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20190717 VPS服务器:Vultr新加坡,WordPress主题:大前端D8,统一介绍入口:关于

《天道》 精彩台词摘录【第1集 – 第9集】

电视剧《天道》 crifan 1176浏览 0评论

【天道 精彩台词摘录】【第1集 – 第9集】

【天道 第1集 精彩台词摘录】
1.花天酒地并不违法,只是一种带符号的生活方式.。

2.美女是魔。是不是魔跟人家美女有什么关系?人们看自己的女儿、姐妹,再漂亮也不会缘起对美女的认知。

3.说魔,不是为了跟谁论是非论道德,是要指出起烦恼的因,为的是了心苦不起苦。

4.
肖亚文:认识(丁元英)这个人,就是开了一扇窗户,能听到一种不同的声音,
能够让你思考,觉悟,这东西不当吃,不当喝的,在别人看来可能不重要,
但是我知道这个东西非常重要。
个人感悟:其实,之前听的老罗语录,和现在看的《天道》,就类似于上面这段话中的丁元英,
接触这些,多少都是此益处,多些给你思考的元素,教你,引导你如何学会思考。

【天道 第2集 精彩台词摘录】
1.
丁元英:
私募基金是个没爹没娘的买卖,一边做着生意,
一边还得准备拼刀子,脑后还得长着眼睛看着衙门的脸色,

2.
省去自己完全去手写摘录了,摘自网上有人整理好的:
http://www.taoguba.com.cn/Article/132695/1
       MR.H:郑建时投了你一个不道德动机票,我没想到。
       MR.D:建时凭心凭理亲度超疏,不失佛门正本。但是他的佛根里只有熔点,没有正智。所以我看他是一个元宝不失德性。一坛元宝图财害命,他的那个佛,修的是来世正果的佛。他还得到佛祖那儿多咨询咨询。
       MR.H:那你呢?
       MR.D:我?正果是不想了,尘埃落定。
       MR.H:有人骂你是汉奸,说你带着德国鬼子来掠夺中国人,用国际游资来扰乱国内的融资市场。
       MR.D:汉奸好歹还是人,总比骂我不是人的好。知足吧。

3.
韩楚风:
今天就三件事,不兜圈子。
丁元英:
那件事(韩楚风竞选董事长)不是我能多嘴的。
韩楚风:
恕你无罪
丁元英:
一个恕字,我已经有罪了。

正天的事情,这争与不争,你不说话,已经是表态了。
我只是想知道,这个不争的所以然。
你要是不说,那可真的是有罪了。

这件事情是,退后一步,让出一条道,
让两个副总裁先过去,胜算可能会大一些。
但是也有失算的可能啊。
只是事关重大,我担不起这个闪失。

我尚没拿起,何谈放下。

你办事,老总裁放心,但董事局不一定放心,

董事局不关心老总裁的遗嘱,而是利润,这里面还有一个
资历问题,对于你来说,也是一个潜在的障碍。
让两个副总裁之间的矛盾上升为主要矛盾,
让他们内耗,等他们斗的两败俱伤,企业必然会蒙受损失,
这就是此消彼长,有个比较,当董事会看书谁是争权的,
谁是干事的,自然就众望所归了,这个时候你才有可能建立
真正的权威,否则你一登上拳台,就会促使他们先结成联盟,
你有可能成为第一个牺牲品。

他们要是不内耗呢,这是文化属性,
不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

打个赌吧,将来也算是一个段子。
就赌我那辆宝马车,打个7折,作价70万,你看如何?

随你呀,要打赌我就一赔五。

你就这么有把握?

