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20190717 VPS服务器:Vultr新加坡,WordPress主题:大前端D8,统一介绍入口:关于

《多收了三五斗》之笔记本厂商杀价篇

多收了三五斗 crifan 603浏览 0评论

《多收了三五斗》之笔记本厂商杀价篇

    笔记本市场的许多商店里,横七竖八站着各处来的笔记本厂商、经销商、销售人员。店里排队的是等待出售的各色笔记本,把店塞得很满。厚厚的宣传单用各色的夹子夹着,一捆一捆地,填没了这只手和那只手之间的空隙。门口进去的就是××市最大的笔记本市场了,消费者就排在市场的那一边。早晨的太阳光从整洁的玻璃天棚斜射下来,光柱子落在柜台外面晃动着的几副monitor上。
  
  那些笔记本厂商大清早骑自行车出来,穿越了许多城市,到了笔记本市场,早饭也不吃一口,便来到柜台前面占卜他们的命运。“迅驰二代8000,一代6000,赛扬和P4的不要”笔记本市场的报价小姐有气没力地回答他们。
  
  “什么!”许多笔记本厂商们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美满的希望突然一沉,一会儿大家都呆了。
  
  “在6月里,赛扬C-M不是很可以卖到8000吗?”

  “1万2都卖过,不要说8000了”

  “哪里有杀价杀得这样厉害的!”

  “现在是什么时候,你们不知道么?各处的新产品新品牌像潮水一般涌来,过几天还要跌呢!”

  原来出来犹如赛龙舟似的一股劲儿,现在在每个人的身体里松懈下来了。近几年天照应,笔记本市场一路走红,各种形式的新概念产品也善解人意,很多消费者也都睁大了眼睛磨开了心思,打算购买第二本NB的人也开始多了起来,谁都以为该得透一透气了。
  
  哪里知道临到最后的占卜,却得到比卖DIY配件或杂牌MP3等产品更坏的征兆!
  
  “还是不要卖笔记本的好,我们回去呆在家里吧!”从简单的嘴里喷出了这样的愤激的话。
  
  “嗤,”小姐冷笑着,“你们不卖,市场就没有笔记本卖了么?各处地方多的是想做笔记本的,国内厂商杀价还没结束,台系、日韩系等品牌的笔记本厂商还要涌来。现在各地的国际大品牌、台系、新生品牌多得是。高价格的报价是为他们留着的。”
  
  国际大品牌、台系、新生品牌的许多新概念笔记本,那是遥远的事情,仿佛可以不管。而已经花了许多钱搞出来的产品生产线却不能不干活,却只能作为一句愤激的话说说罢了。怎么能够不干呢?Intel的配件费是要给的,再不给人家下次连理都不理你,考3C证的花费也要从这里挣回来,当初为了学这个,甚至有的还为自己借了债,自己签约向经销商支持的货款,也被催了几次。
  

  “我们到行业市场去卖吧”,现在消费者这么精明,又那么认老牌子,或许在行业市场里,有比较好的命运等候着他,有人这么想。

  但是,小姐又来了一个“嗤”,眨着微翘的睫毛说道:不要说金融政府这些大院,就是到农村小学校也是一样。我们统一采购,今年的价钱都是迅驰二代不过8000,一代不过6000,只有再低的理。”
  
  “行业市场也不是那么好混的,”同伴间也提出了驳议。“政府、学校得有硬硬的关系才行,还不得是花钱请客吃饭堆出来的,那些善走这些门道的业务员也是不好饲侯的。
  
  “小姐,能不能再提一点价?”差不多是哀求的声气。“哼”,又是一个鼻音,“抬高一点,说说倒是很容易的一句话。你们以为老百姓的钱都是抢来的啊,一个笔记本动不动就是上万块,你们要知道,抬高一点,一些人来说就是白干一个月的工资,这样的傻事谁肯干?”

“这个价钱实在太低了,我们做梦也没想到。前年才说是万元风暴,宽屏、Dothan什么的又大多到了万元以上,不,小姐您说过,平均一万二也是有过的……”

  “小姐,就是去年的老价钱,我我们也保证迅驰二代不过万吧。”
  
  “小姐,卖笔记本的可怜,你们行行好心,多花点钱吧。”
  
  另一位小姐听得不耐烦,把手里的空咖啡杯扔到街心,睁大了眼睛说,“你们嫌价钱低,不要来卖好了。是你们自己硬挤进来卖的,并没有请你们来。多罗嗦做什么!我们有的是笔记本厂商,随便找个代工不贴牌子都行,你们不做,有别人去做。你们看,还排着很长队呢?”
  
