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20190717 VPS服务器:Vultr新加坡,WordPress主题:大前端D8,统一介绍入口:关于

多收了三五斗(上海人买房版)

多收了三五斗 crifan 574浏览 0评论

多收了三五斗(上海人买房版)

    售楼处的停车场里,横七竖八停着各处来的轿车,自行车,助动车。门口排队的是要买房的it精英,把门口塞得很满。厚厚的rmb用各色的皮包包者,一捆一捆地,填没了这只手和那只手之间的空隙。门口进去就是上海市最大的楼盘售楼处了,预售单位就排在市场的那一边。朝晨的太阳光从整洁的玻璃天棚斜射下来,光柱子落在柜台外面晃动着的脸上的汗珠上。那些人大清早骑自行车出来,穿越了半个城市,到了售楼处,早饭也不吃一下,便来到柜台前面占卜他们的命运。  
  “内环20000,外环15000,10000以下的没了。”售楼小姐有气无力地回答们。  
  “什么?”各路精英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美满的希望突然一沉,一会儿大家都呆了,看来今年结婚的希望落空了!  
  “在去年里,不是说内环10000,外环5000的么?” 
  “3000也卖过,不要说5000了”  
  “哪里有涨得这样厉害的!”  
  “现在是什么时候你们还不知道么?各地的买房团潮水般的涌过来,没听说外国人都来了吗?过些天还要涨呢!”  
   原来出来犹如赛龙船似的一股劲儿,现在在每个人的身体里松懈下来了。最近天照应,很多人多发了三五百的年终奖,一向节俭的父母也不再作梗,银行卡上的数字很快接近了6位,谁都以为该得透一透气了。哪里知道临到最后的占卜,却得到比高考落榜或没有学位更坏的课兆! 
  “还是不要买的好,我们回去呆在家里吧!”从简单的心里喷出了这样的愤激的话 
  “嗤,”小姐冷笑着,“你们不买,人家就关门了么?各处地方多的是买房子的人,温州的买房团还没有走,苏北,西北,华南的买房团就要涌来了。现在各地的有钱人和老板也多得是。好的楼盘和别墅是为他们留着的。” 
  苏北,西北,华南的买房团,有钱人,老板,那是遥远的事情,仿佛可以不管。而已经快要结婚的年青人不买房,却只能作为一句愤激的话说说罢了。怎么能够不买呢?日子还是要过的,为了谈恋爱,结婚生孩子,当初父亲母亲盼望改善居住条件,一家人窝在30个平方的房子里的日子断是不能再过下去的。
  “我们到宝山去买房吧,”在宝山,或许有比较好的命运等候着他,有人这么想  
  但是,小姐又来了一个“嗤”,眨着微翘的睫毛说道:“不要说宝山,就是找到崇明去也一样。我们同行公议,这两天的价钱是内环20000,外环15000,10000以下的没了。”“到那去买也没有好处,”同伴间也提出了驳议。“这里到宝山交通不便,天知道每天花在路上多少钱!就说依他们给,哪里来的钱?” 
  “小姐,能不能便宜一点?”差不多是哀求的声气。  
  “便宜一点,说说倒是很容易的一句话。我们这公司是拿本钱来开的,你们要知道,便宜一点,就是说替你们白当差,这样的傻事谁肯干?”  
  “这个价钱实在太高了,我们做梦也没想到。前年的房价是5000,去年的行情又跌到4000,不,你小姐说的,3000也卖过;我们想,今年总该比4000便宜一点吧。哪里知道要15000!”  
  “小姐,就是去年的老价钱,每平方4000吧。” 
  “小姐,工薪族,你们行行好心,少赚一点吧。”  
  另一位小姐听得厌烦,把手里的空咖啡杯扔到街心,睁大了眼睛说,“你们嫌价钱高,不要买好了。是你们自己来的,并没有请你们来。只管多罗嗦做什么!我们有的是楼盘,不给你们,有别人的好给。你们看,又有几群买房人挤过来了。” 
  三四张预购单好不容易从人堆里挤过来,预购单后面是充满着希望的流汗的脸。他们随即加入先到的一群。斜伸下来的光柱子落在他们的西服的肩背上。  
  “听听看,今年什么价钱。” 
  “比去年都不如,内环20000”伴着一副懊丧到无可奈何的神色  
  “什么!”希望犹如肥皂泡,一会儿又进裂了三四个。 