是胜算多些,公道。

总裁年薪60多万,再说即使座上总裁,也未必能能做5年,
你一陪五,我赢了是赢,输了也是赢。
这还说什么,来,连干三杯。

省去自己完全去手写摘录了,摘自网上有人整理好的:
http://www.taoguba.com.cn/Article/132695/1
       MR.H:(点烟)今天就三桩事,不兜圈子。
       MR.D:那件事,不是我能多嘴的。
       MR.H:恕你无罪。
       MR.D:一个恕字,我已经有罪了。
       MR.H:这几年你变了不少,越来越低调寡言了,你那股拔刀见血的劲儿哪儿去了?(摆酒,举杯)这第一桩事,私募基金这一把,就让我净赚94万欧元,用眼下的话说叫脱贫了。道谢的话我就不说了,一个字――干!(碰杯)喝白酒就得喝高度的,喝哪儿到哪儿。吃菜,吃菜,这是正宗的谭家菜。(推杯换盏)这第二术桩事,还是那件事,正天的情况我没少跟你念叨,这争与不争,你不说话已经是表态了。我只是想知道,这个不争的所以然。你要是不说,那可就真是有罪了。
       MR.D:这件事情是退后一步,让出一条道儿,让两个副总先过去,胜算可能会大一些,但也有失算的可能。只是事关重大,我担不起这个闪失。
       MR.H:我尚没拿定,何谈放下?
       MR.D:你办事,老总裁放心,但董事局不一定放心,董事局不关心老总裁的遗嘱,而是利润。这里还有一个资历问题,对于你来说,也是一个潜在的障碍。退一步,让两个副总之间的矛盾上升为主要矛盾,让他们内耗,等他们斗得两败俱伤,企业必然会蒙受损失。这就是此消彼长,有个比较。当董事会看出谁是争权的,谁是干事的,自然就众望所归了,这个时候你才有可能建立真正的权威。否则,你一登上拳台,就会促使他们结成联盟,你可能成为第一个牺牲品。
       MR.H:他们要是不内耗呢?
       MR.D:这是文化属性,不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
       MR.H:打个赌吧,将来也算是一个段子。我赌我那辆宝马,打上七折,作价70万,你看如何?
       MR.D:随你呀,要打赌我就一赔五。
       MR.H:你就那么有把握?
       MR.D:不是有把握,是胜算多些,公道。
       MR.H:总裁年薪50多万,我就是做了总裁也未必能做五年。你一赔五,我赢了是赢,输了也是赢。这还说什么呀?来,连干三杯。(酒过三循)
       MR.D:我对咱们中国的传统文化,总有一种自卑感,老觉着格格不入,就想找个地方一个人呆着。没有主义,没有观念冲突,谁也别妨碍谁。以前做不到,现在有了两个钱,有可能了。
       MR.H:听起来是有点儿不大像人话。(碰杯)其实哪个不想清静啊?可是周围的一切都在推着你随波逐流,根本由不得自己。仔细想想,北京这么大一个都市,还真找不到一个犄角旮旯能够养养神的,太闹。(满饮)你对传统文化的成见是渗到骨子里去了。(正酣)
       MR.D:改革开放,摸着石头过河。可我们这些人呢,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就稀里糊涂地闯进了战场。先得活下来,等定了神,一看,时代变了,真是穷则思变。可咱们中国毕竟是政治文化搭台,传统文化唱戏。我真不知道老祖宗那点儿东西,还能让这条船撑多久。
       MR.H:所以说要转变观念啊。
       MR.D:要转变什么观念?如果说我们的观念是适应生产力发展需要的,那就不用转变观念了,我们中国人自己坐庄,让别人来跟我们接轨好了。我们每天都躲在屋子里唱《我的中国心》,多辛酸啊。
       MR.H:东欧剧变,柏林墙倒塌,世界格局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MR.D:共产党也难哪!现在有人动不动就拿民主开方子,以为一民主,中国就什么都万事大吉了。有这么简单吗?要真有这么简单,我不认为共产党缺乏那样的胸襟,我也不认为一个政党就能阻止社会发展的趋势。忠孝文化几千年了,不是谁栽一棵民主的树,就开花结果了。提出转变观念的,恰恰是人家共产党。(这段作者有谄媚之嫌)
       MR.H:痛快!痛快!酒喝到这份儿上,刚喝出一点人味儿来。
       MR.D:你我这等角色,今天也大言不惭地谈文化,已经不是个东西了。那就索性泼妇骂街吧。
       MR.H:你请,你请。
       MR.D:人家共产党一说转变观念,马上就有人骂“掘坟灭祖”。一边骂着一边伸手还要民主。但是他们从来就没问过,他有主吗?他有的那个主,归根到底还是那个你要为我做主的主。
       MR.H:你这可是两头找挨骂了啊。传统文化牵着民族感情,民主闪着普世之光。这两个哪个都招不得碰不得呀。
       MR.D:再闪光,你也得理清民主为中国,还是中国为民主这个核心问题。民主只能解决民主可能解决的问题,不是万能神丹。
       MR.H:中国人讲究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只要是当下看不见的就都不算数。那就只能杀鸡取卵,开仓放粮了。
       MR.D:我们必须要把皇权文化的救主救恩,跟实事求是,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区分开。必须要把对广大农工的根本利益,和他们的基本素质区分开。(点烟)
       MR.H:你这个基本素质,就更得找挨骂了。(碰杯)兄弟,我用一位哲人的话给你画一个圈儿。你就好生地在里面呆着吧。你只要一出声,就会马上被另一种声音活埋了。
       MR.D:(酣醉)什么圈儿啊?
       旁白:MR.H望着眼前的好友没有回答,脑海里浮现出尼采的一句话,“更高级的哲人独处着,并不是因为他想孤独,而是因为在他的周围找不到同类。

