌烦,把嘴里的香烟屁股掷到操场上的茅草中,瞪大了眼睛说:“你们嫌价钱低,不要投好了。是你们自己来的,又没有请你们来。只管多啰唆做什么!我泱泱大国,有的是人,有的是农民,你们不投,我可以到西藏去拉几卡车人来,西藏的不来,去新疆找东突的来,万一不行我们自己动手,别以为我们真的脑满肠肥什么事都不会做。说句不谦虚的话,别的事情我们做不来,但是在选票上画圈我还是练过,肯定比你们划得圆。”
    三四百个农民,老老少少男男女女的奋力从操场都挤到教室,教室的墙壁开始嗤嗤作响,破毡帽下面表现着饥不择食营养不良的黄脸孔,他们随即加入抢选票的一群,千百双干瘦粗糙的手伸向还放着些选票的桌子。
   “听听看,今年什么价钱。”
   “比去年都不如,只有五毛钱!”伴着一副懊丧到无可奈何的神色。
    “什么!”希望犹如肥皂泡,一会儿又迸裂了七八个。
    希望的肥皂泡虽然迸裂了,揣在蔸里的选票还是得投啊,而且事先说好了的,只有投给启扇民(欺善民)。只有投给他,选委会掌柜才肯付这每张五毛的票子,而从乡里赶来贿选的选民,荷包里缺的就是这票子。

转载请注明:在路上 » 多收了三五斗之选举版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59 queries in 0.124 seconds, using 18.77MB mem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