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20190717 VPS服务器:Vultr新加坡,WordPress主题:大前端D8,统一介绍入口:关于

【转】《天道》和《背叛》观感

电视剧《天道》 crifan 753浏览 0评论

【转】《天道》和《背叛》观感

【部分直接借鉴】

  最近看了豆豆小说《遥远的救世主》改编的电视连续剧《天道》,颇有感触,结合以前看的《背叛》,罗嗦几句。
  《天道》电视连续剧我看了两遍,又在网上看了小说文字原著,只是《背叛》以前只草草看过电视剧版,在此也凭印象和《天道》对比絮叨一下,除了名著,我是从不看小说的,太浪费时间,电视剧也极少有连着看两遍的, 因此可以说《天道》是个例外。
  我从以下几个方面来分析《天道》,
  一,何为“天道”?何为“救主”?又为何“遥远”?首先要说的是,原小说名字《遥远的救世主》改编为电视剧后命名为《天道》,我认为非常好,抓住了小说所要揭示的真谛,乃画龙点睛之笔,当初我在音像店闲逛时,也正是冲着“天道”的名字、 王志文主演、典型商业案例才买的这套碟子。
  救世主者,“天道”也,客观规律是也,文中语为“文化属性”。“遥远”者,“其远无外,其近无内。”“道”无处不在,无时不在。
  二, 民族大义。
  1, 无论是《天道》还是以前的《背叛》,男主人公对于事物的放弃无一例外的涉及到
  “民族大义”问题。譬如《天道》里边,主人公丁元英一开始从事私募基金,通过自己对于中国文化密码的破译和掌握,在德国融资然后在中国股市里进行掠夺式屠杀,在短短一年时间里运用2个亿的资本又从股市卷走两个亿,收益率100%,所以,中国股市更像是一台银行的取款机,谁掌握了密码,谁就可以任意取款,而丁元英恰好有这个密码——用书中的话说,这就是文化密码破译,那么我再深问一层,到底何谓文化密码的破译?归根究底又回到了“天道”也就是客观规律,用书中的话说叫做“神即道,道法自然,如来。”或者用另一句话叫做“神就是道,道就是规律,规律如来,容不得你思议,按规律办事的人就是神。”但如此暴利主人公却放弃了,为何?因为民族大义!通过对中国文化密码的破译,虽然主人公能得到部分利润,但更多的却为异族所得,因为用的是人家的资本,就好像战争借用的雇佣兵一样,是要付高昂费的,有人问了,那为何不从国内融资?因为私募基金是投法律之漏洞,用丁元英的话说叫做:“‘私募基金’是没爹没娘的孩子,是从狼嘴里夹肉,既要防着庄家的黑手,又要盯着衙门的快刀。。。。。。所以,国内融资,信用是个问题。”这样一来,炒了一把,良心感、 道德感无法承受,只能放弃,为此按照协议德国柏林这些出资人、担保人以多数票通过对他投了一个不道德动机罪,冻结了他所有资产数年,事后詹妮问他:“利润巨大赚得好好的,为何放弃?”丁元英回答:“我说出来连我自己都觉得牵强,但事实就是如此,民族感情是我与你们这些外国人无法交流的话题。”故而,丁元英解散了私募基金的班子,跑到“古城”隐居起来。
  2,而在《背叛》中,主人公宋一坤也是因为不愿担当黑手党的马前卒在国内跑马圈地,而不惜断送个人的锦绣前程甚至生命最终赴死。
  三, 对传统文化的反思,乃至强势文化、弱势文化的思考,最终引申出何谓救主的终极关怀
  文中对于传统文化进行了批判,此一点我极度反感,但这并不妨碍我从另一角度来审视作品,文中说传统文化乃期望救主的文化,是弱势文化,我暂且不论华夏文化是否是救主的文化,即便是救主的文化,难道就是弱势文化了?救主的文化本质上其实是英雄文化,每个民族都有每个民族的性格,你不可能期望每个民族都像英格兰、美利坚那样个人主义至上,救主的文化就不好了?恰恰相反,我极力看好的恰恰是华夏的这种英雄文化,这种以英雄为核心构建出来的集体主义文化,华夏姓氏在前、名字在后,西方名字在前、姓氏在后,体现出的是什么?是华夏人以家国为第一的集体主义理念,西方人以自我为第一的个人主义、自私主义理念。