【天道 第3集 精彩台词摘录】
1.
这个人心事太多,脑子太复杂。
从心理学角度分析,越是头脑简单的人,越需要点缀和填充,
而头脑复杂的人,则对简洁有着特殊的心理需求。

2.养儿防老,那父母就是你天然的债权人,而且这种感情比山高比水深,你永远想的就是还债报恩,所以这种文化就是让每个人都直不起腰来,中国这个民族就是老弯着腰,而老人越是觉得养儿防老,他就越容易觉得吃亏,心里就越苦.

3.
一个纯净到一尘不染的女声,仿佛从天国倾泻而下,仿佛是一双上帝的眼睛,
怜悯的注视着人类,只一声,我骤然有一种灵魂之门被撞开的颤栗,这是一种什么声音啊,
太美了,太让人陶醉了,人原来还可以这样活着,灵魂原来还可以这样被滋润。

【天道 第4集 精彩台词摘录】
1.
欧阳雪:
今天晚上要不是你用那种眼神逼着他,他(丁元英)才不会跟咱们一般见识呢,他跟咱们不是一路人。
这个人你将来拿不住,将来吃亏的是你。你今天失态了啊。
那女人得让男人追求啊,你怎么着也得顾点女人的面子吧。
叶晓丹:
那是清高的女人,我本来就没清高,跟着凑什么热闹啊。
至于拿住拿不住,能拿住的不用拿,拿不住的不能拿,拿什么呀,爱就是了。

【天道 第5集 精彩台词摘录】
1.不管是魔还是鬼,无非是思维逻辑和价值观与常人不同,
地狱之门大不了就是,不同价值观的两种人产生冲突,
所带来的痛苦。
如果你真的值得我爱,那就放手去爱;
如果不值得爱,那交往的过程只是鉴别的过程,转身离去也没什么可怕的。

2.丁元英:
我还没有装腔作势到,可以无视可能发生的事情。
芮小丹:
即便是呼之欲出,你也讲不出,因为,一说就错。
这就像法律不能单纯以推理来定罪,得允许他在可能和事实之间,存续一个演变的过程。

3.
他永远都不会和你吵架,他的每个毛孔里都渗透着,
对世俗文化居高临下的包容,包容到不屑与你讲道理,
包容到让你自己觉得低俗自卑,当你快要憋死,快要疯掉的时候,
你能想到的只有一个字,逃。

【天道 第6集 精彩台词摘录】
1.住饭店,给衣服,到这儿吃饭,我还没有给丁元英脱呢,你就给我扔了块骨头,很有上流社会的风度。
如此一说,我还不如一只花瓶,充其量当了一回你们男人之间挥洒交情的酒瓶,