  希望的肥皂泡虽然迸裂了,快结婚的年青人总得买房;而且命里注定,只有落地在这XX市。XX市有的是house and room,而西服的空口袋里正需要room。在楼层好和坏的辩论之中,在朝南和朝北的争持之下,结果拿着预购单的朋友把一捆捆的钱给了各个代表处,换到手的是数字或大或小的一张房产合同。  
    “小姐,交房期短些,配套好些的,不行么?”买房订了不明白的合同,好象又被他们打了个折扣,怪不舒服。  
  “穷瘪三!”夹着一枝口红的手按在键盘上,鄙夷不屑的眼光从眼镜上边射出来,“一分价钱就一分房子,谁好少作你们一个平方。我们这里没有交房短,配套好的,只有这样的房。” 
  “那末,换物业公司的吧。”从名称上辨认,知道手里的物业管理不是知名公司的 
  “吓!”声音很严厉,左手的食指强硬地指着,“这是违反合同的!你们不要,可是要想吃官司?”不要这指定物业就得吃官司,这个道理弄不明白。但是谁也不想弄明白,大家看了看合同上的Terms,又彼此交换了将信将疑的一眼,便把名字签在了上面。 
  一批人咕噜着离开了XX楼盘售楼处,另一批人又排者队挤了进来。同样地,在柜台前迸裂了希望的肥皂泡,赶走了临近年终加工资和年终奖的所感到的快乐。同样地,把万分舍不得的自己的积蓄送进售楼处的口袋,换到了并非花好月圆的不清不楚的room。 
  装修市场上见得热闹起来了。
  拿着money来的买房朋友上售楼处来,原来有很多的计划的。工资现在年年不涨,涨2-3千只能算老板开恩,还多是既没法真正消费,消费地方又少的消费卡,太吃亏了加上缴税杂费生活费交通费,1年怎么说也要2万.父母的钱不好意思要,须得赚十万八万回去。电器也要买几件。陈列在停车场里的花花绿绿的polo,听说只要几万RMB一辆,早已眼红了好久.女人盘算自己几时结婚,几时生子,都有了预算。有些女人的预算里还有几次悠闲的旅游,一辆轿车,或者种满鲜花的体验小布尔乔亚的后花园。难得最近天照应,工资加了三五百,很顺利就拿到了工资,年终奖。让一向捏得紧紧的手稍微放松一点,谁说不应该?买书,交际,支付生活开支大概能够对付过去吧,不止付过去之外,大概还有多馀吧。在这样的心境之下,有些人甚至想买一个House。这东西实在怪,前面有停车位、后面有小花园,周边环境又好,空气不错,做结婚新房,比现在住的地方来,真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他们咕噜着离开售楼处的时候,犹如走出一个一向于己不利的赌场——这回又输了!
  输多少呢?他们不知道。总之,袋里的一张银行卡的金额没有剩下多少是自己的了。还要每月添补上不知在哪里的多少张钞票,银行才会满意,这要到拿到的时候才知道。    
  输是输定了,马上骑着自行车回去未必就会好多少,在市中心走一转,买点东西回去,也不过在输账上加上一笔,况且有些东西实在等着要用。于是街道上见得热闹起来了。 
  他们三个一群,五个一簇,拖着短短的身影,在拥挤的街道上走。嘴里还是咕噜着,复算刚才得到的代价,咒骂那黑良心的房产商和中介。女孩臂弯里钩着包,或者一只手牵着BF,眼光只是向两旁的店家直溜。有几个给所谓名牌大减价勾住了,赖在那里不肯走开。  
  “小姐,这件衣服是最后一件,穿在你身上是既有气质有漂亮,还有30%DISCOUNT,机会不多哦.”故意作一种引诱的声调。   
  当,当,当,——“哈根达斯真小资,218一个真公道,先生,带一个去吧。”  
  “喂,先生,这里有各色polo,特别大减价,8。5万,包教会开,要不要买辆回去?”   
  几家的店伙特别卖力,不惜工本叫着“先生,小姐”,同时拉拉扯扯地牵住“先生”的西服,他们知道惟有刚来时,“先生“们的口袋是充实的,这是不容放过的好会。    
  在节约预算的踌躇之后,“先生”把剩下的钞票一张两张地交到店伙手里。房租之类必需付,不能不花,只好找合租。各种摆设的价钱太“咬手”,不买了吧。电器呢,预备买34寸电视的就买了一个25寸的,预备买组合音响的就单买了个CD机。崭新的polo开出去试车,刚刚合式,给GF一句“不要买吧”,便又开了回去。想买House的简直就不敢问一声价。

转载请注明:在路上 » 多收了三五斗(上海人买房版)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57 queries in 0.120 seconds, using 18.79MB memory