  综观世界史,我发现,但凡一个民族落后了,所有的错都算在了传统文化头上,似乎传统文化真的十恶不赦,打倒了传统文化民族就能得救、涅磐重生一样,于是整个中国大地跟在西方屁股后边,人云亦云,只要是西方的,什么都是好的,于是西方的圣诞节、情人节等洋节蜂拥而入,于是西方的麦当劳、肯德基、必胜客等垃圾快餐大行其道,所以,入侵不外乎如下几个方式:
  1, 不平等贸易等经济入侵;
  2, 宗教、节日等文化入侵,看看近代史,哪一次入侵不是伴随着传教士?为什么我们华夏大地没有流行非洲节日?南美洲快餐?;
  3, 军事占领。
  而但凡一个民族强盛了,又会重新拾起传统文化,因为此时他不想跟在别人屁股后边拍马屁,阿谀奉承别人的臭屁香,他需要自我认定,需要自己的声音,甚至需要别人来跟在他后边符和他的声音,所以,强势的文化是一种往外输出的文化。那么,中国近代落后的根源真的就是源于传统文化吗?我并不准备在此深谈这个问题,它是一个需要太长篇幅的话题,但我一言以概之:中国近代的落后恰恰是因为真正传统文化的流失,因为落后的野蛮民族——满族的入侵导致了真正华夏文化精髓的丧失和中断!看看历史吧,华夏文化的汉族王朝何时如此的尊严扫地、面目全失的耻辱过?那是秦汉的铁骑、唐明的戟戈舰船所造就的举世仰慕的天朝上国!西方的暂时强大也不是我在此一言两语能够说明白的,这其中有着太多的偶然必然因素。但如果单就民族文化来说,我认为,恰恰相反,华夏文化是强势的文化,西方文化是弱势的文化,如果一定要说西方文化是强势文化的话,只能是相对于满清鞑靼的文化!
  所以,人人依赖自己的个人主义西方文化并不是什么强势文化,以英雄为核心构建出的集体主义文化也并非弱势文化。
  四, 角色的处理、人物的的刻画,人性的深刻挖掘
  1,丁元英和宋一坤:一种类型的男人,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具有对繁杂事物精准的计算和判断能力。有点坏坏的,冷冷的,酷酷的味道,还不乏一点癖性。狼性十足,但骨子深处又有着异乎寻常的民族感情。当个人利益与民族大义发生冲突的时候,都毫不犹豫的不惜以生命来捍卫民族大义!作者豆豆在书中也压抑不住的透出了对此种男人的偏爱,几乎可以肯定地说,作者生命中曾经经历了这样一个男人。
  其中对于丁元英和宋一坤有一点极不赞成。
  (1)丁元英:当芮小丹面临4个武装劫匪打电话给丁元英时,首先不管芮小丹打电话给丁元英的用意是什么,你丁元英哪来那么多理性?不要给我说什么“因为她是警察(当肖亚文问到丁元英时丁元英的回答)”,——她是警察,但更是你丁元英的爱人!在生死关头的时刻,你哪来那么高的觉悟和冷静?如果是我,我会不顾一切的告诫芮小丹:“只要拖住他们首犯即可,千万不要下车冒险,等待救兵。”因为这是送死!抓住一个,还愁另外几个跑了不成?
  (2)宋一坤:当宋一坤准备慷慨赴死时,把夏英杰托付给叶红军,我晕!夏英杰是个东西呀,任你貌似高尚的送来送去?对于夏英杰最大的爱护和肯定是——成就她的贞节!如果她愿殉情就殉情,她不愿殉情就任由她,你宋一坤有什么资格替她安排感情生活?她是你的一个物件呀?来任由你表现你的慷慨和高尚?再者,对于宋一坤安排夏英杰和叶红军在法国耳鬓厮磨的单独呆在一起表示强烈愤慨和不满。在那样一个异国陌生环境里,举目无亲,孤寂异常,夏只认识叶红军一人,叶红军的智商级别又和宋一坤相去不远,可以说由于环境的作用,夏叶萌生暧昧几乎是一种必然。据心理学研究表明:一对孤男寡女在一个封闭性空间里单独呆上半个小时就必然会产生异样的感觉。
