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20190717 VPS服务器:Vultr新加坡,WordPress主题:大前端D8,统一介绍入口:关于

多收了三五斗(年费版)

多收了三五斗 crifan 597浏览 0评论

多收了三五斗(年费版)

    交通稽征处对门的停车场,横七竖八停着赶来交费的各式汽车。车身上刚打了蜡,散发着一股好闻的气味。停车场过去是仅容两三台车并排行驶的街道。稽征处就在街道的那一边。九十点钟的太阳光从破了的明瓦天棚斜射下来,光柱子落在柜台外面晃动着的几个太阳帽上。

    那几个晃动着的太阳帽大清早开车出来,到了停车场,气也不透一口,便来到柜台前面办理缴大年票手续。“城市市区一年800块,其他地区320 480元,” 稽征处里的收费小姐有气没力地回答他们。

    “什么!”太阳帽朋友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开车的好心情突然一沉,一会儿大家都呆了。
    “在以前,你们不是收400块么?”
    “100块也收过,不要说400块。”
    “哪里有涨得这样利害的!”

    “现在是什么时候,你们不知道么?北京、上海、重庆的都在收,过几天还要涨呢!”
     刚才出力排队犹如赛龙船似的一股劲儿,现在在每个人的身体里松懈下来了。这两年天照应,收入还不错,咬咬牙买了这么一辆车,可以在出行路上遮风避雨,谁都以为该轻松轻松了。

    哪里知道临到此时,却得到比往年更坏的征兆!

    还是不要缴费的好,我们开车回去放在家里吧!”从简单的心里喷出了这样的愤激的话。
“嗤,”收费小姐冷笑着,“你们不买,人家就不买么?各处地方多的是公车,富豪,他们的费还没收完,外洋轮船运来的几批进口车又来缴了。”

    公车,富豪,外洋轮船,那是遥远的事情,仿佛可以不管。而不给自己用血汗钱挣来的汽车买大年票,却只能作为一句愤激的话说说罢了。怎么能够不买呢?不买,交管局年审是过不了的。这年头,汽油涨价,保险涨价,就连不曾过的路都要打捆收费了。

   “我们将车转籍到外地吧,”在外地,或许不用交这么高昂的大年票,有人这么想。
但是,收费小姐又来了一个“嗤”,捻着手头的签字笔说道:“不要说转到外地,就是转到月亮上去也一样。我们交通委公议,外地车来蓉也要按次缴费,按天算的。”

    “到外地去上车牌没有好处,”同伴间也提出了驳议。“如果转到外地还要经过两地车管所,知道他们收我们多少钱!就说依他们收,哪里来的那么多钱?”

    “小姐,能不能少收一点?”差不多是哀求的声气。

    “少收一点,说说倒是很容易的一句话。我们这些路是拿本钱来修的,你们要知道,少收一点,就是说替你们白修了,这样的傻事谁肯干?”

    “这个价钱实在太高了,我们做梦也没想到。去年的八路二桥是400块,今年的大年票又涨到800块,不,你小姐说的,100块也收过;我们想,今年总该只比400块半多一点吧。哪里知道一下子就800块!”

    “小姐,就是去年的老价钱,400块吧。”
    “小姐,我们开车人可怜,你们行行好心,少收一点吧。”

    另一位管事的科长听得厌烦,把嘴里的香烟屁股扔到街心,睁大了眼睛说:“你们嫌价钱高,不要缴好了。是你们自己来的,并没有请你们来。只管多罗嗦做什么!为了城市发展、提升城市形象、创建和谐社会,你们要以发展的眼光来看问题,你们不缴,有别人来缴。你们看,又有几个人来缴了。”

    三四顶太阳帽从门口的台阶下升上来,太阳毡帽下面是表现着希望的酱赤的脸。他们随即加入先到的一群。斜伸下来的光柱子落在他们的肩背上。

    “听听看,今年什么价钱。”
    “比去年还凶,涨到了800块钱!”伴着一副懊丧到无可奈何的神色。
    “什么!”好心情犹如肥皂泡,一会儿又进裂了三四个。

    好心情的肥皂泡虽然迸裂了,自己用血汗钱挣来的汽车可总得缴费;而且命里注定,只有缴给这一家稽征处。稽征处里有的是政策,而太阳帽们缺的就是政策。

    在一阵徒劳的辩论之中,在苍白无力的争持之下,结果太阳帽们还是无可奈何地缴了钱。太阳帽朋友把自己的出来的血汗钱送进了稽征处,换到手的是一张注明使用期限一年字样的大年票纸飞飞。”

    “小姐,我们给的现钱,不是按揭,延长使用期限 一年零一天不行么?”花花绿绿的钱只换来一年的使用期限,好象又被他们打了个折扣,怪不舒服。

    “过场!”夹着一枝签字笔的手按在鼠标上,鄙夷不屑的眼光从眼镜上边射出来,“交了800块钱钞票就使用一年大年票,谁好少作你们一天。我们这里不讲价,只收钞票。”

    “那末,大城市高速路可以免费么。”从花纹上辨认,知道手里的大年票不是包括高速路的。

    “吓!”声音很严厉,左手的食指强硬地指着,“高速路收费是经过批准必须交的,你们不交,可是要想吃官司?”

    跑高速路不交钱就得吃官司,这个道理弄不明白。但是谁也不想弄明白,大家看了看看大年票上的猩红大印,又彼此交换了将信将疑的一眼,便把票塞进空口袋或者贴在车挡风玻璃右上角不影响视线的地方。”

    一批人咕噜着离开了稽征处,另一批人又从停车场跨上来。同样地,在柜台前迸裂了好心情的肥皂泡,赶走了入春以来开上自己血汗钱买来的车所感到的快乐。同样地,把万分舍不得的血汗钱送进稽征处,换到了一张注明使用期限一年字样的大年票纸飞飞。

转载请注明:在路上 » 多收了三五斗(年费版)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59 queries in 0.110 seconds, using 18.78MB mem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