2.这个年代,执着于出人头地并不难,难的恰恰是不执着于出人头地。

3.丁元英在楼下等着,一言不发地被芮小丹带走了。
  天黑了,路灯亮了,马路上充满各种喧闹的声音,风从开着的车窗吹进来,带着一股夏季的闷热气息。丁元英坐在后座上神情漠然地抽烟,直到汽车开进玫瑰园小区,丁元英才意识到吃饭的地点不是酒店。
  丁元英跟着芮小丹进屋,打量着这套显得过分空荡的房子,自己到沙发上坐下。
  芮小丹去厨房冲了一杯茶,连同一只空盘子放在丁元英面前,说:“我给你准备了点西湖龙井,如果不合你的口味,你就将就着喝吧。我的烟缸已经扔了,你就用盘子吧。”
  丁元英问:“家里没人吗?”
  芮小丹说:“我父母离婚多年了,父亲在上海,母亲在法兰克福。这是我母亲落脚归乡的房子,其实古城已经没有亲人了。你先坐会儿,我去炒菜。”
  一会儿工夫,芮小丹将做好的菜端出来,摆在茶几上,一盘虾仁拌西芹,一盘清炒西兰花,最后才小心翼翼地端出一只砂锅,掀开锅盖,一股热腾腾的香气扑鼻而来,牛奶似的汤里面有一只只小圆球,看不出是什么东西。
  她从砂锅里盛了一碗汤放在丁元英跟前,说:“这是萝卜球扇贝汤,我跟饭店的大师傅学的,你尝尝味道。”
  丁元英用小勺喝了一口,说:“好汤。”
  芮小丹倒了一杯啤酒递给丁元英,说:“我不能喝酒,你喝。”
  丁元英喝了一口啤酒,每样菜都尝了尝。
  芮小丹问:“你怎么看女人?说心底的那点东西。”
  丁元英心里明白这是揭幕的前奏,于是坦率地说:“女人是形式逻辑的典范,是辩证逻辑的障碍,我无意摧残女人,也不想被女人摧残。”
  芮小丹说:“女人就这么难养吗?”
  丁元英说:“红颜知己自古有之,这还得看男人是不是一杯好酒,自古又有几个男人能把自己酿到淡而又淡的名贵?这不是为之而可为的事,能混就混吧。”
  芮小丹说:“我想,以后我们像这样坐在一起的机会该是没有了。你是明白人,女人那点兜圈子的套路就免了,我今天请你来不为别的,就为履行个程序。”
  丁元英知道迟早要经过这个程序,却不知道是以什么方式履行程序。
  芮小丹站起来走进卧室关上门。过了片刻,当她走出来的时候,身上穿着一件月白色的丝绸睡袍,她缓步走到丁元英面前,轻轻一拉系着的腰带,那丝绸睡袍似水一样从身上滑落到地上,露出细腻、丰润的裸体,那美丽的曲线和动人魂魄的质感犹如浑然天成而又完美无瑕的白玉艺术品,每一寸肌肤、每一个细节都流淌着圣洁的光泽。
  丁元英被这幅连魔鬼都无法亵渎的画面震撼了、惊呆了。
  芮小丹平静地说:“我把一个女人所能及的事都做了,包括我的廉耻和可能被你认为的淫荡,以后我就不遗憾了。现在你可以走了,结束了。”
  丁元英久久凝视着芮小丹的裸体,冷静地说:“我是人,而且还没有进化到此时此刻可以无视本能。但是,我丁元英何德何能敢领受上苍这样的恩赐?”
  他站起身,弯腰捡起那件睡衣,轻轻地给芮小丹裹在身上,又坐回到原处,望着她极其诚恳地说道:“你是一块玉,但我不是匠人,我不过是一个略懂投机之道的混子,充其量挣几个打发凡夫俗子的铜板。你要求的,是一种雄性文化的魂,我不能因为你没说出来而装不知道。接受你,就接受了一种高度,我没有这个自信。”
  稍微停顿了一下,他说:“我自以为是有点学问的人,但是今天我得承认你给我上了一课,你让我用灵魂而不是文字去理解女人的圣洁。你这样做,是基于一种对应的人格,谢谢你能这样评价我,谢谢!”
  丁元英说完起身向门口走去。
  芮小丹伫立不动,说:“不能超越本能的男人,不算好汉。你让一个女人体验到了被征服的快感,谢谢你。”
  房门悄无声息地在两个人之间关上了。
  芮小丹猛地回头,已经不见了丁元英的身影,冰冷的门把他们隔在了两个世界里,彻骨的绝望仿佛使她的血液都凝固了,眼泪顺着脸颊淌下来。