  2,芮小丹和夏英杰:基本上属于一类,又不完全一样。都慧眼识英雄,主动疯狂的不顾一切的追男主角,最后终于追上。我不知道这是作者曾经经历的翻版还是为了刻意衬托彰显男主角,应该二者兼有。《背叛》中,男主角宋一坤为女主角夏英杰谋划了拍卖会上著作天价拍卖一事,而到了《天道》中,全书整个的鸿篇规划都只是为了送女主角一个礼物,可以看到升级了。
  (1)夏英杰:《背叛》中,宋一坤的宏大布局是瞒着夏英杰的(出于保护夏英杰的考虑),而夏英杰知悉整个布局后,说这是欺骗,对宋一坤无比的恨,威胁叶红军退款给农民(适其时农民们最疯狂的躁动期已过),否则就要回国内告发他们,夏应该完全知晓这两种任意一种做法是什么后果,还是疯狂的不顾一切的要这样做,必欲置宋一坤于死地而方罢休(我甚至怀疑“夏有没有致死宋一坤来成就她和叶”的略显荒诞的想法)!这是一个何等歹毒的女人?!不让你知道,还不是为了保护你?毕竟有犯罪的嫌疑!退一万步说,即便是出于不信任你而不让你知晓,你就要置你的爱人于死地?!天下还有比夏更恶毒的女人么?看到这,我恨不得进去剁了她!不过回头想想,我如果是宋一坤的角色,想必会下不了手,但我会永远不再见她,如果下边的人要杀死她,我会置之不理!可怜宋一坤居然丝毫不与夏计较,一如既往!这不是宽容,这是神经病!我记得〈背叛〉中夏英杰感慨过这样一句话:“猫跳得再高也是猫,老虎睡着了也是虎。”你夏英杰是什么东西?你以为你跳得欢一点就不得了了?不甘寂寞,自我表现,虚荣十足!为此,最终夏英杰把宋一坤送上了黄泉路,她满足了?!!!!!!
  (2)芮小丹:芮小丹在《天道》中,要求丁元英给她在王庙村书写一个神话,来验证文化属性,昭显丁对她的爱,羁留丁,而她自身则与这个神话礼物虽然有着不解之缘,但却一直又仅只是个旁观者,她有着隐约的女权色彩,这从她和其母对于“糟糠之妻”的评论、丁元英先期对她建议放弃刑警而她拒绝可以看出,她始终有着自己的表达、自己的声音、自己的想法。芮小丹的死几乎可以说是一种必然,因为后来芮小丹接受了丁元英的建议,成立一个文化传播公司传播他们所谓的强势文化,而关于这个打算的具体实施,作者豆豆的想法并不成熟,所以,在作者豆豆实施想法不成熟之前,女主角必须死。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女主角如果活着,那么作者就必须面对和处理女主角和男主角的感情终极走向问题,而这个,作者本身并没有这个喜剧化的经历,也就很难营造出一个海市蜃楼的空中楼阁。
  3,叶晓明、冯世杰、刘冰与王海、孙刚:他们在豆豆的小说中,分别于《天道》和《背叛》扮演了相同的角色,即都是男主角宏大棋盘上的马前卒,是冲在最前线的先锋队,都有着对财富、功利异乎寻常的渴求,都以男主角为所发现的宝藏,同时都又有着自作聪明的典型小市侩特征,所不同的是《天道》中的叶、冯、刘三人在劣根性上都走得更远(《天道》影视和文字版本都看了,《背叛》只据影视评论),其中冯好一些,也终于攀上了井沿。作者对于叶冯刘的刻画,明确无误的传达出一个这样的信息:你处于何种社会阶层是一种必然的文化属性!正像后来芮小丹对丁元英所说的——只有我自己悟到的、觉到的,才是我的,否则,给我我也拿不住。这句话在叶冯刘三人身上有着典型体现,即丁元英一开始所说的——我所能做的,就是帮他们扒上井沿,至于能否最终爬上来,这取决于他们自己,如果没有最终爬上来而又重新掉下去,可谓饱了眼福,苦了贪心,甚至会患上精神绝症。这也可以看为看一眼井外世界饱下眼福所应付的代价,这是必然的,借用丁元英的话说,这叫做文化属性。当格律诗面临天价官司时,叶冯刘慌了,在他们看来,以格律诗的区区百万资产,打输了是死,打赢了也是死,用叶晓明的话说叫做——即便打赢了又能怎样呢?何况他们对于打赢根本就没有丝毫信心!