  三四个monitor好不容易从队伍里挤过来,monitor后面是充满着希望的沧桑的脸。他们随即加入先到的一群。斜伸下来的光柱子落在他们的西服的肩背上。“听听看,今年什么价钱。”“比去年都不如,迅驰一代不能过六千!”伴着一副懊丧到无可奈何的神色。“什么!”希望犹如肥皂泡,一会儿又迸裂了三四个。
  
  希望的肥皂泡虽然迸裂了,可笔记本总得卖;而且渠道都铺好了,又做不了其它东西。听说IT业有的是市场前景,很多厂商一年赚满暴富,而总公司的财务表正需要一个激烈的增长点。
  
  在14寸和12寸斟酌之中,在代工和自主的争吵之下,结果各色NB厂商把自己的品牌本本送进了各色人等手中,换到手的是或多或少的所谓业绩。“小姐,保修简单些,附件少些,不行么?”想着又要白忙活一年,心里怪不舒服。“JS!”亮着腥红指甲的手熟练的敲着键盘,鄙夷不屑的眼光从扫过的眼皮下迸了出来,说话者立刻垂下了头,仿佛自己是个服罪的劳改犯。
  
  “好一点配置就多卖点钱,不会少给你们一个子儿。我们这里不要保修不好附件缺的,你们少糊弄人!

  “那末,不用装Windows吧。”从政府普及正版的消息来看,知道是很难免掉的了。“吓!”声音很严厉,左手的食指强硬地指着,“你们是卖能用的电脑的,不是杂货市场里的装机商,想不装系统,让微软来抓我们啊?”

  要预装系统就得给微软钱,装个免费Linux再要人家回去心照不宣装D版Windows的把戏看来不管用了,大家看了看冷漠的买家的脸,便把各种x999写到了宣传画上。
  
  一批厂商离开了××笔记本市场,另一批又排着队挤了进来。同样地,在柜台前迸裂了希望的肥皂泡,赶走了手里揣着销量,拿到高占有率所感到的快乐。同样地,也开始了没日没夜,没完没了的下单、宣传,换到地是并不多的利润。
  
  市场柜台上渐渐热闹起来了。

    拿着传单的厂商们到笔记本市场来,原来是有很多的计划的。技术天天都在更新,为了不老让代工厂牵着鼻子走,每年的适当研发投入是少不了的,几个技术部的本来就天天嚷着跳槽加薪。组装线的维护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各地的经销商时时刻刻想多赚点广告费,得耐心打发,今年有几个很惨的厂商消失了,得预备下断路钱,不然售后一大堆问题就要繁到你死,银行的贷款用完了,需得赚点业绩回去。
  
  全代工的厂商盘算着多找个生产工厂,有的还寻思多做几个模具。自己组装的为了“国人自主研发”的口号要多放点个性的东西在产品里,都有了预算。难得最近天照应,国内市场年均30%多的增长率,又赶上台湾厂商生产往大陆迁移,让一向捏得紧紧的手稍微放松一点,谁说不应该?还债,付模具费,支付日常开支大概能够对付过去吧,不止付过去之外,大概还有多馀吧。在这样的心境之下,有些人甚至想买一个国际大牌,这东西实在怪,自己不光用出钱,还可以用股份换,还可以出国炫耀,比起自己辛辛苦苦经营的来大家还不买账,真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他们咕噜着离xx市笔记本市场的时候,犹如走出一个一向于己不利的赌场——这回又输了!输多少呢?他们不知道。总之,产品投资就不是自己的了。还不知道要给人家无偿多做多少年的服务,人家才会满意,这要等人家说了才知道。
  
  输是输定了,马上骑车回去未必就会好多少,市场里走一转,换换心情,也不过在输账上加上一笔,况且有些东西实在憋得慌。于是市场柜台上见得热闹起来了。
  
  他们三个一群,五个一簇,拖着短短的身影,在热闹的市场柜台边走。嘴里还是咕噜着,复算刚才付出的代价,咒骂那不知辛苦的消费市场。手下跟来的经销商们眼光只向两边的大幅广告牌直溜。
  