【天道 第7集 精彩台词摘录】
1.
丁元英:着相了。
芮小丹:什么意思?
丁元英:意思是执迷于表象而偏离了本质,是佛教里的一个术语。

2.
芮小丹:对于一个足以判十次死刑的死囚,
常规审讯现在对他根本不起任何作用,如果才能让他开口呢?
丁元英:这个人需要一个句号,你可以帮他画上一个。
芮小丹:句号是什么?
灵魂归宿感。这是人性本能的需要,是人性。
你可以帮他找一块干净的地方。归宿灵魂。
他不需要忏悔,他只是需要一个可以忏悔的理由。
芮小丹:如果他不需要呢?
丁元英:文明对一个不能以人字来界定的人,无能为力。
芮小丹:有道理,那我具体应该怎么做呢?
丁元英:那你需要一定的准备时间。
芮小丹:好,我就申请三天的时间,但愿不要出丑。
丁元英:死马当作活马医。再糟,死马还能再死一回吗?

3.
芮小丹:你说你不是不愿意被女人摧残吗?怎么又该主意了?
丁元英:有招有术的感情,招术里边是什么就不去论它了;
没招没术的感情,剩下的该是什么?
芮小丹:是什么?
丁元英:就该是造物主给的那颗心了。
芮小丹:这个我收受不起,如果你是那只狼狗,我已经是贪心的女人了。

4.
  强盗得本质是破格获取,破格获取和直接获取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你们没有自信与强者在同一个规则下竞,这只能说明你是弱者,因为弱势文化所追求得最高价值就是破格获取。所以,强盗得逻辑从本质上讲是嘴懦弱得生存哲学,所以你不算好汉
  圣经得理由是, 因信着得救了,上天堂, 因不信有罪了 ,下地狱。用这种哄孩子,吓孩子得方法让人去信,虽有利于基督教得实践却也恰恰迎合了人得怕死得一面。贪婪得一面,这样得因果关系已经不给人以自觉自行得机会,人连追求高尚得机会斗没了, 又何以高尚呢

【天道 第7集 精彩台词摘录】
1.
神即道,道法自然,如来。

2.
路加福音里说:
主啊,原谅他们吧,他们并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3.
人的法则是,一颗阴暗的新,永远托不起一张灿烂的脸。