  分析存在的问题:
  (1) 他们思维僵化,认为打官司必须律师代理,也就是说必须付天价律师代理费;
  (2) 他们认为这场官司必输,对于事物的判断严重错误;
  (3) 他们认为即便打赢了又能怎样呢?叶晓明的这句话值得仔细分析,也就是说他们对于公司若胜诉,后继会发生什么一点预见力都没有,这就不仅仅是出于对于公司死掉、自己破产负债累累的恐惧,而是智商水平、眼光严重不足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可以说,他们被打回原型完全就是一种必然!
  叶晓明退股后从此淡出,从哪来回哪去。
  刘冰由于足够无耻而继续留在公司打工,最后丁元英又给了刘冰一次扒上井沿的机会,可惜他仍然没有抓住。一个“档案袋”,足够头脑的人应该知道,如果丁元英想给你什么根本用不着给你个“档案袋”绕这个圈子,这只会显得他卑鄙和不够光明磊落,他只用向欧阳雪、肖亚文交代一下无不应允,那么这个档案袋只存在一个功用:试验!可怜刘冰连这点都想不透,想不透也不要紧,你“高尚”一点啊,“道德”一点啊,“本分”一点啊,而刘冰偏偏连这点冯世杰身上起码的淳朴都没有,于是他在上流社会的狂想中一脚踏进了地狱。“档案袋”事件只是再一次更深切证明富贵贫贱的社会阶层是必然的文化属性!冯世杰由于把王庙村的主要机械设备转移到了自己手中,更重要的是作为王庙村生产基地的代言人而在格律诗胜诉后被吸收进股东会,这种不得已对冯世杰的吸收从而使冯鸡飞枝头变凤凰终于扒上了井外的世界可以看做是另一种文化属性。不过,整体来说,我对冯不反感,在他身上,毕竟还有小市民阶层难得一见的反省精神和淳朴的道德感。
  也许有人会怪丁元英没有给他们说的通透,但问题的关键是有必要说么?应该说么?对此,芮小丹和林雨峰可谓一语中的。
  (1)芮小丹说:“只要不是我觉到、悟到的,你给不了我,给了我也拿不住,叶晓明他们就是例子。只有我自己觉到、悟到的,我才有可能做到,我能做到的才是我的。”
  (2)林雨峰喝了一口酒,悠然地点上一支烟,不紧不慢地说:“砖头瓦块成不了精,能成精的就不是砖头瓦块。可惜叶晓明这帮发烧友有眼无珠,刚一听到枪响就吓跑了。王庙村的农民一盘散沙,格律诗的股东各怀心事,又是前方告急又是后院起火,也真难为丁先生了。能在这么一盘实力悬殊的棋局走出一招一剑封喉的妙手,凭心说,经典。”
    赵青说:“有一个问题我不明白,丁元英为什么不把诉讼前景告诉叶晓明他们?如果他承诺对诉讼结果负责,叶晓明他们还会临阵脱逃吗?他究竟想不想帮他们?”
  林雨峰说:“如果是你,你会承诺吗?靠封官许愿捏在一起,你能指望这样的队伍去攻城拔寨?丁元英是明白人,扶不起来的硬扶,到头来会摔得更惨。”
  从中我有一极大感悟:作为统帅全局的领袖,必须只让每个人知道他必须知道的,并且只让他知道当下,多出的一点都不能让他知道,否则必然处处掣肘,难以统一意志和行动,甚至全局崩溃,天下大乱。不是定要愚民,而是民太愚,这是客观规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很难想象,如果一个普通士兵都知道统帅部的作战意图,那么这个仗还能不能打了?不说泄密问题,单单由于高中低不同智商水平人的认识统一协调就是一个不能克服的问题,更不说什么万众一心了。还有,谁能担保每个规划都能如期实现,实现不了,则必然折损权威和形象。在公司的规划中,我本人也曾深吃过此大亏。