  “本广告位招租,黄金地段,价格只要XX999/年,联系电话34567888。”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福禄柜台出租,原价6k/月,现交三月租金赠两个月”,商场的主管特别卖力,不惜低头哈腰叫着“老总”“经理”,他们知道,“老总”“经理”们有些东西是必须要的,这是不容错过的好机会。
  
  在节约预算的踌躇之后,“老总”“经理”们把手里剩下不多的签约单一张两张交到了主管手里。商场柜台位不能不买,只好买楼层高点的。广告位价钱太“咬手”,不要了留给其他MP3、手机吧。经销商想提返点的事,可话到嘴边又缩了回去。
  
  “老总”们上了饭局,话就多起来。相识的,不相识的,落在同一的命运里,又在同一个桌上,你递个烟,我点一下,酒过三寻,菜过五味,大家觉得正需要这样的发泄。
  
  “迅驰二还不过8000,真是碰见了鬼!”
  
  “2000年是IT不景气,笔记本难卖,亏本。今年算是复苏了,又是一个大成长期,还是亏本!”
  
  “今年亏本比以往都厉害,去年我们还受集团表扬呢。”
  
  “又得出新品了。唉,搞笔记本的人整天都是急啊!”
  
  “为什么要出新品呢,我今年就TMD不出了,宁可不卖了,让他们打死我!”
  
  “只能不出新品了啊。没利润就没钱搞技术,没技术就没卖点,没卖点还出什么东西,价格越来越低!“”
  
  “IT业里笔记本这几年尤其不好做啊!”
  
  “跳槽吧。我看也只有跳槽了。”
  
  “跳槽!也不用出新品了,也不用管售后了,好打算,我们一块儿跳!”
  
  “今年跳的还少吗?还不是被人挤个半死,跳来跳去,还不都是一样。”
  
  “我看,改行去卖手机数码也不坏,我们那里XX集团里的手机业务,不是么?一个星期就能把一个月的大笔宣传费赚回来,纯利200%啊,照现在的笔记本行情,我们技术再投入3倍,也做不来啊。”
  
  “你翻什么隔年旧历本!手机现在也不好做啊,好多都要倒闭了,天天都是整合并购,手机就赚前几个月的钱,以后都是赔本卖啊。”
  
  路路断绝。一时大家沉默了。苍白的脸加上喝酒,好象就会有殷红的血从皮肤里迸出来似的,个个难看不过。
  
  “我们年年做笔记本,宣传推广,到底是为谁做的?” 一个人幽幽地提出疑问。
  
  就有另一个人说道:“我们拼死拼活,好不容易争取到模具,铺市宣传推广了,他们嘴唇皮一动,说‘这笔记本技术含量不高!’就把我们的辛苦不当数!”
  
  “要是让我们自己定价钱,那就好了。凭良心说,迅驰二代1万的标准,我们也不会多要,可是2M的L2 cache啊,用什么不够了,还求什么?!”
  
  “你这猪头,在那里做什么梦!你不听见么?老百姓的钱都是血汗钱,Intel的价又明明的摆在那里,除非你要的多才便宜那么一点点,谁会看你的脸色!”
  
  “那末,我们的笔记本也是拿钱做出来的,为什么要替Intel白当差!”
  
  “我刚才在私下里这么想:现在让消费者沾点小便宜,我们的市场、品牌留在这里;往后太同质化了,除了我的品牌标,上面什么“迅驰”、“ATI”都不贴!AMD,汉腾,全美达的人找我好多次了!”故意把样子装得很神秘,网着红丝的眼睛注意着有没有Intel的探子。
  
  “真个没法过的时候,偷偷换成其他的品牌,服务也不用管,也是天经地义的!”理直气壮的声口。
  
  “最近,不是有品牌逼的要消失了吗?”
  
  “XXXX和XXXX不是销声匿迹,只留笑柄啊”
  
  “今天在这里的,说不定马上就没有了,谁知道!”
  
  散乱的谈话当然没有什么议决。大家都累了,牢骚也平了,大家又开始忙活,继续加班。
  
  饭局就留下了一片狼藉。
  
  第二天又有一批笔记本厂商来到这里出售。市场里便表演着同样的故事。这种故事也正在各处笔记本市场上表演着,真是平常而又平常……

转载请注明:在路上 » 《多收了三五斗》之笔记本厂商杀价篇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59 queries in 0.124 seconds, using 18.79MB mem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