4.
丁元英下楼,见芮小丹站在汽车旁边用一种沉静而思虑的神态看着他,以为是对王明阳的审讯失败了,走过去说:“失败是常事,是我判断上有错误,不是你的错。”
  芮小丹没有说话,默然打开车门坐进车里,等丁元英也上车了,她却没马上开车,而是扶着方向盘沉静地说:“元英,你是魔,是极品混混。”
  丁元英明白了,说:“你要是真把这事看玄了,那就当真会出魔了。”
  芮小丹说:“神是道,道法自然,如来……这些连我自己都没明白的东西居然就把王明阳给蒙住了,你不止是会扒拉铜板,还会扒拉灵魂,现在我才知道你离我有多远。”
  丁元英摇摇头,回应给芮小丹一个断然的否定,说:“今天你既提到魔,我就跟你说句鬼话。你不知道你,所以你是你,如果你知道了你,你就不是你了。”
  芮小丹沉静的神态丝毫没有因为丁元英一句让她根本听不懂的话而有所改变,既然是知道就不是,那就是不可知、无须知,也就更不必知道这句话与两人的距离究竟存在什么逻辑关系。她停顿了几秒钟,平静地问:“元英,我可以跟你要个礼物吗?”
  丁元英问:“是我能做到的吗?”
  芮小丹说:“那点事,只要你想,你就能。”
  丁元英说:“那就没有问题了。”
  芮小丹不再说什么,开车走了。
  汽车驶出市区,下了环城路上了乡间的小柏油路。一轮明月挂在苍穹的边缘,银色的月光铺满了大地,照着这条绵延的小路。秋夜的星空晴朗透明,淡淡的白云像水波一样轻柔荡漾,很美。芮小丹不时地侧脸看一眼丁元英,心里充盈着忐忑的温馨。
  丁元英终于忍不住问:“这是去哪?”
  芮小丹说:“到了你就知道了。”
  芮小丹凭着记忆穿过了一个又一个村庄,汽车开到了王庙村的村头停下,她自己下车四处眺望了一番,又沿着一条田间小路将汽车开上了河边的防洪堤上。
  丁元英下车,站在高高的河堤上望着不远处的村庄问:“这是什么地方?”
  月亮高照,柔和的月光把村庄笼罩在一片银黑的色调里,显得有些轮廓模糊。微风徐徐吹过,弥漫着一股田野特有的清新的气息。
  芮小丹指着前方的村庄说:“这个村叫王庙村,是冯世杰的老家,有一百多户人家,是这个贫困县里最贫困的村子。这就是我跟你要的礼物,在这儿给我写一个神话。”
  “神话?”丁元英一怔,在脑子里品味这两个字。
  芮小丹说:“古城是留不住你的,我也没奢望天长地久。你给我留个念想,让我知道你曾经这样爱过我,我曾经这样做过女人,别让我把记忆都留在床上。”
  丁元英沉思了片刻,说:“金银珠宝,不足以点缀你这样的女人。”
  芮小丹轻轻摇摇头,淡然地说:“我没那么尊贵,我还没有清高到可以不谈钱,所以我努力工作养活自己。如果为钱,我会赤裸裸地在床上跟你要,不用跑到这儿跟你扭捏。跟你要汽车洋房,糟蹋你了。”
  丁元英看了看芮小丹,眼神里投过一缕疑惑。
  芮小丹问:“你知道你身上什么东西让我心动了?”
  丁元英尴尬地说:“那个东西怎么好意思说呢。”
  芮小丹一笑说:“想哪儿去了?低俗。”然后静静地说,“你身上有一种残酷的美,我愿意远远站在一边看着你,可你连私募基金都放弃了,还能对什么有兴趣?”
  丁元英面无表情,下意识地将手伸进衣服口袋里去摸烟和打火机。烟和打火机都在芮小丹下车的时候装进了包里,她拿出来递给他。河堤上有风,丁元英用双手捂着打火机点上一支烟,默默地抽着,默默地望着眼前的村庄,脑子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芮小丹说:“要做事就需要资本,如果股票真能赚到一倍以上的钱,我用酒店股份抵押至少能向欧阳借30万,我借父亲的钱先不还,再加上这个钱一倍以上的增值,理论上这一块你就有70万可以支配,这是个能赔得起的基数。即便股票略有亏损及时出逃,也能筹集到50万。钱多你想钱多的干法;钱少你想钱少的干法。我有工作,能养活自己,如果你真是扔块馒头就行,我连你也养活了。”
  丁元英抽着烟思索了一会儿,说:“这世上原本就没什么神话,所谓的神话不过是常人的思维所不易理解的平常事。”
  芮小丹说:“真是神的神,还神吗?但是如果要把几十万挨家挨户都发了,你吩咐我去做就行了,不必劳你大驾。按你的逻辑,王庙村这么穷应该是文化属性的必然产物,但是如果一个神话改变了这里,那你就得告诉我这又该是什么文化属性。”
  丁元英仍然长久地沉思,等那支烟抽到只剩下1/3的时候,他侧身向前挪了半步将芮小丹搂在怀里,抚摸着她的长发说:“聪明如你的女人,不多。奢华如你的女人,也不多。谢谢你这么在乎我。”
  芮小丹心里涌起一股温柔,她把脸贴在他的胸前,说:“我就是在乎你,这事往最坏里说也能把你多留些日子。”
  丁元英拍了拍她的头,换了一种轻松的口吻问:“拿了人家多少好处?”
  芮小丹忍不住笑了,抬起头说:“一袋枣和一袋花生,还吃了人家一顿饭,但是我没那个觉悟,谁都别往这上面贴金。如果你有这个觉悟,那就另当别论了。”
  丁元英说:“如果条件允许,这件事可以尝试,但肯定是个错误。”
  芮小丹问:“为什么?”
  丁元英说:“无论做什么,市场都不是一块无限大的蛋糕。神话的实质就是强力作用的杀富济贫,这就可能产生两个问题,一是杀富是不是破坏性开采市场资源?二是让井底的人扒着井沿看了一眼再掉下去是不是让他患上精神绝症?”
  芮小丹说:“这事客观上毕竟是扶贫,难道扶贫还有错吗?至于市场竞争,凡是合法的就是社会可以接受和允许存在的。先别去假设多么高的道德,站在一个警察的立场,这个社会只要人人能遵守法律就已经非常美好了。”
  丁元英扔掉那个将要燃尽的烟头,意味深长地说:“行,先了解了解情况。”
  芮小丹觉得,虽然此刻只是远远地在谈一种意向,但是“杀富济贫、精神绝症”这些词似乎已经让她嗅到了一股“招招见血、剑剑封喉”的寒气,或许这就是竞争?这就是人们所常说的商场如战场?
  她挽住他的胳膊一伸手打开车门把他塞了进去,自己随即也上了车。临走时她又往车窗外看了看,那眼神似乎在说:今天是历史,这条河堤就是见证。