  叶冯刘三人是社会上绝大多数人的典型代表。
  4,韩楚风和叶红军:他们是作者、男主角棋盘上的同一兵种。都是男主角的同学,都是棋盘上鲜有能和男主角对话的级别。他们都是男主角棋盘宏篇规划中的重量级人物。
  5,肖亚文、欧阳雪和江薇:她们是一类。但在《天道》中,可以看出,肖、欧的戏份相对于江薇在《背叛》中明显增重了。《天道》中的这三个女人都不惹人讨厌,其中肖亚文和女主角芮小丹其实智商在一个档次上,欧阳雪差点,但性格惹人喜欢。譬如,关于格律诗面临诉讼时,肖亚文就作出了和叶冯刘相反的判断和举动,这只说明了一个问题,就如冯世杰所说的:“没有人家一个女的有种、有脑子呗!”当然,这其中还有一点,就是肖亚文对于丁元英的认识较叶冯刘更深刻,所以,她更敢于认定这场诉讼是整体计划的一部分,是达成目的的一步棋。
  五, 典型的商业案例
  《背叛》中男主角规划了两个,主要是后者。
  1, 策划女主角以真实商业犯罪案例为素材写作小说,到北京请名家点评,然后又对小说中的原型进行变相敲诈,在拍卖会上天价拍卖,最终却皆大欢喜。
  2, 300万启动资金,调味球噪音问题如期而至,然后名正言顺转移分散到农村生产,借此非法集资,然后把800万集资款挪用打入新州化工厂,作为首批独资收购资金,再把新州化工厂拆迁于边远郊区进行现代化重建,借助城市开发,而把原化工厂厂址地皮转卖,数亿资金流入个人腰包,这是把国有资产沦变为私有财产的一个完美计划,但其中最有风险也是最有犯罪嫌疑的是非法挪用800万集资款的执行人,于是他们临时物色了一个海外籍贯的,问题也恰恰出在这个地方,当执行人拿到800万集资款后并没有按照原计划把这笔钱打入新州化工厂的帐户,而是财迷心窍见钱眼开携款逃之夭夭(这其实不难想象,多数人都会如此),这就导致了整个大厦的崩溃,一直在和新州化工厂进行马拉松谈判的王海、孙刚将会面临欺诈嫌疑而被捕入狱,而宋一坤、叶红军他们不但得不到计划中的收益,反而尽蚀300万本金,更面临一旦事情败露的铁窗生涯。所以,这个棋局的关键是选准800万资金的执行人,在这一点上,宋一坤失算了。我觉得,这个执行人必须非常可靠,也就是说应该有叶红军来担当这个角色,由于集资款挪用2个月即可,所以,这个事情应该不至于暴露,历来收益就和风险成正比,既想有巨大收益,又不想担当任何风险,天下哪有这等美事?况且,这样的事,多一个人就必然多一分风险,即便成功了,以后也是个麻烦。
  《天道》:关于整体规划,丁元英在和韩楚风去五台山探问合了国法是否合佛法时,曾有过一段高度概括。丁元英说:“乐圣是因为矛的锐利而无需用盾,我这儿是既无矛可攻也无盾可守,就只能借用乐圣的矛了。我想,在北京摆摊儿,用柏林、伦敦、巴黎三个城市当托儿,让斯雷克公司当打手,让法院、媒体起哄,让伯爵电子公司落井投石,从乐圣公司碗里化点缘是有可能的,核心在一个小聪明上,小聪明的文章做好了,就能诱导乐圣公司的大聪明,而潜伏在小聪明其中的,是大智若愚。”这其中最关键的是:必须保证将来的这场官司胜诉,只有这样才能逼迫乐圣公司合作、签约、就范,而怎么保证官司胜诉呢?
  1, 此案肯定涉及到不正当竞争,那么,成本合理就是其中一个核心问题;
  2,王庙村农民们的生产涉及到环境、童工、老年工等问题,这就决定了虽然客观事实上王庙村是格律诗公司的生产基地,但从法律上又必须排除在格律诗公司之外,使王庙村成为独立的个体工商户法人代表。这些都是需要在一开始就必须设计和规划好的问题。
  六, 书中的经典语句