【天道 第9集 精彩台词摘录】
1.
神话的实质是强力作用的杀富济贫,
这就有可能产生两个问题,
一是杀富是不是破坏性开采市场资源,
二是这样做是不是不道德,让井底的人扒着井沿看一眼,再掉下去,
会不会让他们患上精神绝症。

2.真是言语道断,一说就错。

3.
如果我不是我自己的,而是你的,那就不是我爱你了,那是你爱你自己。

4.
  丁元英笑了笑,松开手站在她旁边说:“我这两天就和韩楚风联系,从他那儿拆借资金先用着,等这事有点头绪了,我想去趟五台山,找个寺庙燃炷香、拜拜佛。”
  芮小丹刚要说“你还讲迷信”,马上联想到那次关于“主”的讨论,要说的话就给咽回去了,想了想问道:“烧香拜佛,讨个什么呢?”
  丁元英回答:“讨个心安。合了国法,还得看看合不合佛法。”
  芮小丹问:“你做私募基金问过佛法没有?”
  丁元英说:“私募基金跟你没关系,就不用问了。”
  芮小丹深谙这其中的寓意,有一种备受呵护的幸福,灿烂一笑,歉意地说:“现在刑警队里太忙,谁都不好意思请假,我不能陪你去了。”
  丁元英说:“请了假你也不便去,这事多少都有点寻经求道的意思,少不了楚风也去凑个热闹,带个女的就不合适了。”
  芮小丹自嘲地一笑说:“是我自做多情了,可是我已经说过不能去了,你深深表示一下遗憾不就得了。”
  丁元英望着窗外说:“这就是圆融世故,不显山不露水,各得其所。可品性这东西,今天缺个角、明天裂道缝,也就离塌陷不远了。”
  芮小丹心底顿生一种融通契合的心灵感应,默默点了点头。

转载请注明:在路上 » 《天道》 精彩台词摘录【第1集 – 第9集】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网友最新评论 (2)

  1. 很强大呀,楼主辛苦了。
    jiangzhiye10年前 (2009-04-19)回复
  2. 太棒啦!温故知新,比再看一遍原著节省了时间,
    上官村夫10年前 (2009-04-18)回复
59 queries in 0.119 seconds, using 18.81MB mem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