  1,丁元英的自嘲诗
  自 嘲
    本是后山人,
    偶做前堂客。
    醉舞经阁半卷书,
    坐井说天阔。
    大志戏功名,
    海斗量福祸。
    论到囊中羞涩时,
    怒指乾坤错。
  我尤其喜欢“坐井说天阔”和“论到囊中羞涩时,怒指乾坤错。”三句,我把这首《自嘲》背了下来。

  2,还有就是丁元英和韩楚风去五台山说佛法的时候,敲门的一首词

  悟
    悟道休言天命,
    修行勿取真经。
    一悲一喜一枯荣,
    哪个前生注定?
    袈裟本无清净,
    红尘不染性空。
    幽幽古刹千年钟,
    都是痴人说梦。

  智玄老和尚给他改了半阙
  悟道方知天命
    修行务取真经
    一生一灭一枯荣
  皆有因缘注定
  3, 叶晓明和欧阳雪去乐圣公司求和时,叶晓明给刘冰打电话所说——咱们这次是哈巴狗扎个狼架势,真让人给当狼打了!乐得我笑了好一阵子。。。。。。
  4, 冯世杰对叶冯刘他们自己的评价——咱们几个真是他妈的烂泥巴扶不上墙!
  5, 林雨峰淡淡地说:“撤诉?求和?被人强奸了连呻吟一下都没有,马上提着裤子说:你得娶我。乐圣得多贱哪,这块牌子还值钱吗?”
  6, 其它诙谐的比较少,哲理意味的比较多,譬如“神即道,道法自然,如来。”等等。
  7, 《背叛》中宋一坤对方子云的评价:入佛门六根不净,进商界狼性不足。
  8, 还有很多,不一一道来。
  七, 豆豆的进步
  从《背叛》到《天道》,可以看出,这两本书的格局没有什么太大变化,所变化者,发现在《天道》一书中,出现了大量宗教的东西,并且开始了对传统文化的反思和强势文化、弱势文化的思考,并且探讨救主究为何物,最终归结为“天道”的心理路程。虽然作者对于宇宙终极——“天道”的了解和思考还处于十分浅薄、幼稚的探索阶段,但至少作者已经明晓“天道”就是“客观规律”,并且把基督教、儒教、佛教、道教等宗教融汇贯通起来,用一句话来概括,所谓大道至简,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作者已触到了“道”的门槛,这在当今中外作家中、甚至整个社会层面的上等智商人群中都属凤毛麟角!

转载请注明:在路上 » 【转】《天道》和《背叛》观感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网友最新评论 (1)

  1. 这两部电视剧都看过,不过看《背叛》的时候还不知道是豆豆的作品,《天道》看了不止一遍,很喜欢《天道》
    耿东银6年前 (2013-03-28)回复
57 queries in 0.084 seconds, using 18.85MB mem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